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7

談到政治,管理眾人之事,說穿了目的就是要追求群體的幸福與公平正義。不管是東西方文化,你會發現兩者在去核心化的過程中,都是經歷神權、君權、民權的過程。

如同 國父孫中山先生在《民權主義》第一講提到:

推求民權的來源,我們可以用時代來分析。再概括的說一說:第一個時期,是人同獸爭,不是用權,是用氣力。第二個時期,是人同天爭,是用神權。第三個時期,是人同人爭,國同國爭,這個民族同那個民族爭,是用君權。到了現在的第四個時期,國內相爭,人民同君主相爭,在這個時代之中,可以說是善人同惡人爭,公理同強權爭。到這個時代,民權漸漸發達,所以叫做民權時代。

這個時代是很新的,我們到了這個很新的時代,推倒舊時代的君權,究竟是好不好呢?從前人類的智識未開,賴有聖君賢相去引導,在那個時候,君權是很有用的。君權沒有發生以前,聖人以神道設教,去維持社會,在那個時候,神權也是很有用的。現在神權君權都是過去的陳跡,到了民權時代。就道理上講起來,究竟為什麼反對君權,一定要用民權呢?因為近來文明很進步,人類的智識很發達,發生了大覺悟,好比我們在做小孩子的時候,便要父母提攜,但是到了成人謀生的時候,便不願依靠父母,必要自己去自由獨立。但是現在還有很多學者要擁護君權,排斥民權。日本這種學者是很多,歐美也有這種學者,中國許多舊學者也是一樣。所以一般老官僚至今還是主張復辟,恢復帝制。現在全國的學者,有主張君權的,有主張民權的,所以弄到政體至今不能一定。我們是主張民權政治的,必要把全世界各國的民權情形,考察清楚才好。

從二十萬年到萬幾千年以前,是用神權,神權很適宜於那個時代的潮流。比如現在西藏,如果忽然設立君主,人民一定是要反對的,因為他們崇信教主,擁戴活佛,尊仰活佛的威權,服從活佛的命令。歐洲幾千百年前也是這樣。中國文化發達的時期,早過歐洲,君權多過神權,所以中國老早便是君權時代。民權這個名詞,是近代傳進來的,大家今天來贊成我的革命,當然都是主張民權的;一般老官僚要復辟要做皇帝,當然是反對民權,主張君權的。君權和民權,究竟是那一種適宜於現在的中國呢?這個問題是很有研究的價值。根本上討論起來,無論君權和民權,都是用來管理政治,為眾人辦事的,不過政治上各時代情形不同,所用的方法也就各有不同罷了。

中國從古代一直實行君權,但很早就有民權思想。 國父說:

根據中國人的聰明才智來講,如果此時應用民權,比較上還是適宜得多。所以兩千多年前的孔子孟子,便主張民權。孔子說:「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便是主張民權的大同世界,又「言必稱堯舜」,就是因為堯舜不是家天下。堯舜的政治,名義上雖然是用君權,實際上是行民權,所以孔子總是信仰他們。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又說:「 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 。又說:「 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他在那個時代,已經知道君主不必一定是要的,已經知道君主一定是不能長久的,所以便判定那些為民造福的人就稱為「 聖君」 ,那些暴虐無道的人就稱為「獨夫」 ,大家應該去反抗他。由此可見中國人對於民權的見解,在二千多年以前,已經老早想到了。不過在那個時候,還以為不能做到,好像外國人說烏托邦,是理想上的事,不是即時可以做得到的。

但我不大能接受有些朋友把這種民權思想化約成民本論,用來與西方民主思想做區隔,這並不是事實。中國古代其實根本沒有實行民權思想, 國父說了古人認為那是理想,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一直要到現代時空環境改變才能實現。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7

有人一直強調,西方自由主義才是真正的民主主義,民權主義不是完全的民主主義。這樣的論調過於以西方本位窄化民主的涵義。這本來也沒什麼好辯的,但他聲稱有強迫症,不能接受別人用名不正言不順的方式混淆視聽,但我就是看不慣自以為是的似是而非,加上不能苟同推崇西方個人主義而輕視東方群體關係,必須明確清楚表達民主政治不是舶來品。但我並非好辯,于豈好辯哉?于不得已也!

每一種政治制度的發展,都是為了解決人民碰到的問題,民主政治的發展當然不會是例外,都是人類文明必然經歷的過程。不論東西方文化,人們都必然都有追求自由的渴望,所以發展出民主政治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實現民主政治也不會只有符合西方政治哲學才叫民主。有人說中國儒家思想就不能發展出民主,這種論調其實是沒有抓到民主發展的脈絡。

綜觀人類的政治發展歷史,可以發現東西方政治制度演進的軌跡大致相同,都是從神權發展到君權,再由君權演進到民權,這樣發展的脈絡是其道理可尋的。最早的時候,人需要用力氣和野獸競爭。到了大部分野獸都被之後,就需要神權來和大自然競爭。然後人跟人、國家與國家、民族與民族之間的爭執,就需要君權組織動員來解決紛爭。到了近代,國內相爭,人民要和君王競爭,逐漸發展出民權,這個時期可說是善良與邪惡競爭、還有公理與強權競爭的時代。(《民權主義》第一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26th, 2017

之前在臉書,鄭商隱兄和單飛雁前輩先後分享莊子〈齊物論〉、以及去核心化的根本覺悟就是不要把不一樣的東西硬拉到一起。我覺得他們的觀點不約而同地指到一件公民自我組織必然會碰到的問題,那就是去核心化勢必會面臨多元價值相互衝撞激盪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凝聚群體呢?

