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月 18th, 2015

國民黨 10/17 廢止洪秀柱的總統候選人的提名資格,改徵召朱立倫成為 2016 年總統大選的國民黨候選人。對於這一個結果,同人決定在 2016 年的選舉,我將不給國民黨任何一張選票。我知道有人憂心讓民進黨漁翁得利,甚至會怪我們意氣用事。但其實這種論調我不會說錯,而是搞不清楚台灣不能再靠恐懼來操控選民了。

從恐懼出發,只會得到恐懼的結果,今天柱姐帶我們走另一條路;她教我們用愛去影響社會,而不是原來用恐懼操弄人心的老路。愛是用理念去影響人,而不是政治資源和勢力,這是今天坐在會場內的人搞不清楚在外面上千人怒吼的最大迷思,既然國民黨要一意孤行,我們的義務就必須讓他們看到他們的老路是完全行不通的。

早在柱姐勇敢挺身而出之前,我就看完章成寫的《理念掘起》,那時太陽花學運剛落幕不久,雖然我那時並不認為章成說的網路力量有這麼的好用,因為它可能被濫用,但我很認同他說從現在開始,是理念掘起的時代。以下我摘錄關於參與政治的部分,相信單看這段節錄,就能很清楚說明決定不投國民黨的原因,不是意氣用事,而是深思熟慮的理性。

選票是選給有理念的人,而不再是選給「有政治資源的人」。有人會說:可是如果他太嫩,沒有政治手腕,能選嗎?其實,當愈多選票去支持有理念的人時,有理念的人就愈不需要手腕,而能夠以理念做事。因為網路的發展終將取代單向媒體成為主流,所以未來的政治,真正的監督者將是全部人的眼睛,因此政治的生態是會整個翻轉的,不要再以為,政治圈必須的「能力」是在於結黨營私。

如果檯面上,你覺得都沒有有理念的人,那怎麼辦?不要再認為自己必須從爛柿子裡挑一個比較不爛的,也不要相信那種「為了拉A下台而把票投給B」的邏輯,這些事實上都是政治人物常用來操控選民的把戲。我們真正應該做的事,就是尋找有理念的人,社會團體如果覺得誰是有理念的,就要大力支持他出來選。

也許有人會擔心,這會不會太理想化?有理念的人出來選,萬一選不上怎麼辦?事實上就是因為這種擔憂,中了政客的計謀,永遠跳不出被現有權力結構威脅的框架。社會改變本來就不是寄託在一次選舉,就算這次所支持的有理念的人落選了,但是他的票數也會對整個社會形成一種風向球。比如說,如果邀請有理念的人出來參選,他得到六分之一的選票,雖然沒當選,可是就讓檯面上其他沒有理念的候選人,少了六分之一的選票。這邊少六分之一,那邊多六分之一,在社會觀感上,甚至會有「三分之一」的民眾改變民意取向的感覺,這影響就很大了。其次,有理念的人平常對社會議題早就很有研究,會講出更具體的政見,於是他比較專業的看法,反而透過選舉被更多選民知悉,這些都可以對其他參選者形成考驗,也會刺激他們改變。

只要我們絕不投票給沒有理念的政治人物,寧可投給有理念的新人,經過幾次選舉,民意的風向球就會很快改變,因為當票數差距變得很小時,會突然讓更多的人相信,支持有理念而沒有「政治資源」的人,是真的可行的,那麼下一次選舉就會翻盤。

—章成,2004,《理念掘起》,P.47-48,商周。

國民黨用不合法的全代會廢止合法的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在過程中我們有看到國民黨表達了什麼理念?答案是沒有,整個臨全會上自大老到基層,每個人都高喊要團結,團結方式竟然是把有理念的柱姐犧牲掉。當聖女貞德被火刑燒死,嚴重的問題已經不是柱姐受委屈而已,而是整個國民黨已經喪失理念、黨格、靈魂才是真正令人失望的。但從國民黨大老們的談話中,我們很清楚知道顯然他們根本搞不清楚問題在那裡。

團結並不是理念而是訴求,章成的書中提到訴求是表達個人的主張,而理念是去思考在訴求背後的本質的思維。理念不是站在個人的利益考量,而是思考什麼才是對整個社會有幫助的事情。因此喊團結只是為了不團結的人利益排擠有理念的人,注意看看不分區名單吧!國民黨有國會過半的立委都做不了什麼事,要保留四十席的立委會有什麼用?

既然這時候國民黨全黨上下沒有人敢當烏鴉提大事大非,我們人民就該讓它正視沒有大是大非的後果,這才是對台灣和國民黨真正有利的事,而不是含淚,含血,含恨都要投藍。政治比勝負更重要的事情是理念,突顯這個真理是選民的責任。

柱姐被當成獻祭而被犧牲,讓我們清楚看穿國民黨的本質已經不是政黨了,而是如黑幫的利益團體,千萬不要自我麻醉而自欺欺人。不過,挺柱的過程,讓我體會到網路的力量其實比我當初想像的還多,即使爛媒一堆,但看到許多可愛的人,因為有柱姐和網路把大家串在一起,我們並不孤單,因此即使暫時未濟,但台灣將是未來充滿希望的。



     

One Response to “我為什麼決定2016不投票給國民黨?”

  1. [...] 因此,當我們長期用政治妥協的症狀解讓政黨暫時生存,那麼政客會把選民的利益放在心上嗎?從捨本逐末的模式我們知道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緣木求魚罷了。真正可怕的問題不是事件本身,而是結構樌性不能打破。系統思考的金科玉律是事件造就行為,行為造成結構。我們以為個人的行為是追求個人的利益,但以系統整體結構來看,我們習慣的行為只是適得其反,所以我們這次不能再姑息下去了,打破結構只能靠堅持理念的決心而不能見利忘義。所以同人會說:2016 我不投票給國民黨。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