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二月 11th, 2016

丙申年大年初一晚上日月相會,刑東升命宮的火星,暗示這將會是充滿衝突對抗的一年。本來溫順禮讓的人民,不管是外在表現還是內心情感,在在表現極端和暴衝的行為,需要特別注意。由此看來,今年人們在生活上,會因為對政治、社會、以及人我關係的不滿而激動,因此需要特別注意在溝通表達、自我察覺方面多修煉,多藉助團體的力量及充實心靈藝術的活動以淨化提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二月 3rd, 2016

這個主題是值得研究的,其實 520 就職時盤和同人在前一陣子看過瑞陽老師分享的飄雪時盤似乎也指向相同的局勢。

從蔣公台灣復事盤在 520 就職之後的大運盤可以看到,台灣的大運顯示目前的局勢正是心靈與物質層面充滿矛盾的時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一月 19th, 2016

流行天后瑪丹娜是現實主義者氣質(SP),她的心理類型是屬於挑戰型(ESTP),是表現積極的操作者角色。在詮釋她的氣質在占星命盤中的呈象之前,我們先來看看瑪丹娜的傳奇故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二月 24th, 2015

前文提到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的主題,本文繼續討論未完的三個原型。

每個人在出生以後,最早接觸的人是父母,因此自然而然會聽從教誨而接受他們的價值觀,並做為判斷事物的基本信念。但開始接觸世界中家庭背景和我們不一樣的人事物之後,一方面會讓人增廣見聞,學習更多知識;但另一方面這些知識也會對父母的教誨造成衝擊。孩子會發現父母說的不見得是正確的,這時候,老師和同學對孩子的影響反而比親情更大,因為孩子透過感官親自接觸世界。他知道他接觸到的世界和大人告訴他的是不是真的一樣,他有思考及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以面對現實。

在占星學中,第三宮代表一個人開始接觸世界的學習與溝通,在原型心理學則是對應到孤兒原型。孤兒原型和塔羅牌大秘儀六號戀人牌有關,從戀人牌中看到有關亞當夏娃、知識樹和大天使等圖象,正可發現孤兒的原型意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二月 21st, 2015

同人過去曾經詮釋過占星學與心理學三我之間的關係,但之前的討論並沒有加入榮格集體無意識的觀點。前一陣子同人閱讀了許皓宜博士寫的書《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終於發現到心靈占星學中有關自我發展的完整觀點,茲以這篇文章來分享我的心得與體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建中校長和學生對於投票一人一票公不公平的爭論似乎已然落幕。《東海東》對錯亂校長發言序而扭曲他的觀點而表示道歉,但同人不是很認同輿論把這件事簡化成判斷校長和學生之間,對錯的零和關係,而忽略了其事件背後關鍵的本質思考。同人看過建中校長發言的逐字稿,我認為他用學歷或地位來衡量公平的前提是有問題的,這並非平等自由主義的公平。但看到許多人也許是因為立場而贊同建中校長,讓同人覺得應該寫一篇文章好好地思辨這個問題。

按照《東海東》公布建中校長談話內容的逐字稿,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最近一位臉友白茉莉對一則網友的留言表示嘆息,留言中提到:

只有理想主義者才想要用投廢票去教訓其所以為的,前題是【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但如今所面對的是狡詐惡劣無所不用其極的皇民倭寇,從以前政黨退出媒體校園,結果呢?幾乎被全面綠化,青年被洗腦。您還夢想以君子之禮對小人之心,哈哈哈!等您死了再來看看人家理不理您呀!夢想和現實是不一樣的。要擁有實權和實力才能做改革。弱國無外交,沒有武力做後盾,別想要別國不欺侮您。有理想也要有實力才能實現呀!執政了才能談改革,才有機會改革,別指望那些豺狼虎豹和您公平談判,沒執政就無所不用其極了,等擁有政權了還會鳥您嗎?我不想冒險,也不想讓我的家人冒險,所以我不投廢票。

