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24th, 2015

柯文哲最近說社會孤立的疏離份子,是社會安全網的破洞。他原來的說法是指這次北捷隨機殺人的郭彥君,和鄭捷、龔重安等人的共同點是與社會和家庭疏離的宅男,此話引起外界批評,柯文哲不應該將宅男貼標籤、汙名化,當做潛在犯罪者。後來他才改口說是社會孤立的疏離份子而非宅男。不過,看到他的發言惹議,同人想到他更早說過的把單身女性、和後來也是改口修正的不婚男女,當成國安危機的巧合。由此看來,他似乎很容易將特定社會背景的人分類貼標籤的習慣,都是一樣的倒果為因的偏見。

其實不管是宅男或是不婚者,都和文化認同有關,並非個體有什麼毛病,而是我們的社會文化不推崇這些生活形態。用榮格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自我認同的部分形成人格面具的集體無意識,而否定的部分,則是把它排拒到陰影當中。

因此,當你的自我認同某些社會文化,那些被你排拒自我的部分就變成陰影,因為是無意識,我們可能會不自覺地抗拒及排拒這些陰影。陰影是得自於自我的投射,而不是真的有什麼不對。當然,否定陰影很正常,但它並不自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20th, 2015

占星學的行為觀點

占星學的人格觀點強調心理層面的性格分析,但以科學的實證主義觀點來看,強調心理層面的性格分析,並不能說它是符合科學的客觀精神的。就像霍金在《胡桃裡的宇宙中》的質疑:

根據占星術的說法,地上的事物與天上行星的運動有密切關聯。這是個可以科學方法驗證的假設,或者說,假使占星術士可以挺身而出、做出明確的預測,那麼占星學不難以科學檢驗。然而他們都相當聰明,總是把預言說得模稜兩可,以便適用任何結果。例如「人際關係可能會加強」或是「你會發一筆小財」之類的說法,是永遠不會被推翻的。

不過,大部分科學家之所以不相信占星術,真正理由卻並非它沒有科學根據,而是因為它抵觸了好些通過實驗證實的理論。一旦哥白尼與珈利略發現行星並非圍繞地球,而是環繞太陽運轉,接著牛頓又發現主宰行星運動的定律,占星術就變得極度不可信了。請問,各顆行星在以地球為中心的天幕上所投射的位置,和地球上一堆自稱智慧生物的巨型分子怎麼會有關聯?但這正是占星術要我們相信的事情。本書所介紹的某些理論,實驗證據並不比占星術更多,我們卻相信它正確無誤,原因是它們契合那些己經通過實驗的理論。[1]

這一段科學家對占星學的質疑,顯示命運並非來自個體性格上的因果律,而是個體行為上的非因果上的關聯,它敍述相同時間發生事件巧合的關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附註  
  1. 葉李華譯(2001),《胡桃裡的宇宙》,p.103,大塊文化。[]
     
jim yeh on 七月 19th, 2015

影響心理學發展最主要的三大勢力有精神分析、行為主義、以及人本主義三大學派,強調研究心理有性格、行為、價值觀三種不同層面。當然占星學的起源比心理學還要早,但從心理科學的歸納我們可以發現影響占星學哲學思想本質的三大勢力,它們決定了命運的詮釋方式,也就是以分析性格為主的人格觀點、以預測事件為主的行為觀點、以及以探討生命意義為主的認知觀點。

占星學的人格觀點

受到理性主義及科學精神的影響,現代占星學(Modern Astrology)和心理占星學(Psychological Astrology)強調以性格分析來取代事件預測。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19th, 2015

最近的新聞一直報導虐童事件的發生,造成許多小孩因此而喪生。為什麼最近會有那麼多的虐童事件?剛好太陽和月亮在昨天會合在巨蟹座,我們就從巨蟹座新月時盤來看看這當中的端倪吧!

占星學有關兒童的事件看五宮,巨蟹新月的五宮在魔羯座、有冥王星會宮頭。代表兒童有極端承受壓力的現象,而冥王星也代表和死亡有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17th, 2015

最近有媒體人評論馬英九總統在出國訪問時,回答記者提問國內才發生八仙塵爆事件和昌鴻颱風,為什麼還是決定要出國訪問的發言明顯失言。批評者抱持這種觀點是認為馬總統的發言讓家屬聽了難過,顯示他缺乏同理心,沒有顧慮家屬的感受。雖然批評者認為總統講是事實,但卻認為馬總統傷感情的發言容易讓人感受到冷血的冷漠,主要是因為馬總統說的這句話:

能做的、該做的、我都做了,我即使人在國內,也沒有辦法防止他們有些人可能不幸往生。

同人認為馬總統這段話並不是失言,而是被媒體刻意地炒作及放大。不過,我倒從這件新聞事件及相關的同步事件中,發現同理心的議題根本來自於自卑感,這是阿德勒心理學非常核心的觀念,卻透過新聞事件讓同人深刻地感受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12th, 2015