去核心化對社會最大的考驗是沒有了核心,就沒辦法靠它來凝聚群體的向心力。

鄭兄提到《齊物論》的觀點認為人人都認為自己的見解最正確,用來反對別人的見解,卻忽略了站在他人立場來看,自己也同樣是錯誤的。其實雙方所堅持的信念,並不一定是真理,或者更精確地說,都只代表一部分的真理,所以要解決爭論,最好的方式就是「莫若以明」不要以為自己明白一切的道理。

單前輩說「去核心就像是『橋歸橋,路歸路。』雖然,橋跟路總是連的,但橋總歸是橋,路還是路,你不能把橋說成路,路講成橋吧!」去核心,橋和路都有自己的核心,就算橋和路相連,但我們無法拿路的核心來評斷橋,也沒辦法拿橋的核心去評斷路,這是去核心所必須的根本覺悟。換句話說,去核心就是群體中的每一個個體都有個各自的核心,卻找不到它們一致性的核心,沒辦法以核心的觀點去看待每個個體。

鄭兄和單前輩的觀點,剛好代表價值觀歧異的兩層意義。

首先,當人意識到出現不同價值觀時,事情的真相多半不是「如果我是對的,那對方一定是錯的」,而是雙方的觀點都只有部分真理,而透過訊息分享,幫助對方把遺漏的真相找出來,這就是多元價值所提供之真相的完整性。

再者,在多元價值下,人必須覺悟到,人與人互動發生歧異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應該泰然處之,而不是去之而後快。在多元價值中的歧異可以提供問題改善的空間,而不是以個自的成見拒絕改變,這就是多元價值所提供之成長的可能性。

過去,在單一價值的社會中,人們以核心價值來評價事物,形成對每一個人一體適用的道德規範。然而,今天在多元價值下,已經很難找到真正的核心價值觀來評價事物的是非對錯。其實道德是一件危險的事,人類文明因為對神的繆誤見解,產生了「組織化宗教」;對生命的謬誤見解,産生了「國家主義」。數百年來,這就是世界持續動蕩不安的兩大因素。道德不過是人在「對於神和生命的信仰」基礎下,所演變産生出「事情是如何及事情該如何」的觀念想法,它們就只是觀念想法而已。(《與神對話之新啟示》)

因此,道德往往是人為了一己之私所創造出來的妄念,那麼在覺悟到必須去掉這個虛妄的核心後,我們該如何互動交流而達到自我組織呢?我以為可以思考個人行為是不是對社會有所俾益來思考,也就是用「行得通或行不通」來取代「對不對」的思維;每個人對是非對錯的認知本來就常會不同,但如果站在個人期望達到的目的來思考,究竟我們的行為是行得通或行不同,就是比較可以客觀討論的觀點。

而在這樣的討論中,人們會把焦點放在功能性—對達到目的的好處、適應性—適應改變的可行性、以及延續性—能夠持續的行動上面。就能理性地進行深度匯談,並且透過對話的尊重、暫緩行為來形成共享意義提升真相的完整性、和成長的可能性,人們就能更加體會到歧異是為了實現一致的真理呀!



     
jim yeh on 七月 26th, 2017

臉書上的朋友鄭商隱兄在討論去核心化的觀念時,提供了一個很值得深入探討的觀點。他提到:

其實用個人與集體來看待就比較分得出「核心化」的區別,在個人與社會(集體)的關係上,比較偏重個人的,就是「去核心化」;但要求個人要為集體付出而改變自己、犧牲自己,那就會出現「核心化」的問題,這個「核心」有可能是個目標、政黨、領導者等。

去核心化的確比核心化更提供個體獨立思考的空間,但去核心化是不是個人主義?個人主義會面臨一個根本的人性的問題,那就是落入自戀情結———以私心作祟,以自我為中心為執念,人人為了爭奪進入團體的核心而爭權奪利———那就更不可能去核心化了。其實觀察東西方文化可以發現,西方文化思考重視個體的力量發揮的效率,反而會以優勝劣敗的適者生存成為核心化的生存法則。反倒是東方文化思考傾向於群體關係的和諧,以仁義道德來凝聚組織;即使表面上看起來不比西方科技力量的強大,但其影响力卻是源遠流長而顯得深遠。

從世界歷史發展的脈絡來看,西方文化的個人意識和東方文化的群體意識都是核心化的思維,而去核心化正是以新文明取代舊文明的典範轉移,典範轉移的觀念可以參考孔恩提出的科學革命觀點

