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二月 24th, 2015

前文提到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的主題,本文繼續討論未完的三個原型。

每個人在出生以後,最早接觸的人是父母,因此自然而然會聽從教誨而接受他們的價值觀,並做為判斷事物的基本信念。但開始接觸世界中家庭背景和我們不一樣的人事物之後,一方面會讓人增廣見聞,學習更多知識;但另一方面這些知識也會對父母的教誨造成衝擊。孩子會發現父母說的不見得是正確的,這時候,老師和同學對孩子的影響反而比親情更大,因為孩子透過感官親自接觸世界。他知道他接觸到的世界和大人告訴他的是不是真的一樣,他有思考及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以面對現實。

在占星學中,第三宮代表一個人開始接觸世界的學習與溝通,在原型心理學則是對應到孤兒原型。孤兒原型和塔羅牌大秘儀六號戀人牌有關,從戀人牌中看到有關亞當夏娃、知識樹和大天使等圖象,正可發現孤兒的原型意涵。

孤兒原型讓人發現世界不一定是完美無缺的,生命不全是公平,權威人士不全是對的,天下也沒有絕對真理。孤兒是個失望的理想主義者,一個夢想破滅的天真者。天真者堅信純良和勇氣必將獲得回報,而孤兒知道善良和正直不一定會獲得報償,他認為事實上總是邪惡的人得到好處。[1]

孤兒將會不斷流浪,或許這種絕望處境正好激勵他們奮而反抗放逐他們的力量。在廿世紀當人們宣稱「上帝已死」時,孤兒原型開始在哲學思想上居主導地位。存在主義學者卡繆(Albert Camus)認為現代社會的荒謬源於上帝已死的概念,因為上帝的死代表生命傳承的中斷。卡繆在上帝已死的概念中發現到它所蘊含的另一層意義是「反抗」。被放逐者團結起來,不相信重返樂園的承諾,打破只有經過揀選的人才能得救的迷思,放棄人可以永恆不滅的幻想。自孤兒原型中所學到的是從依賴中解放出來,一種自我依靠的互相依賴,我們不再依靠外在的權威人物,而願意學習幫助自己和他人。[2]

以人類發展過程而言,孤兒特質階段正是孩子想擺脫對父母的依靠,轉向手足朋友間的支持時期。從政治上來看,孤兒時期開始於人察覺到並且認為自己受到壓迫,因而尋求同志一起對抗。在學習上,我們開始質疑權威,開始批評別人想法。在個人生命中,此時我們像個置身事外的局外人,雖加以批評,卻又對它疏離,若有改革行動也是靠團結大家的力量來達成。[3]

藉由在現實世界中,經驗到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從痛苦經驗之中,學習如何治癒創痛而得到生命成長。孤兒會壓抑某些天賦本能來適應環境需要以達成天真者的願景,例如弱勢者刻意不表現出自己的才華以展現出柔順的一面,使他人憐憫而獲得救助。這是雙子座對應第三宮代表接觸世界後,所產生關於我的溝通、思考、學習等生命課題。

自我戴上人格面具不單單只為了偽裝自己以確保安全,更是為了發現真正的自己,以追求心靈成熟狀態的個體化實現,就像戰士原型代表的英雄一樣。

戰士的神話告訴我們,人類有極大的勇氣可以克服邪惡。在屠龍英雄、邪惡的暴君、和拯救被壓迫的人民等故事情節中,都有一位英雄、一位惡棍、和一位待救的犧牲者。有時勝利者是位久經沙場的大將軍;有時勝利者可是是一位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戰士特質通常被認為是一種陽剛氣概,但與莽夫有所區別。真正的戰士是為保護他人和尊崇他人而戰,而莽夫雖同為保護自己而戰,卻只想優於他人,將別人壓抑於下;高層次的戰士是以禮服人的。[4]

戰士原型代表在超我道德觀念的理想和本我欲望的現實之間,自我展開行動是滿足本能的欲望,或是服膺於社會道德規範的價值觀,來決定利己的競爭或是克己以助人的合作。這是牡羊座對應第一宮代表展現自我的行為表現,也對應在塔羅牌大秘儀那位紀律嚴明的開國皇帝。

然而,為了保衛自我的彊域,守護他的子民,自我也必須扮演好照顧者的角色。理想中的照顧者是十全十美的父母,鞠養撫育、充滿慈愛、無私忘我地照顧孩子。類似過程發生在一些關係中,例如:老師與學生、護士與病患、老闆和員工等。已經有健全戰士特質的照顧者,能對所照顧的對象設定合理的界限,界限內的範圍可讓被照顧者合理生長。照顧者原型藉著協助被照顧者產生歸屬、被重視的感覺,和藉著鼓勵被照顧者與照顧者之間的互相關照,而創造了一個團體。它更創造一個安全和諧的環境,使人有自在的感覺。[5]

照顧者原型象徵是生命樹,代表不斷的供者與支持。照顧者是自我發展中最高的原型特質,它幫助人從自我層次提昇到靈魂層次。在最高層次,照顧者會知道自己是誰,自己要什麼,但他的同情憐憫特質大於自我利益特質。照顧者原型特質是無私無我,這種層次的照顧者特質,仍存在於高度發展的人類心靈和文化中。

照顧者形象與母親較有關連,但真正有血有肉的父親也是高度發展奉獻精神的照顧者。照顧者原型同時有父親和母親的特質,既威嚴有力、同時也慈愛照顧。沒有發展內在照顧者的男性,在他們生命中,會不斷尋找像母親般的女人,於是他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媽媽的小男孩」。他們對這種內心的傾向倚靠,會以厭惡女人的方式來平衡;就好像不能有內在戰士力量的女人會以憎惡的態度對待保護她們的男人。[6]

塔羅牌大秘儀中戰車守護家國對應照顧者原型,象徵慈悲與嚴厲的二元性。這是巨蟹座特質對應到第四宮的生命課題,代表自我所照顧及守護之彊域。也如同榮格心理學所詮釋的心靈自象:阿尼瑪代表男性內在的女性特質,和阿尼姆斯代表女性內在的男性特質,代表男女心裡面會讓他/她傾慕及迷戀的完美形象。



附註  
  1.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86,生命潛能。[]
  2.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87-88,生命潛能。[]
  3.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89-90,生命潛能。[]
  4.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104,生命潛能。[]
  5.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123 – 124,生命潛能。[]
  6. 張蘭馨譯(2009),《影響你生命的十二原型》,p.125 – 127,生命潛能。[]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