在五年前,同人曾經發表過〈永續物件查詢之設計〉。當年我分別以其一其二兩篇分享應用在 Hibernate 框架的動態物件條件查詢的實作,而最近同人在工作上應用 Hibernate-Jpa 又實作了另一套動態條件查詢的元件。這兩者不一樣的是,不像五年前需要定義查詢條件表示式的語法結構,現在我應用的設計樣式更簡單,捨棄了較複雜的 interpreter pattern,而單單利用延遲運算的概念來結合 builder patternstrategy pattern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11th, 2015

這個月太陽和月亮將於 7/16 會合在巨蟹座,在這個時盤當中,十星之間沒有出現任何和諧相位,顯示這個月的運勢將會是衝突和意外比較多的月份,人們需要謹慎行事。而分析 2015 年巨蟹新月時盤之後,同人有一些建言想提供給國民黨總統準候選人柱柱姐參考。

命宮在室女座,代表這個月的運勢主要和健康、醫療、以及工作等事務有關,在概念上來說,這些事務和規律、秩序、體制上的檢查與調整有關。水星和火星在十宮會合,與四宮的冥王星呈現衝突相位,顯示政府在八仙塵爆死傷的處理,並未得到太多掌聲。

水星會合火星雖然象徵反應迅速,但冥王星的對衝相位會引動火星的負面特質-也就是粗心與草率;冥王星正是傳播之星,而且又落入悲觀、制約及墮落的魔羯座,顯示政府會受到惡意批評。冥王星有極端之意,而魔羯座有專注自身欲望而忽略環境變化的特性,故會有要政府負起全責的指責。

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冥王星落在第四宮,第四宮代表與政府相對的野黨,代表對政府的惡意批評其實不會對在野黨討到任何的好處。因為水火會代表考慮政府立場的仗義執言同樣也會讓批評者討不到任何好處,而造成兩敗俱傷。

冥王星落魔羯座衝水火會也象徵,媒體報導為了追求新鮮感及迅速而沒有經過事實的查證,這種現象其實由來以久,人們很容易受到刻板印象而造成對政府的負面評價,其中特別要注意的是表達對政策的即興演說要特別當心容易被報導扭曲的情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七月 7th, 2015

在服務導向架構的服務實作當中,每一個服務處理的主要流程大致上會依照下列步驟來實作:

  1. 拆解訊息
  2. 驗證欄位
  3. 資料處理及運算
  4. 回應處理結果

然而,在大部分驗證欄位及少部分資料處理及運算的情況下,我們常會碰到需要流程控制分歧狀況,使得程式碼的實作變得很繁複而不容易抽離以達到重複使用的模組。舉個例子來說,付款的交易需要檢核付款者帳號、帳戶餘額、收款銀行與帳號等資訊,程式碼大概會長得像這樣:

public PaymentResult pay(PaymentRequest request) {
  PaymentResult response = PaymentResult.getNoting();

  if (isPayerValidated(request)) {
    if (isPayerBalanceEnough(request)) {
      if (isPayeeValidated(request)) {
        response = debitPayer(request);
        sendFinpay(request);
      }
      else {
        response = getBansta(request, PAYEE_IS_NOT_AUTHORITY);
      }
    }
    else {
        response = getBansta(request, BALANCE_IS_NOT_ENOUGH);
    }
  }
  else {
    response = getBansta(request, PAYER_IS_NOT_AUTHORITY);
  }
  return response;
}

當然,上面這一段程式碼還可以從巢狀 if 的寫法改成板狀 if,再加上防衛子句,程式碼會變得比較清晰可讀,但無可避免的,在程式碼當中還是免不了要處理非主流程的分支處理。這樣的缺點是增加每一個服務的實作,這些非主要流程的分支處理都無法省略,無形之中將會分散編程者聚焦程度與增加人為錯誤的疏失。

其實,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困難,但需要設計思維的轉變,只需要把命令式編程改成宣告式編程就可以了,這樣我們就可以運用延遲運算的手法來減少分支處理的出現次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六月 2nd, 2015

早上在廣播聽到楊月娥說,女童割喉或是鄭捷隨機殺人案,最重要的不是嫌犯該不該判死刑,而是反省為什麼他們會變這樣,是不是他們求救無門才犯案。她還說,他們死不死對我們生活沒影響,所以判不判死刑對我們來說並不是重要的事。

楊月娥的觀點也許不能說錯,但我看到的問題第一個是忽略了人,再來隨之而來是因為忽略人而帶著邏輯的簡化。我發現問題核心還是我這兩天發現廢死聯盟及其擁護者的超理智行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jim yeh on 五月 4th, 2015

最近有一則新聞〈男窮女不嫁? 網友PO文取暖挨批太嬌貴〉引起熱烈討論,有朋友在臉書 PO 這則新聞,提出「沒有錢不能生活」的觀點,另外有一個朋友說他和女朋友分手也是因為錢的問題,因為他女朋友不想和他老媽住一起,但他沒有能力買另一間房子,也不好要女生跟著他一起吃苦。不過,同人認為這些觀點,都是把金錢看成生活品質能否提昇的必要條件,我其實並不太能認同這些觀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