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5

內湖「漂流木」風波,柯文哲怒拔分局長,他提到了【指鹿為馬】的故事,說他不相信內湖山上的那批木材不是漂流木,因為他不是秦二世。內湖山上那批木材是不是漂流木我不知道,但柯文哲說指責分局長指鹿為馬,說他不是秦二世,所以要把內湖分局長換下來,同人覺得這指鹿為馬的故事實在是引喻失當呀。

既然柯文哲說他不是秦二世,那麼我們先從了解秦二世胡亥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開始吧。同人前一陣子才閱讀過《秦始王: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書中提到秦二世胡亥是以殺治天下的一位皇帝。

二世解決問題的方法很簡單,還是那一百零一招--「殺」!(略)

從頭到尾,秦朝統治天下,用的都是這套辦法。始皇如此,民不聊生,好不容易一個新皇帝即位了,大家都引領望,看看他會有什麼不一樣的作為。結果還是殺,殺得比始皇時代更變本加厲,這就是二世皇帝。[1]

古代君王殺戮異己,大概可以相當於現代首長不滿下屬的拔官行為。就像趙高教秦二世的招數:

有罪者誅之,上以振威天下,下以除去上生平所不可者。今時不師文而決以武力,願陛下遂從時勿疑,即群臣不及謀。[2]

因此,柯文哲在第一時間怒拔官的行為,就像趙高教秦二世的「願陛下遂從時勿疑,即群臣不及謀」一樣。用生殺予奪的權利來使人屈服,讓他們不敢表示不同的意見,只能唯命是從或是揣摩上意來求得生存。

在指鹿為馬的故事中,趙高的目的並非單純地想矇騙秦二世,而是要試驗群臣誰可能是他的支持者、誰是反對者、誰是牆頭草,這樣他就可以羅織罪名,把所有反對他的人統統鏟除掉。趙高設計這計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要謀反殺秦二世,而指鹿為馬最利害的地方在於它讓所有的人都無可迴避。

你設下一個太深的計謀,別人可以裝看不懂、聽不懂。但「指鹿為馬」這個計謀,沒有人能裝不懂,他最多只能閉口不講話。就這樣,趙高就可以試出所有人真正的心意,讓人無可逃避,讓人無可迴避,可以試出這人數到底是會不分是非地逢迎自己,還是熬不過良知,或者是碰到重要關頭就不敢講話,這不就全部試出來了嗎?[3]

這樣看來,柯文哲似乎並不清楚指鹿為馬故事的內涵。柯文哲市長在治安會報上,拿著一張高議員提供的照片質問張夢麟「這是漂流木嗎?」張夢麟回答說:「林務局說是漂流木」,引來柯P震怒,要求立刻「拔掉」、撤換,大罵:「我可忍受犯錯、不能忍受說謊」,事後甚至還解釋這就像是秦朝的「指鹿為馬」,「我不是秦二世,所以就換下來了。」[4]但張夢麟說的是事實,林務局確實判定那批木材是漂流木,柯文哲不能因為沒有得到他期待答案,就直接指責下屬說謊。更何況要判定那批木材是不是漂流木,這需要專業的判斷,而不能因為長官的喜好而昧於事實,而改口說那批木材不是漂流木,所以張夢麟遵循專業意見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指鹿為馬。

反過來說,柯文哲因為張夢麟沒有回答符合他心意的答案,卻要求拔除內湖分局長的職務,這才是典型的指鹿為馬。如同趙高當年對不願昧著良心,反對指鹿為馬的大臣們,以羅織罪名的方式將他們鏟除的方式一樣。柯文哲指責張夢麟,暗示他犯錯不承認,又說謊來辯解,這顯然是運用權勢來定他的罪。當然同人相信柯文哲也許不是存心陷害忠良,而是因為無知和驕傲,但更可怕的是這種領導風格會讓人在團隊當中不敢講真話,說話做事不願昧著良心行事阿諛的人,必然會不見容於團隊,這其實都是自作聰明的領導人很難看到的真相。就像當年秦始王意氣風發地不可一世,聲稱功業是勝過三皇五帝的第一人,可惜秦朝國祚只有短短十五年呀!



附註  
  1. 呂世浩(2014),《秦始王: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P.204,平安文化。[]
  2. 呂世浩(2014),《秦始王: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P.206,平安文化。[]
  3. 呂世浩(2014),《秦始王:一場歷史的思辨之旅》,P.227,平安文化。[]
  4. 一葉知秋 – 葉毓蘭 警政學者,交通之神栽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