  • 危機的到來:當異例不斷出現而已經使得科學家運用典範來加以解決時,危機就產生了。而隨著典範越來越精確,涵蓋面越來越廣時,科學家越有可能探查到異常現象的出現,這時即是危機的到來,典範變遷的契機。
  • 科學革命與典範的轉移:當危機來臨時即意謂著科學革命的到來,科學革命是一個新典範取代舊典範過程,由於典範是由理論體系、研究方法和哲學觀點所構成的,典範的變革不僅會引起科學理論體系的變革,而且會引起科學家在認識論和方法論方面的變革。常態科學具有積累的性質,但典範的變革絕不是一種累積性的過程。
  • 不可通約性(incommensurability):孔恩用此詞來表示新舊典範之間有一種質的差別,這種差別程度使得兩者無法完全相容。不可通約性是孔恩最具革命的觀點,他認為不同典範所支配的常態科學時期,其研究問題、問題解決方式、評斷標準均不相同,像是在不同世界工作中一般。孔恩認為我們從一個理論的世界轉變到另一個,是所謂的格式塔轉換(Gestalt-switch),而不是經由任何理解的過程。當然他這種論點受到不少批評,到後期孔恩改以「部分交流」來替代「不可通約性」的觀點,新典範中還是混合著傳統典範中用過的概念和操作。
  • 典範的選擇:在選擇典範的過程中做出有效決定的是科學社群而不是單獨個人,而科學社群是依據何種標準來選擇科學理論,孔恩認為一個好的科學理論應該要有下列標準:
    1. 理論的精確性
    2. 理論的融洽性
    3. 理論的簡明性
    4. 理論的成效性
    5. 理論的廣泛性
  • 科學發展的形式:孔恩認為科學的發展模式為:長期的常態科學→(危機)→短暫的非常態科學→新的常態科學

從孔恩的觀點我們可以理解到中國自古以來發展王道思想的帝國古文明,以務虛的道德倫理來維繫群體的發展,在面臨世界迅速改變的情勢,卻抵擋不住西方霸權的入侵。於是中華文化在面臨危機後產生變革,取法西方文明以務實的科學民主以救國,結果使西方文化成為世界的核心。但西方文化偏重物質文明而忽略精神文明,卻造就人們心靈的空虛與潰乏,造成社會腐化與墮落,要解決這問題必須回去中華文化傳統思想的仁義道德。

其實西方民間許多有識之士也發現到這問題,大約在 1960 年代興起「新時代運動」就是向東方文化的哲學、藝術、宗教取經,希望結合東西方文化共謀一個更好的社會,也就是寶瓶同謀。在科學方面也發現牛頓力學的典範轉移至相對論、量子力學、複雜理論等學說,也都和中華文化哲學思想不謀而合。東西方的去核心化其實默默在進行,雖然政治人物依然想控制核心,但世界趨勢專家約翰奈斯比說過:時代趨勢無法阻擋,只能順應。

去核心化重視每一個個體,而不是以個體為核心。如同在敏捷軟體開發社群的敏捷宣言中,有一句話提到「個人與互動勝過流程和工具」。重視每一個人問題解決的觀點,並透過互動來分享完整資訊以利決策,這樣比運用制式化的流程和工具還要有價值。因為團隊所有會碰到的問題是不可能完全預測到的,依賴制式化的流程和工具容易讓人放棄思考,也阻礙了創新的機會。《莊子養生主》:「吾生也有涯,學海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同理,流程和工具也有涯,團隊碰到的問題無涯,沒有個人互動而依賴流程工具解決問題,這是很危險的事。

由此可知,在個人與社會的關係上,偏重個人意識和群體意識的兩端都有核心化的問題,只是個人意識的核心化是務實的科學和民主,而群體意識的核心化是務虛的倫理。去核心化的觀念是在個人和群體之間找到虛實之間的平衡點,去核心化不是只強調個人,而是強調在群體中的人們良性互動。透過互動人們意識到資訊的密集度,就好像一台多中央處理單元的電腦一樣,只要充分資訊共享,在每個個體身上都能展現群體的智慧。個人不需要犧牲,因為資訊充分只需要去做個人在局部觀點最有價值的行動。這也是全息圖現論的整體織入部份的觀念,實現《乾》卦用九「見群龍無首,吉」的境界。



     
jim yeh on 七月 26th, 2017

溝通是一件說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很困難的一件事。關於溝通,每個人都能夠說出自己的一番道理。但實際上,用這些道理去和人溝通,難免或多或少都會遭遇到障礙。

相信你我都曾有過這樣的經驗,當我們積極想要化解與人的溝通障礙時,就會盡全力地說出所有我們知道的東西。但往往這樣的舉動常常會造成更多互動的障礙。當然這並不是我們說的東西不對,而是我們與他人的觀點歧異乃是因為立場不同,而彼此提出大量的資訊量使雙方難以消化,只有各說各話那就更不用說可以對話以分享意義。

其實會各說各話多半是因為我們在溝通過程中,缺乏預測的直覺。一味地認為別人應該聽從我們的意見,卻忽略了對方常會有出乎我們意料的反應,那些反應可能會使我們在當下無所適從。

我們從對方出乎意料的反應中產生壓力,造成彼此溝通的契機破裂。面對爭議性的話題,我們所因應的方式往往加強了我們原本想要化解的反對勢力。此時,我們需要更敏銳的直覺,在此我想分享威廉伊薩克的《深度匯談》的觀念,從對話扮演不同角色來培養敏銳的對話直覺。

