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建中校長和學生對於投票一人一票公不公平的爭論似乎已然落幕。《東海東》對錯亂校長發言序而扭曲他的觀點而表示道歉,但同人不是很認同輿論把這件事簡化成判斷校長和學生之間,對錯的零和關係,而忽略了其事件背後關鍵的本質思考。同人看過建中校長發言的逐字稿,我認為他用學歷或地位來衡量公平的前提是有問題的,這並非平等自由主義的公平。但看到許多人也許是因為立場而贊同建中校長,讓同人覺得應該寫一篇文章好好地思辨這個問題。

按照《東海東》公布建中校長談話內容的逐字稿,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建中校長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段話,簡要地來說,就是民主制度規定一人一票的規則,在一般人的想法是認為不公平的,但因為沒辦法定出更客觀定出學歷和投票價值的關係,人們只好接受一人一票的制度,雖然投票真正的意義並不是這樣。但這樣說對嗎,一人一票難道只是因為真正的公平在技術上做不到,而只好退而求其次尋求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制度嗎?

這樣的觀點讓人懷疑建中校長是不是真的懂自由中的公平是什麼,還是只是藉由巧妙的敍事來包裝自己身為人師的優越感和菁英者的偏見?同人並不否認可能有人會覺得建中校長說得有道理,拿到高學位的人和小學畢業無業遊民的投票價值一樣,好像不大公平。但這樣想的繆誤是不了解現代所謂平等自由主義並不是基於學歷和職業的高低來決定的,而是尊重及包容多元價值。

同人可以先提出一個簡單反駁:難道高學歷或是有讓人羨慕的好職業就代表一個人的學識高,懂得比別人多,可以比別人更有權力決定公共事務嗎?我相信應該有不少人有像我朋友一樣的經驗;我有一位朋友只有小學畢業,可是他讀的書不見得比我少,後來他靠自己的努力開了一家印刷公司,見的世面肯定比我還多,每次找他喝茶聊天時,還能跟我侃侃而談,甚至還教我很多我不懂的東西。

人的學識和學歷其實沒有直接關係,而是在於人願不願意虛心學習,並且充實知識領域。有些人仗著自己學歷高,就以為自己比別人更聰明,比別人懂更多事情,這種人學識高嗎?其實真正的明眼人看得出來,就像蘇格拉底說的:明白自己一無所知的人,才是真正聰明的人。而學歷高的人反而比一般人更容易有自作聰明的情況,所以學歷高低可以當成衡量投票權力的大小嗎?由此可知建中校長觀點的繆誤。

好吧!就算我們可以把學歷和學識劃上等號,懂得比較多的人難道就比一般人有更大的決定權力嗎?答案仍然還是不行,因為前面提到過民主是包容和尊重多元價值。在民主社會中,不應該有任何階級特權,包括知識特權,因為民主的智慧是需要多樣化,公眾事務的決定,不只是只有知識就足夠了,還需要兼顧情感和義理的考量。就像同人在另一篇文章中所說的:理性的邏輯不能否定感性,感性的情感不能忽略道德,道德的規範不能昧於現實。所以,即使採納多數菁英者的意見並不能算公平,因為它不是自由中的公平。

什麼是自由中的公平,其實平等自由主義是基於羅爾斯提出的「無知之幕」的觀念。想像一下,在你尚未投身到這世界之前,你並不知道你會出身在貴族、平民、或是寒門的家庭,不知道能不能有足夠的資源讓你受到良好的教育、得到一份不錯的工作、或是與豪門貴冑結為親家讓你少奮鬥二十年。在這些情況都未知的情形下,你會希望你投身的世界有什麼樣的社會契約呢?平等自由主義便是基於這種良善的公平契約,它的重點不是讓有地位的人有多權力,而是讓境遇不那麼好的人,能夠有機會力爭上游。

因此,不是說,今天你名校畢業,你就擁有比別人更大的權力。雖然,「知識就是力量」代表擁有知識會得到更大的權力,不過那也要知識符合社會潮流才適用這句話。然而,社會潮流不是個人決定的,它是整個社會經過努力的結果。今天你剛好擁有符合社會潮流的學歷、名望、以及地位,不代表你的成功就是你應該得到的。也許,你只是比別人多了一點運氣的成份,選對方向努力剛好迎合社會潮流。因此,成功者必須分享成功,來回饋社會。一方面讓別人有機會透過努力而成功。另一方面,將來在社會潮流轉變時,你也可以透過別人成功提供讓你努力翻身的機會。

所以說,今天在社會階級地位高的人,明天可能會落魄潦倒,這完全不是因為他們的才智或能力有問題,而是因為風水輪流轉,命運之輪什麼時候會開始翻轉,這不是個人可以主宰的。舉個例子來說,當社會上普遍流行「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思維時,名校畢業的高學歷當然會大受歡迎;不過有一天,當社會潮流變成喜劇演員比名校畢業生更受人歡迎時,大家就會只聽表演天才的話而不管學者說什麼了,所以高學歷的知識份子真的應該可以投更多票嗎?社會趨勢的變化是隨機的,所謂的社會菁英可能只是比別人多一份機運,他們不見得比你我更優越呀。倒是票票不等值的奇怪繆論,表現的只是知識份子的優越情結呀!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