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月 2nd, 2015

最近在命理網討論洪秀柱占星命盤的時候,同人提到明年總統選舉時,流年土星在九宮與本命一宮太陽、以及五宮中相會的土冥火三顆星,構成大三合的吉相,加上大運天王星與本命太陽相會,更加強吉曜之力,所以即使大運冥王落十宮刑太陽,依然不減洪秀柱的選舉優勢。不過有人質疑我的看法,他說我忽略了洪秀柱的本命海王星和太陽的衝突。

同人其實並不想批評不同的論斷觀點,即使我對批評者使用的占星學,忽略宮位的看法覺得不以為然,但我覺得這個問題就交給事後驗證去解決,學理不同沒什麼好爭辯的。因為有言無信,尚口乃窮。然而,這位朋友卻表示這不是判斷方式不同的問題,說同人的邏輯錯亂,聲稱從其他命例可以看到某些狀況,而我卻忽略它們,為什麼不尊重實證主義呢?

到底是誰邏輯錯亂呢?既然他提到實證主義,那我們就來看看什麼是實證主義吧! 以一般科學家所信奉實證主義來看,知名的宇宙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在《胡桃裡的宇宙》提到的科學的實證精神:

任何站得著腳的科學理論,不管研究的對象是時間或是其它概念,在我看來,應該都是根植於最實用的科學哲學:巴柏等哲學家所提出的實證主義。根據實證主義的看法,科學理論只是一個數學模型,其目的是描述並量化我們觀測到的現象。一個好的理論,能以少量假設當作基礎,描述大量的自然現象,並能做出明確的、可檢驗的預測。假如預測符合觀測結果,這個理論便通過這項檢驗,但我們永遠無法證明它是正確的。

另一方面,假如觀測結果不符合預測 我們就得放棄或修正這個理論 (至少按理應該這樣做才對,但實際上人們常會質疑觀測的精確度,以及主事者可靠程度與道德操守)。倘若你像我一樣接受實證主義,你就不能說時間真正是什麼,而是頂多只能說何者是時間極佳的數學模型,以及它做出些什麼預測。[1]

以上霍金的說明,我們很清楚實證主義沒辦法證明你的模型是對的,它只能證實你的模型可以解釋某種狀況,但對於其它情境的狀況,可能會有模型本身沒有考慮到的因素,因此需要靠實證來修正它。但如果有人用 A 模型去證明 B 模型不合邏輯,我們就知道他根本不懂實證主義的內涵了,就像歐幾里德的幾何學和非歐幾何學雖然互相矛盾,但兩種模型都是可以用來正確解答幾何學的問題,不會有人拿歐氏幾何來質疑非歐幾何的觀點,因為這種行為正是真正的邏輯錯亂。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會認為那位朋友的批評根本就是無聊的本位主義偏見。不過,同人卻不想點到為止;既然他不知道該尊重留給雙方一些省思的空間,那我就揭露他真正的繆誤所在:占星學的感應不在天球,而是宮位,暸解這個觀念的人,根本就不會只看星座和星體而忽略宮位。

在這裡同人借用楊國正老師的一篇文章,來呈現不探討事件,只探討心理層面的泛心理占星的問題。在〈心理占星大師的錯誤推論(下)〉這篇文章提到泛心理占星的問題:

這就是泛心理占星的問題,如果不加入實境,泛心理占星的推論就可能與事實相去甚遠!教宗與黑幫老大,如何說服學習占星者,他們是相同原型下的不同發展者?!