您若要有敏銳的直覺,首先應該培養以策略的方式思考不同的觀點、他們會產生的誤會有那些、他們通常會以何種方式強化原本想要改變的負面情況。您特別要培養「預測的直覺能力」,預測雙方互動「架構」下的各種力量,以及在各情況下,會引導群眾的種種力量。

—《深度滙談》,柯雅琪譯(2001),P.217。

《深度匯談》引用了大衛.肯托(David Kantor)所提出的談話行為模式理論,認為運用這個理論可以幫助我們更加認識對話過程中所隱含的動機,也可以建立直覺的能力,預測對話進行的方向。肯托的模式顯示出在談話中有四種不同的團體行為,也就是展開行動、跟隨、反對、及旁觀。

在健康的談話中,這四行為可以得到平衡,沒有任何一種會遭到遺漏。談話的參與者可以隨時自由選擇他們想要扮演的角色,也不會受到不正式或默認的規則所影響。《深度匯談》的作者威廉.伊薩克(William Issacs)從對話的經驗中發現,對話時這四種角色的能量會混合在一起,有人會觀察之後再採取行動,有人會先跟隨再反對。

伊薩克指出如果在談話的過程中,如果旁觀者對所觀察到的事情不表示意見,或是反對者不會提出糾正或挑戰眼前的一切,那麼談話的體系或架構就有問題了。大家不會分享重要的資訊,而各人的看法也無法表達。

這四種在談話中的的團體行為,其實正好是個人在對話中的四種原則和對應行動的延伸。它們包括了參與原則的傾聽、一致性原則的尊重、意識原則的暫緩、以及開敞原則的主張。

人習慣於以自己的經驗去抽取他人觀點的意義,但那只是我們把自己從問題中隔絕以控制者自居,我們以為「我」在思考但實際上那只是記憶而已。因此我們必須傾聽他人的世界,成為參與者來共同發掘問題的真相。

尊重的核心精神,是將他人視為「正當的」個體,即使我們不喜歡他做的事、說得話或思考方式,但我們仍然無法否定他們是「正當」生命體的事實。在我們不願意接受他人的看法時,表示我們對該項看法沒有產生任何的關聯性。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常常會忽略別人的看法其實擁有一致性的意義,而我們只是一味地拒絕接受,認為他們就是不對的。我們如果真的這樣做,一定會忽略別人思想與經驗的正當來源,而這些思想與經驗都是我們加以探求就可以理解的。假如我們拒絕瞭解他人的看法和經驗,就是堅持在自己和他人之間製造分裂的狀況。

當人們的互動演變成單向溝通讓彼此各說各話時,這樣只會讓人習慣於批判對方的論點,而忽略對個人觀點的省思。我們知道的只是自己原先的記憶,而無法啟動思考來發現忽略的盲點,這都是因為缺乏暫緩的行動。 我們是堅持個人觀點的記憶,而不是對實際問題的思考。因為太依賴特定觀點的確定性,因而限制了發現創造性思維的可能性。

在各種不同論點相互激盪的反思過程中,思想撞擊的火花會突然迸現而產生創造性思維。就如同突然靈光乍現的浮現一樣,它並非來自過往的已經知道的記憶,而是在人們集思廣義過程中,從各種觀點的腦力激盪中而創造新思維,而透過主張的行動勇敢表達出來,來創造共同思考的創造性觀點。

因此在個人與群體的互動中,個人以傾聽、尊重、暫緩、主張的四種行動與團體共享意義。在談話中扮演行動者、跟隨者、反對者、以及旁觀者四種角色來進行充分的意見交流,有助於提昇群體溝通與決策的品質。重點在於資訊的充分交流與共享,而不是浪費力氣去處理大量的雜訊與緊張關係。能夠良性互動而保有敏銳的預測直覺,因此對話可說是群體自我組織最關鍵的能力呀。



     
jim yeh on 五月 31st, 2017

最近一個甲子,從 1984 年到 2043 年,以《皇極經世書》推算世運的方法,這 60 年的值世卦是《鼎》卦。這 60 年又依《鼎》卦六爻變而有每 10年值一旬卦,2014 年到 2023 年的值旬卦是鼎卦六四爻變為山風《蠱》卦。同時,每一年又以先天八卦圓圖,去掉《乾》、《坤》、《坎》、《離》四卦,從值世卦依順時針方向取值年卦。從 2014 年水雷屯卦、2015 年風雷益卦、2016 年震卦、2017 年火雷噬嗑卦、2018 年澤雷隨卦、2019 年天雷無妄的趨勢來看,天下的世運會如何發展呢?