很多人都了解這則留言是臉友萬穎中所說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行為表現。不過同人想要在這篇文章探討的,則是想從自我的原型探討民主政治的理想與現實之課題。

留言中提到我們國家不是成熟的民主國家,所以不能靠投廢票來懲罰國民黨的不求長進,因為這樣會讓民進黨成為最大獲利者而懲罰到自己。表面上這個觀點似乎言之成理,但問題是為什麼我們的民主不夠成熟呢?不是因為制度的問題,而是我們允許政治可以因為利害關係而犧牲理念。

我們相信政治人物在勝選之後會照顧到選民的福祉,只是台灣經歷過那麼多次選舉,好像一直以來都是政治人物一次又一次地讓人民失望。但為什麼即使這樣,人民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相信政治人物的話呢?因為人寧願對未來懷抱對理想世界的夢想,也不願意面對在現實世界可能會被人遺棄的事實。

這種對未來懷抱希望的心理正是典型的天真者原型,它與孤兒、戰士、照顧者都是代表自我階段的四大原型。天真者覺得世界很安全,可以保持樂觀,讓人活在希望之中並且表現積極的態度。然而,天真者也有不願面對現實而有自欺欺人的行為表現。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在臉書的某個挺柱社團中,看到一位該社團的管理者主張希望成員不要有太多的自我。然而從同人跟這位管理者互動的過程中,我發現她是一位對事情比較容易表現情緒反應又自我主觀意識強烈的人。她說她發現想讓大家向柱姐的胸懷看齊,是一件困難的事,不過對於同人提醒她「每一個人有不一樣的價值觀」,她大力的反駁:

那就別說“挺柱“

搞自我,我尊重,但不能接受

柱姐忍辱負重,為的不是任何一人的自我

可是,一個人遵行自己的價值觀是一般人們認定搞自我的負面行為嗎?她說:價值觀必須是客觀的,才能受人贊同和尊重。她說柱姐告訴她一句話,她一直謹記在心:「對於不同意見,不做無謂之爭」。

談到這裡,其實同人已經很清楚知道她的問題是放不下自己的自我,卻要別人放棄他們的自我。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意識到在她行為上,其實都一直在做無謂之爭,縱使他都認為是別人要和他爭,但如果不是容不下他人的觀點,又何需批評他人的自我呢?批評別人自我的自我,又是誰的呢?這些問題可以幫助我們認識在團體中的自我,自我善於偽裝和隱藏,常會包裝成某種抽象的意念或權威,我們必須先認識它,然後才能真正地做自己

當然有社團的朋友勸過同人,這位管理者重感情不是一位可以跟她說理的人,跟她講道理很容易讓旁人認為自己人在內鬥的印象。不過,在思考二天後,同人還是決定要寫這篇文章。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與神談生死》提到:視角決定感知,感知決定經驗。所以人的價值觀是沒有客觀的,你站在什麼地方看,你就會看到在那個地方看得到的東西。但那並不意味你看到的東西才是對的,因為下一次,你站在別的地方,看得到的東西可能就不同了。即使兩種觀點看到的東西相互矛盾,那也不代表有一個一定是錯的,這樣是自尋煩惱,表相差異的存在是為了發現本質上的一致性,所以在團體中應該要容忍異端,尊重差異而不是去貶抑他人,否則只會侷限自己的世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國民黨從 10/17 換柱以後,很多挺柱的朋友從原來不投票給國民黨,後來慢慢改變心意轉向挺朱,除了前文提過《逃避自由》的觀點,依賴和屈從國民黨接受它的虐待之外,還有一個更基本的原因是其實是意識不到在觀念世界的「我」,和現實世界的我,其實並不一樣。很多人面對環境的透過人為操作的變因,通常是很難意識到自己心志的薄弱,是沒辦法堅持做觀念世界的「我」,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的自由。