泛心理占星的論述並非一無可取,只是操此術者,如不知泛心理占星的能耐為何,反而逾越了泛心理占星的高牆,才會使得其推論結果與事實大相逕庭。如果我們把這個案例拿給操中國術數者來看,恐怕會惹來不少訕笑。無怪乎許多習傳統華夏術數者,常以為西洋占星不過是論論心理,無法與傳統的論命術相提並論。

楊老師必須嚴肅的指出來,泛心理占星的推論是有其範圍的,這個範圍就只能在心理層次,或者某些行為層次上使用,很多時候是不能逾越到事件層面或者某些世俗表現層次。

因為泛心理占星是在探討星象所賦予人們的心理樣貌,心理樣貌與世俗表現還存在有極大的落差。

泛心理占星忽略事件層次而重視心理層次,並且為了自己披上科學的外衣。這種繆誤同人在〈占星學的三大勢力(中)〉早就提到所謂的科學與客觀其實是假的,因為沒辦法經過實證主義的驗證,在這裡同人要再引用一次霍金對現代占星學因果論模型的質疑:

根據占星術的說法,地上的事物與天上行星的運動有密切關聯。這是個可以科學方法驗證的假設,或者說,假使占星術士可以挺身而出、做出明確的預測,那麼占星學不難以科學檢驗。然而他們都相當聰明,總是把預言說得模稜兩可,以便適用任何結果。例如「人際關係可能會加強」或是「你會發一筆小財」之類的說法,是永遠不會被推翻的。

不過,大部分科學家之所以不相信占星術,真正理由卻並非它沒有科學根據,而是因為它抵觸了好些通過實驗證實的理論。一旦哥白尼與珈利略發現行星並非圍繞地球,而是環繞太陽運轉,接著牛頓又發現主宰行星運動的定律,占星術就變得極度不可信了。請問,各顆行星在以地球為中心的天幕上所投射的位置,和地球上一堆自稱智慧生物的巨型分子怎麼會有關聯?但這正是占星術要我們相信的事情。本書所介紹的某些理論,實驗證據並不比占星術更多,我們卻相信它正確無誤,原因是它們契合那些己經通過實驗的理論。[2]

其實很多標榜占星學科學的占星師其實都沒有搞清楚,占星學的科學觀是來自斯多葛學派的「行星反映論」,而不是亞里斯多德的「行星決定論」。星象感應並非來自於天球,而是來自於地平方位;天球上的星座只是遙遠的星群的投影,它們現在是不是存在搞不好都是個問題,如何影響在地球的高智慧生物?而是從地球上的觀測者座標產生的感應,也就是受到地球磁力線的影響。這就是《乾象典》提到十二宮的第三種分宮法:

又隨人所在以地平南北子午正中相對為樞,以地平正東至天頂,天頂至地平正西,地平正西至地底,地底至地平正東一周為輪而分之,其勢橫。東方為卯,天頂為午,西方為酉,地底為子,以限地平,上下出入一周之度,用之以立命,宮十二位以觀各曜之能力,照臨之吉凶,定天時之燠寒,年歲之豐儉,人物之災祥,此橫分之十二宮也。

因此占星學不是標榜從西方心理學而來就代表科學了,這種科學論調說穿了也只不過是一種信仰,不但是迷信,而且更是信迷,因為根本不知其所以然,只是拾人牙慧而已!學習占星學,就算你沒有易經的修為,不了解天道左旋、地道右旋的觀念,不懂得日纏和月建該如何搭配的問題,那你總該有一點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識。同一天出生的人,十星幾乎都相同,難道他們的命運都沒有差異嗎?還有更瞎的是連生辰自己都沒辦法確定還能夠批評別人確認生辰的預測是邏輯錯亂,有比這種自以為是還要錯亂的邏輯嗎?

在一張星盤中,流年和大運可能同時會引動吉相位與凶相位,對於只看到抽象的心理層面而忽略具體現實事件呈相的占星者而言,同人真的不懂他們怎麼化解吉凶呈相的矛盾和衝突。當然我們自有化解矛盾和衝突之法,那是詮釋星盤最重要的關鍵,然而,以自己沒辦法化解的矛盾就質疑別人忽略了他看到的凶相位,那只能說實在是太自以為是了。凶相位一定會發生不好的事件嗎?那也要你確認它是會發生的事件才有意義呀!



附註  
  1. 葉李華譯(2001),《胡桃裡的宇宙》,p.31,大塊文化。[]
  2. 葉李華譯(2001),《胡桃裡的宇宙》,p.103,大塊文化。[]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