《鼎》世代表一種改變的時代來臨,所謂的革故鼎新是也。從 1984 年到 2013 年之間,世界的改變偏向物質領域與有形事物的改革,包括全球化和網路的變革拉近人們的隔閡。而由此我們可以輕易推測,《鼎》世後 30 年的變革必然和精神領域及無形事物有關。在新時代社群中,人們相信 2012 年是人類靈性進化的新紀元,但也有人悲觀認定它是世界末日的到來。

2012 年值年卦為《復》卦,由 2011 年的群陰剝陽進入到一陽初生迎接新的精神文明。然而 2004 年到 2013 年間的值旬卦是火水《未濟》,代表靈性新世界的觀點和老化的舊世界觀點併存,卻無法達到水乳交融的陰陽夾雜的分歧現象。

於是從 2004 年到 2013 年間新時代的新秩序尚未成氣候,與舊時代的觀點產生隔閡、衝撞,使人們一時難以適從。到了這幾年山風《蠱》開始當旬,一直要到 2023 年之間,舊有陳腐氣息迴盪在與世隔絕的密閉空間中,人們會更期待大刀闊斧的整頓,以免因為衰敗而沉淪。從2014 值年《屯》卦開始、經過 2015 到 2019 年的《益》、《震》、《噬嗑》、《隨》、《無妄》,我們能看到世界將會如何整頓一番新氣象呢?

2014 年值《屯》卦,《屯》卦代表內部生機開始萌發,但外界卻處處充滿凶險。《雜卦論》提到:「《屯》見而不失其居」,就是說在 2014 年以後,屬於新時代的精神層面的概念雖然已經成形,但在外在環境仍然會遇到困難與阻礙,需要積蓄實力待機而行才會成事。《屯》利建候,故《屯》卦應屯田養兵來發展組織,急著行事只會碰到阻礙和挫折。所以當年包括台灣的 318 太陽花學運,世界很多地方都出現了反政府的抗議,正代表人們精神與物質文明的互相矛盾和對抗的過程,在激情過後,留給人們的是有關於民主與法治的反思空間。

2015 年值《益》卦,《益》卦是損上利下,也就是犧牲上位者的利益,來成全下位者的利益。《雜卦論》說:「《損》《益》,盛衰之始也」,就是說 2015 年經過人民和政府的衝突之後,人們從外在世界的困難和危險中,學習觀察環境變化,來求對未來有進益的做為。

回顧 2015 年是災難頻傳的一年,國際上發生了歐洲難民危機、法國巴黎連環恐怖攻擊、伊斯蘭國恐怖組織處決各國人質、希臘債務危機等事件,國內發生八仙塵爆的意外災害,這些事件讓世界各國政府思考如何合作打擊恐怖主義、以及對難民或受害的民眾提供必要的協助。在人道關懷與社會安全之間求取平衡,正是《益》卦讓利益流向人民的呈現。

《益》卦的利益是長遠的利益,而不是短視近利。《彖傳》曰:「《益》動而巽,日進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說明《益》是動而漸進,每日精進可以無所限量。由上施下的恩惠,好處是無所不至的。益卦的道理,是要隨著時間的變化來調整行為而進步。《象傳》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益》是見賢思齊,觀摩學習,有發現錯誤就改過。

就像 2015 年洪秀柱在國民黨 2014 選舉大敗時,挺身而出參選總統正是《益》卦的表現。在黨內政治明星紛紛退縮不敢承擔,而讓一介女流提到反省、沉思、改革找回國民黨失去的靈魂、理念、和論述,一直不斷努力逐步提出對人民有長遠利益的政策。這就是《益》卦外卦巽長女,內卦《震》少男的努力進益之象。洪秀柱重視年輕人的意見,希望改革國民黨,使之更年輕化展現青春改革活力。可惜國民黨醬缸文化害怕改變,換柱事件讓國民黨挽救不了註定失敗的命運。同樣地,德國總理梅克爾基於人道關懷,盡最大的力量收容敍利亞難民,符合《益》卦由年紀較大女性政治人物施恩澤之象,也正是「天施地生,其益無方」的寫照。

2016 年值《震》卦,《震》卦是震驚百里;內外卦都是代表變動的震卦,謂之裡裡外外都會出現讓人感到了驚異的事件。《雜卦論》曰:「《震》起也」,就是說 2016 年會出現震撼人心的大事。2016 地震頻發,涵蓋五大洲;連台灣台南就因維冠金龍倒塌釀嚴重災情。國內蔡政府除了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情勢開始緊繃。國軍發生雄三誤射漁船事件,更是令人震驚害怕擦槍走火。國會通過一例一休砍掉勞工七天假、為同性婚姻修改民法等法案造成社會動盪與對立衝突。

國外讓人震撼的大事的則有川普擊敗希拉蕊選上美國總統,跌破眾人眼鏡、英國公投決定脫歐,更是震驚全球、北韓二度試核,遭聯合國最嚴厲制裁、韓國總統因閨蜜干政醜聞,遭到國會彈劾暫停職務,更是前所未聞、還有世界各地驚傳恐怖襲擊,聯軍共同打擊恐怖組織等都展現了震驚百里的威力。2016 年經過《震》卦上上下下徹底的翻攪後,讓人們再一次直接面對全球化和反全球化取決的課題。

2017 年值火雷《噬嗑》卦,《噬嗑》和法律的抗爭與政治上的清算有關。《噬嗑》卦辭中提到「利用獄」指利於使用刑罰之事。《彖傳》曰:「頤中有物,曰《噬嗑》。噬嗑而亨,剛柔分動而明,雷電合而章,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噬嗑》就是嘴巴中有食物阻隔,透過上下咬合之而得亨,比喻以刑罰去除障礙而得到亨通。剛下震動而柔上離明,雷電合章代表恩威並施。上卦中爻陰柔雖不當位,卻利於使用刑罰之事。