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大敗,在網路上同人曾經隱喻為「密格蘭的實驗」,如像選民對坐在電椅上的國民黨,按下電鈕施以嚴厲的懲罰,希望能夠透過體罰來促使國民黨改變。但今年十月,國民黨宣稱人民對不起它,然後以破壞誠信和毁棄制度的「換柱」行為來朱上柱下,並且認為選民終究會因為害怕讓民進黨漁翁得利,而決定投票給國民黨。

國民黨進行的心理學實驗乃是典型「密格蘭的實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你自由嗎?民主社會允許每個人自由地表達意見,但要真正做到獨立自主,可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一件事。因為自由常常會讓人感到焦慮,於是反而不敢獨立思考而放棄追求積極自由,取而代之的是消極的逃避自由。

逃避自由》是心理學家弗洛姆提出的觀點,他區分兩種自由的概念:消極自由是解放個人身上社會習俗的束縛,它們是由其他人或機構所加諸。消極自由在歷史上常常被捍衛,但弗洛姆認為它本身帶有毀滅力量,除非有一個創造性因素與之相伴,積極自由則是運用自由,自發地將完整的個性運用到創造性活動當中,這必然指向一種真正與他人的連結,超乎常規社會互動中的表面聯結。

弗洛姆說,我們常常會感到空虛和焦慮 (他將此比作從嬰兒到兒童的成長曆程),這些感受不會消失除非我們使用我們的「積極自由」並發展出新的形式取代舊的秩序。但是,常見的實踐「消極自由」或者真實性的替代方式,是對一個取代舊的秩序的獨裁系統臣服,這個系統有著別樣的外在表現但卻對個人有著相同的功效:用開出如何思考如何行動的處方來驅除不確定性。

弗洛姆提到很多人不是去成功地利用消極自由,而寧願通過發展某些想法和做法來提供某些形式的安全,企圖把它的消極作用最小化。這些包括以下:

  1. 獨裁:弗洛姆將獨裁者的個性描繪成包含了施虐和受虐因素的。這個獨裁者希望通過競標給這個世界一種秩序來贏得對他人的控制,他也希望將控制交給某些更高的力量,這個力量可能會偽裝成一個人或者是一個抽象的想法。
  2. 破壞:施虐者希望能贏得對某物的控制,而破壞性格希望摧毀他不能控制的某物。
  3. 服從:當人們潛意識將他們的社會裡的常規信念和思想內化成他們自身的經驗時,這樣就使他們避免真正的自由思考,因為會產生焦慮。

弗洛姆分析了納粹意識形態的特點並且指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的心理體系已經轉變為對依靠新秩序來重樹國家自豪感的渴望,並且表現為了納粹主義。弗洛姆翻譯的《我的奮鬥》體現了希特勒有獨裁主義的性格特點,這種性格不僅促使他想以更高權威(即天然的統治者民族這一觀念)的名義來統治德國,還讓他看到了那些沒有安全感的、需要一些自豪與肯定的工人階級的美好前景。

弗洛姆暗示,當一個國家正在經歷著消極自由時,很可能就會屈服於獨裁主義政權,但他卻明確提出了迄今為止文化演變的結果是不能被抹殺的,並且納粹主義並沒有給世界建立真正的統一。最後,弗洛姆調查研究了民主與自由。他提倡現代民主與工業化國家,但他仍然強調了如果僅有這些社會提供的外部自由而沒有同等的心理自由是不完善的。

弗洛姆表明雖然我們已經不再受顯而易見的獨裁主義的影響,但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行為仍然受著所謂的「常識、專家意見、廣告」這些因素的制約。一個人真正的自由就是完全不受約束地自我表達、和自主地開展行動,並且要對個人真實的情感進行真實的反應。他的存在論中明確地表達了這樣的觀點「生命的意義就在於活的過程」。[1]

用弗洛姆的觀點來看台灣的政治發展,可以看到消極自由帶給我們的毁滅力量,不過,當然也可以看到這當中蘊含積極自由創造性因素的機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附註  
  1. 逃避自由. (2015, February 14). Retrieved from 維基百科, 自由的百科全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