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11th, 2007

More about 業競天擇Richard Koch 在《業競天擇》一書對量子管理[1]有些批評,他提到這種管理觀點支持新時代的社會與企業哲學,據稱是以量子物理學為基礎。這種新時代使用量子理論有趣、大膽、精煉,但也不正確。他從三種角度-量子理論是否堪稱一新管理觀、量子管理是否優於牛頓學派以及量子管理是否與量子理論的有效洞察一致等問題來批評量子管理。

看了作者的評論以後,對於常接觸新時代觀點[2],同時也是左哈爾著作[3]忠實讀者的我,倒認為量子管理並未如 Richard 所言,是用來攻擊牛頓管理學派的破城鎚,而是用來補足傳統管理所不足的地方,看到他為牛頓管理學派辯駁量子管理,個人倒認為沒有必要而且是毫無意義的。

我們先來看看 Richard 對量子管理的批評吧!Richard 認為在「量子理論是否堪稱一新管理觀」方面,量子物理學並沒有展示出左哈爾所說的「非階層式的網絡、多功能與整合的努力、權力來自許多互動的中心、員工是共同創作的伙伴、合作、不監督干預且反應迅速而彈性的架構、有意義的服務與關係及由下而上的試驗性運作」等觀點。即使搭配其他助力-相對論、不完備定理、混沌與複雜理論、以及普遍的非線性系統,但將這些理論整合起來和牛頓管理學派來相對照是不公平的。

所以,Richard 認為量子物理學並沒有完全取代牛頓學派物理學,牛頓學派物理學只有極輕微的不正確,而牛頓學派管理在我們大部分的經驗幾乎完全有效。而在「量子管理是否優於牛頓學派」方面,Richard 提到沒有一家企業組織運作時所依循的法則是量子管理多於牛頓學派管理。他認為此種看法雖然對於樹立新典範的訴求而言可能會顯得膽怯而陌生,但也顯示出量子管理的這種訴求是不可能做到的。

最後,在「量子管理是否與量子理論的有效洞察一致」方面,Richard 認為左哈爾所提出的量子思考的那些觀點,是如此痛苦地詆毁牛頓學派的機械思考,造成不是只能選擇牛頓學派管理就是只能選擇量子管理,與量子物理學所引出來的主要洞察-用「既是這樣/也是那樣」來逃離「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暴政是背道而馳的。Richard 強調我們可以同時在牛頓學派的世界觀與量子理論及其它二十一世紀科學中獲益,不需要被迫在兩者之間做選擇。

對於 Richard 對量子管理的質疑,我覺得他似乎對量子管理存在不必要的偏見與誤解。針對他所提出的三大質疑,讓我衍生了對管理的三大洞察。首先,對於 Richard 說的「牛頓學派管理在我們大部分的經驗幾乎完全有效」,其實常常是造成管理盲點的重大迷思,幾乎完全有效並不等於完全有效!

許多管理者常一味地迷信於牛頓的巨觀世界的機械觀點,對組織只在乎看得到的資源、作業程序與產出,而不去理會看不到的願景、內在需求與工作士氣,把人員當成工具與消耗品在耗用,這樣的管理其實不會有效的。短期來看,或許可以達到目標,但長期下來,那些看不到的東西所造成的非線性效果卻會讓你的管理失效,因此量子管理讓我們理解第一個管理洞察-不要忽略微觀世界的量子觀點。有效的管理可以讓產出與產能達到平衡,是機械觀點與量子觀點並重,量子管理從未排斥牛頓學派管理。

再來,對於 Richard 第二個質疑-量子管理是否優於牛頓學派,我認為這個命題是有問題的。量子管理是管理者看待微觀世界的觀點,而牛頓學派管理則是管理者看待巨觀世界的觀點,兩者如何能做比較?該使用量子管理或是牛頓學派管理完全是取決於管理情境因素的,以使用牛頓學派管理多於量子管理學派的觀點來證明量子管理不可行,我認為這是要不得的徧見。

鑽石很少見,相對來說,水很常見,那是否意味著水優於鑽石呢?可能有些人會這麼認為,但我也可以說是你得不到而眼紅的呀。事實上,那不是優劣的問題,而是有沒有用的問題,這也形成了我們第二個管理洞察-不同的管理觀點沒有優劣之分,只有適用與否的問題。

同樣地,對於 Richard 說的「左哈爾所提出的量子思考的那些觀點,是如此痛苦地詆毁牛頓學派的機械思考,造成不是只能選擇牛頓學派管理就是只能選擇量子管理,與量子物理學所引出來的主要洞察-用『既是這樣/也是那樣』來逃離『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暴政是背道而馳的。」觀點,我想引述我在《第三智慧》的讀書心得中的一段話來說明如下:

丹娜指出人同時具有三種不同的智能,即精神智能、情緒智能及性靈智能。因應不同的智能,人的大腦有不同的思維模式,亦即連續性思考、聯想式思考及量 子式思考。企業轉型需要同時具備這三種不同的思考方式:邏輯性思考強調事物的邏輯及分析能力,可將複雜的事物化簡;而聯想性思考則重視事物脈絡的整體性, 強調事件彼此間的相互關係;而量子式思考則是創造性、富有見解的、直覺性的思考,挑戰既定的想法,打破習慣,改變頭腦的模式與典範。

連續性思考及聯想式思考在平常可以幫我們解決問題,然而當我們遭遇瓶頸時,往往需要量子式思考幫我們超越困局,帶領我們到一個全新的層次,有時候是一種置死地而後生的感覺。

這讓我想到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到的人生「望、迷、悟」的境界一樣,從「昨日西風凋碧樹,望盡天涯路」、「衣衫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至「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人生不同的階段,總有我們不同的體悟,每一次的循環代表我們不同層次的成長,也更讓我們瞭解原來真像的背後有 「更大的脈絡」,對於人生接受無限可能及不排斥改變的態度,才是我們源源不絕創意的來源。

所以,在我們靈光一閃,量子式思考就發揮無窮的力量,然而沒有前面的「望盡天涯路」、及「衣衫漸寬終不悔」的執著,我們很難有那「驀然回首」的驚 喜,所以時時培養敏銳的觀察力及細密的心思,是培養量子式思考正確的態度,但我認為還更需要適度的放鬆自己的身心,當人專注在某一點時是很難跳脫出想法的框框的。我們常有這種經驗:某些問題的解決之道,往往是在我們休息的時候,心靈在一種片刻寧靜的狀態當中所創造出來的。

從以上這段話可以發現,量子思維並未駁斥牛頓學派的機械思考,相反地,它與連續性思考、關聯性思考是並行不悖的。如果缺少對問題的邏輯與脈絡的思考,如何能形成創見的本質性思考呢?所以量子管理並不是用來取代牛頓學派管理,而是用來補充其不足,兩者是詮釋不同的宇宙架構[4],不須互相抵毁,而是相輔相成,這也形成了我們的管理第三大洞察。

所以,我認同 Richard 說的「量子理論展示另一個世界,一個我們無法直接經驗的平行宇宙,另一套的洞察與語言;我們可以從這一個世界獲得洞察與啟發,但不能也不該取代理性思考、計劃、目標、具體數字、預算、追求高報酬的牛頓學派世界。量子思考在補充牛頓學派方法、注意牛頓學派方法的缺陷及激發想像等方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但我對他的下列看法卻深深地不以為然:

量子思考本身不能單獨當成管理企業的方法,就像單靠光無法建一座橋或把人送上火星一樣。

我認為用更包容的角度去看我們現在所不能理解的問題是比較聰明的做法,就曾如蘇格拉底的名言:「明白自己一無所知是最聰明的」,牛頓發現萬有引力定律時,科學界認為他已經發現宇宙運行的規則了,有人問他說相不相信上帝,他回答說:「相信呀,因為只有上帝才有可能設計出那麼精巧的宇宙機器」。

多麼謙虛的態度呀!因此,你怎麼知道未來光不能建橋或送人上火星呢?當你的問題屬於是心靈上的微觀層面時,牛頓管理學派是絲毫幫不上忙的,這時只有用量子思維才能讓你找到問題本質,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量子思考不能單獨當成管理企業的方法呢?我並不想否定理性思考、計劃、目標、具體數字、預算、追求高報酬的重要性,但缺少企業願景與核心價值觀,存在就找不到意義呀,而只有量子思維讓我們真正思索存在的意義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附註  
  1. 謝綺蓉譯(2001),第三智慧-運用量子思維建立組織創造性思考模式(ReWiring the Corporate Brain-Using the New Science to Rethink How Structure and Lead Organizations),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2. 從這本書當中,我並不能確定,作者所說的新時代是不是指的就是新時代運動-人們希望尋求一個更好的世界的世界觀。[]
  3. 謝綺蓉譯(2001),第三智慧-運用量子思維建立組織創造性思考模式(ReWiring the Corporate Brain-Using the New Science to Rethink How Structure and Lead Organizations),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4. 即所謂物質層面的架構一與心靈層面的架構二,請參考王季慶譯(1995),靈魂永生(賽斯書),方智出版社。[]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