所以《象傳》說:「雷電,《噬嗑》,先王以明罰敕法。」指得就是以刑罰和法律來治理國家。《繫辭傳》:「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噬嗑》卦說的就是和公平交易有關之事。

然而,《噬嗑》卦也代表併吞、併購和商業上割喉戰。《雜卦論》曰:「《噬嗑》,食也」在弱肉強食的社會文化中,《噬嗑》卦所表現的正是像吃人不吐骨頭這種人吃人的世界,只在意吃得下或吃不下對方,而通常不會理會吃相是否難看。當然,被吃的一方勢必盡全力反抗以爭取公平,以抗爭行動爭取存活空間。

就像 2017 年初川普就職美國總統後,簽署移民政策禁令,卻多次遭受法院阻殺。國內民進黨立委也頻頻提出「反滲透法」、「保防法」等法案,似乎想要拑制言論自由,讓人感覺仿佛回到戒嚴時代的時空錯亂。此外,最近吵翻天的「年金改革」方案,宣稱過去「軍公教」適用的退休金制度是「不公不義」的退休金制度,所以要他們忘記過去的奉獻和付出,而當成被改革的對象。

這些和法律抗爭和政治清算有關的事件,其實不管在國內或國外,都顯示出《噬嗑》卦的「柔得中而上行,雖不當位,利用獄也」主政者惶惶不安,乃是因為感受到權力基礎的不穩,然而《噬嗑》卦的亨通,乃是因為恩威並重,只靠威權讓人民屈服,《噬嗑》卦將會不能亨通而興牢獄將會演變成水雷《屯》卦而遭遇困難而動彈不得。不要忘了 2014 值年卦就是《屯》卦,而當年加諸在馬政府的困難也將會再一次地考驗蔡政府的能力。

2018 年值澤雷《隨》卦,隨就是隨從、隨時、或相隨的意思。卦辭提到「元亨利貞,無咎」說明《隨》卦是「元亨利貞」,故可以無咎。什麼是「元亨利貞」呢?《文言傳》的解釋是:

「元者善之長也,亨者嘉之會也,利者義之和也,貞者事之幹也。君子體仁足以長人,嘉會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幹事。」

元亨利貞對應到君子的仁義禮智四德。《隨》卦的意義是君子以仁義禮智使人們追隨,如《周義正易》所說:

「元亨者,於相隨之世,必大得亨通。若其不大亨通,則无以相隨,逆於時也。利貞者,相隨之體,須利在得正。隨而不正,則邪僻之道,必須利貞也。无咎者,有此四德,乃无咎。以茍相從,涉於朋黨,故必須四德乃无咎也。」

君子體仁合禮,不逆於時,所以必然可以得到大亨通;君子和義幹事,所以必然可以守正無咎,使人們樂於相隨。《彖》曰:「《隨》,剛來而下柔,動而說隨。大亨貞無咎,而天下隨時,隨之時義大矣哉」《隨》卦是《否》卦所變,上卦乾上爻和下卦坤初爻交易而成《隨》卦,所以說剛來下柔。本來《否》卦是天地閉塞,變成《隨》卦則是剛來下柔,以震卦之動,獲得兌卦的喜悅。陰陽相隨所以可以亨通,此時守正則能無咎。按著自然節律行動,《隨》卦最重要的是一切應該順其自然為主。

《雜卦傳》曰:「隨,无故也。蠱則飭也。」《隨》卦的綜卦、錯卦都是山風《蠱》卦,兩者是相互對立且一體相綜。《隨》卦是隨緣、隨便、放任、和無為,凡事講求順其自然而不強求,但放任久了事情就會開始敗壞,而必須整飭和管理,就變成《蠱》卦,因此在《序卦傳》中《隨》卦後面就緊接著《蠱》卦。

由《隨》卦看 2018 年的時運發展,世界將有減少人為造作的傾向,人們在生活上漸趨於返樸歸真。在台灣,政府的施政不會強調過多的作為和建設,而是以取悅人民為主要的目標,人民對政策不滿的抗爭也會有慢慢減少的傾向。恰好這一年將會遇到選舉,所以執政者在政策推行上也不敢採取積極作為,而是順著人民的心意而行動。於是對在野黨來說,這一年的氣勢將會明顯佔上風。

在國際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霸道文化,和以中國為首的王道文化可能會有陰陽相隨的傾向,也就是東西合作維護國際社會的平和。國際事務傾向順其自然,而一改過去西方強權強加干預的行動,將使國際社會亨通可期。

2019 年值年《无妄》卦,《无妄》有不妄動、不虛假、有意外災禍發生,宜冷靜面對的意思。卦辭提到「元亨利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意思是行為不正就會有災禍,不可虛妄與亂來可得亨通與貞定,不利出門遠行。《彖》曰:

「《无妄》,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動而健,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无妄》卦從《訟》卦、《遯》卦變化而來。《遯》卦上九回到初爻,其它各爻向上推移就是《无妄》卦,所以才說是剛自外來而為主於內。九五陽剛與六二相應,動之以天因此沒有虛妄;但動之以人則為虛妄。大亨以正就是元亨利貞以貞定來獲得亨通。互卦見巽命,所以說是天之命也。

