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國民黨從 10/17 換柱以後,很多挺柱的朋友從原來不投票給國民黨,後來慢慢改變心意轉向挺朱,除了前文提過《逃避自由》的觀點,依賴和屈從國民黨接受它的虐待之外,還有一個更基本的原因是其實是意識不到在觀念世界的「我」,和現實世界的我,其實並不一樣。很多人面對環境的透過人為操作的變因,通常是很難意識到自己心志的薄弱,是沒辦法堅持做觀念世界的「我」,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的自由。

去年九合一大選,國民黨大敗,在網路上同人曾經隱喻為「密格蘭的實驗」,如像選民對坐在電椅上的國民黨,按下電鈕施以嚴厲的懲罰,希望能夠透過體罰來促使國民黨改變。但今年十月,國民黨宣稱人民對不起它,然後以破壞誠信和毁棄制度的「換柱」行為來朱上柱下,並且認為選民終究會因為害怕讓民進黨漁翁得利,而決定投票給國民黨。

國民黨進行的心理學實驗乃是典型「密格蘭的實驗」。這個實驗證明了在面對權威者下達違背良心的命令時,人性所能發揮的拒絕力量其實是極其有限。它是抓住人們在面對現實表相的得失時,會自動放棄觀念世界理念堅持的心理。誠如國民黨中央的一意孤行,為了個人政治利益盤算而犧牲創黨精神和黨魂時,真正能夠承受得住壓力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必然會愈變愈少。

慢慢地,許多人會開始找尋放棄觀念世界自己的下台階,說服自己挺柱不一定不能妥協,而接受表相世界的說法:「政治本來就是需要妥協的」。這樣就必須要刻意去遺忘某些感動;柱姐說過:「我在想我們是不是總在不該模糊的地方模糊了,在不該妥協的地方妥協了,也在不該姑息的地方姑息了,更在不該放棄的地方放棄了呢?」但事過境遷,觀念世界的感動在現實的表相世界又有什麼用呢?

這篇文章並不想批評那些原來挺柱,後來轉向挺朱的朋友。其實這篇文章提出來的觀點,只是一種現象的觀察,提醒大家,更是用來自省:實際的自己和觀念上的自己到底有多大差距?我能不能依照我的觀念世界自由的做自己,還是我終究不能對抗表相世界的變因,不要再奢談自由了?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答案的對錯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你要接受你自己,也就是做到真正的心安理得。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就讓我們從自由依照自己心意,成為引領其他人,讓民主自由的沸騰開始做起吧!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