上九陽剛居陰位,所以說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該往那裡去?天命不祐就是天命不右行,先天八卦巽、坎、艮、坤都在右方陰儀;老天爺不保祐,都是因為人的行為虛妄。

《雜卦傳》曰:「《无妄》,災也」說明《无妄》卦是代表意外災禍。但所謂「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无妄》卦的意義是要人在面對災禍時不虛妄、不亂來以冷靜以對,勇敢面對、接受,然後動之以天就能夠以貞定而得到亨通。

於是,由《无妄》卦看 2019 年的時運發展,這一年將會是災禍頻傳的一年,因此並不適合遠行或旅遊。然而,比災禍可恐怖的是人心的散亂,經歷前幾年的發展停滯、激烈震盪、政治清算、反樸歸真等經歷驗,在《鼎》世《蠱》旬年值《震》宮象徵行動的最後一卦,在即將步入離宮的文明之前,《无妄》的時運發展是要讓人們經驗到動之以天,也就是從行動上提昇心靈層面,朝向無虛妄的生命品質提昇。

然而,這種心靈進化對人類來說,並不是那麼簡單的;透過磨難才能焠煉出更精純的生命本質。《鼎》世後 30 年的精神改革,進入《蠱》旬即將接下 4 年的離宮文明,《无妄》卦的修煉將會是必經過程。



     
jim yeh on 五月 31st, 2017

上次提到占星學的十二宮位是依照觀測者座標系統,以觀測者的視角投射到黃道面上。模仿黃道十二星座的分類,以詮釋生命所經歷的各個情境。依照丁長青老師說的《占星母體論》的觀點,占星學的母體是星座。星體落入黃道星座代表生命體的特質,它們是歸納氣候變化的規律而類化的。宮位則是複製星座的涵義,並將它們歸納對應到人事變化上。有了星座和宮位,占星學就可以探討生命體在生命歷程中,當經歷人事變化時,其特質對生命產生的影響。

於是,如果生命體沒有經驗人事變化,其生命特質就沒有好壞可言。就像一個人太陽在牡羊座,如果他不需要跟別人相處,他的性格直率或是衝動也就不會對他的生命產生什麼影響。換句話說,星座所代表的特質本身沒有好壞,而是要看你表現在那裡、以及表現的強度為何。以前學占星學,常聽丁長青老師說:「萬惡淫為首」。他解釋淫字是代表過份的意思,任何性格只要表現得太過份就是罪惡的根源。因此占星學要「理解成因,推演結果」,關鍵就在明白生命體該在什麼時候表現什麼特質、以及如何適可而止。

就讓我舉個簡單例子說明,在占星盤的論斷中,好壞並不是絕對的,而是要認清主客觀條件影響事件的相互影響。就好比說對一個習慣開快車的人而言,當我看到他最近容易有出車禍的意外發生,如果我建議他車子要開慢一點,以防發生交通事故多半反而會害他出車禍。為什麼?因為他並不習慣把車開慢一點的身體協調性,反而會容易在這種情況下出錯而發生事故。其實,要讓他避免車禍應該是建議他那段時間不要開車;雖然他開快車的主觀條件不變,但開車的客觀條件一旦剝離了,車禍的事件也就不會發生了。

星座是本能,是人與生俱來有什麼樣的天賦和特質,以及容易獲取的資源。宮位則是人在什麼情景下運用這些本能、天賦、特質、和資源。人的行為受到性格的影響,然而性格並非只是單一星座可以詮釋的,而是受到十星星座交互作用的影響。那麼如何探討十星星座之間的交互作用呢?這就要談到星體的相位了。占星學的相位是指星體或宮位起點之間,形成特殊的夾角。如同宮位複製星座的觀念一樣,相位代表的意義是從宮位的概念複製而來的

一般比較常用的相位有合相、三分相、四分相、對分相等四種,對應中國傳統習慣稱呼的會合刑衝。

合相或中國傳統稱呼的會,指的是星體與星體或宮位起點之間的夾角是 0 度。合相複製命宮的概念,代表加強(指同星座)或調合(不同星座)星座特質。

三分相或中國傳統稱呼的三合,指的是星體與星體或宮位起點之間夾角 120 度。三分相複製子女宮的概念,指有外援,不求而得的幸運。也就是說長輩可以得到子孫的援助,根本就無須主動要求的。

四分相或中國傳統稱呼的刑,指的是星體與星體或宮位起點之間夾角 90 度。四分相複製家庭宮的概念,指有困難或阻礙。人會受到父母或是家庭的約束與阻礙,而且親情總是難以割捨的。

對分相或中國傳統稱呼的衝,指的是星體與星體或宮位起點之間夾角 180 度。對分相複製夫妻宮的概念,指的是正面衝突或針鋒相對。夫妻宮是合作對象,但另一方面也有敵人或寇讎之意。

以上四種相位的容許度都是 8 度,相位容許度代表對事物的警覺程度,提醒星體和星體或宮位起點形成相位的前奏、過程、尾聲。中國傳統的星象學的容許度是30度,就是強調及早準備與密切注意事後的餘波盪漾。其它我比較少用到次要像位,像六分相代表的 60 度夾角,代表努力而得到的幸運,是複製第三宮代表學習和溝通的概念。十二分之五的 150 度,代表和疾病有關的相位,就是複製第六宮健康宮的概念。

因此從星體的相位來詮釋其對事件的影響,出現三分相位代表星體對事件的影響是正面的;出現四分相或是對分相則對事情有不利的影響;至於合相則要看是否引動刑衝或三合的相位來判斷吉凶,但如果沒有引動其它相位,則一般以吉論。前面提到生命特質沒有好壞可言,除非對應到生命經驗。這也就是說在占星盤中,沒有所謂的吉星或凶星,而是要看生命體如何運用十星星座來經驗生命歷程。星體投射在黃道星座的位置也沒有所謂吉凶,每顆星都不會落在「錯誤」的位置,而是由生命體決定該對人生的境遇採取什麼態度

這就是所謂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星體沒有絕對的吉凶,只有順應或是違背時勢的行為選擇,而衡量的標準就是相位。於是在星盤中,如果我們把星體看成演員,那麼星座就是星體扮演的角色;像火星牡羊行動直率、火星金牛行動溫吞、雙子座行動機敏等。宮位是場景;像火星在第一宮代表自我的行動、第二宮代表獲利的行動、第三宮代表溝通的行動等。相位則是觀眾的反應;像火星和金星的吉相位代表行動得到正面的評價、火星和金星的凶相位則代表不敢貿然行動因為有顧忌等。「萬惡淫為首」的意義就是在適當的情況下,選擇星體和諧相位所代表的行為,而避開星體不和諧相位所代表的行為。誠如杜牧詩云:「木為歲星,不福無道;火為罰星,不禍有德」所謂的道德就是認識自己,然後做對生命發展有意義的事。生命應當與時偕行,必須時時刻刻地持盈保泰。



     
jim yeh on 一月 19th, 2017

上一篇文章,我提到了星座運勢只用代表人的外在表現的太陽星座詮釋一個人運勢的原因,並非是外在表現可以涵蓋人所有的性格,而是水星和金星會以太陽為中心圍繞在兩側,而加強外在特質的性格表現。在了解這個觀念以後,也許你會覺得十星星座可以了解一個人在各種面向的複雜性格,但它們仍然不足以論斷人的整體命運。為什麼呢?因為除了十星星座的先天特質外,更重要的是人如何去表達、以及何時去表達這些與生俱來的天賦。這正是本篇要探討的主題,也就是命、緣、和輪迴的關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前一篇文章提到星座特質的感應不在星座,而在於星體。也就是地球和太陽、月亮及其它太陽系行星之間相互的磁場感應。占星學以觀測十星在黃道星座上的投影來詮釋性格,用以論斷命運。但回頭看星座專家寫的星座運勢,你會不會覺得疑惑:每一個人都有十星星座,但星座運勢卻只提到太陽星座,為什麼會這樣呢?

有些人也許會認為太陽星座最重要,所以可以用太陽約略代表人的性格。這樣說其實也沒錯,但為什麼太陽星座佔 1/10 的性格比重會拿來代表整體個性,又能拿來分析工作和愛情運勢呢?要解答這個問題,要先了解十星星座各代表那些不同的涵義。

十星星座包括太陽星座代表外在表現、月亮星座代表內在感情、水星星座代表思考、金星星座代表價值觀、火星代表精力、木星代表專長、土星代表責任、天王星代表自省、海王星代表迷惘、冥王星代表潛能。

從上面十星星座代表某部分涵義的性格歸納中,我們看到太陽星座代表一個人表現在外的行為,所以星座運勢用太陽星座詮釋性格,似乎是也是很正常的。不過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這個原因跟上一篇文章篇尾提到的星座臨界點也有關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也許你應該聽過這樣的說法?很多人談星座喜歡用磁場感應的說法,認為星座的磁場會感應到地球上的人事物。但誠如本系列的上一篇文章所提到科學家的質疑:距離地球的遙遠石頭,怎麼會影響到地球上高等生物的行為呢?因此,在地球的萬物顯然感應不到星座的磁場,那麼星座性格是感應到什麼的磁場呢?

讓我們再複習上篇文章提到的觀念:星座特質的類化是依據天氣變化的屬性、性質、自然元素而來。星座和天氣有什麼關係呢?答案就在太陽身上。黃道十二星座就是一年四季太陽會行經黃道面的投影位置,所以星座性格是和太陽的位置有關而不是感應星座的磁場。

想必你現在應該能夠理解占星學真正的主體是星體而不是星座。星座只是地平方位的代名詞,也就是用來標示出星體或宮位的參考位置,所以簡單說星座就是黃道上的路標而已。我們說星座代表什麼特質,原理是因為星體經過黃道面的位置而與地球的磁力線產生交互作用的感應,而與星座的磁場無關。上一篇文章提到黃道星座已模仿季節的變化而安排特質歸類的循環,所以說穿了就是星體運行的週期,每一個星體都有不同的周期,占星學就是探討天上不同周期星體交互的影響,而感應到人世間的事物變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