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五月 30th, 2007

在〈地球人的死法〉中,Phyllis 提到了:

越來越高的青少年自殺率,可能也與轉世到地球、卻無法適應此地文明的外星人有關。地球的文明尚處於相對落後的程度,我們還會彼此欺瞞、競爭、搶奪、殺害…。對於無須使用語言、純然以心靈誠實溝通的外星人而言,在轉世來地球、但年紀輕輕人格尚未成熟之前,會覺得孤單、厭世、格格不入、希望趕快逃回老家,想來也是理所當然的現象。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

然而,對於「畢竟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要全然接受這個星球的文明和生活可說是一項大考驗呢。」,我認為這樣的說法並不符合新時代思想的重要觀念,於是我留言提到

這句話用新時代的思維來看是有問題的,因為具有是非價值批判的意味,以新時代的語言來說:沒有壞就沒有好,沒有是就沒有非;如果沒有不是你的,你就不會是你。新時代沒有對錯的批判,只有體驗我是誰的選擇;為了體驗上帝的境界,就必須創造魔鬼出來,在"神"的眼光看來,祂所派遣的都是天使(尼爾,《小靈魂與太陽》)。

記得當初在修光的課程時,就有同學提出"至善"意願不應該與其他意願有高低之分,否則就是一種批判!帶領人回答說,至善意願不會看輕別人,祂尊重其他意願的選擇,祂只會參與,發揮祂的影響力而不做控制,因為好壞的分辨在祂的眼中是不存在的。

相信 phyllis 只是方便說法,或許我的解釋可以看成多事者的擔心吧。

這篇回應得到網友 FrancesPhyllis 的迴響,不過我對「批判」的看法與 Frances 不同,那就是批判不一定會顯露出負面情緒,但卻會不經意地表達出看輕或貶抑他人的意味。而認為「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背後其實存在著一個假設,也就是人的行為必須符合某種道德標準-好人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一旦違反就是壞人;但新時代的思想卻不用「應該」這個字來規範是非,而是以「有效」與否來決定我們的選擇,罪惡感和恐懼只是人發明了來控制人的手段。所以沒有對錯,只有選擇,只有不去批判罪惡才能讓我們超越恐懼選擇愛呀。由此可知,評論「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並非是客觀的事實,而是主觀的道德認知。

認知是因人而異的,所以如果要強調道德標準,我會問:那是誰的道德標準呢?你的還是我的呢,要找到客觀的道德標準可能很困難,既然如此何苦自尋煩惱[1]。不是我們共同走進一個永恒的世界,而是讓多變化的世界走向我們心中並創造出我們的實相,所以世界不只一個,每個人心中都存在一個不同且獨特的世界,你的優質世界並不等於我的優質世界。然而,心靈層面並不像物質層面的機械觀點:「不是這個就是那個」,而是適用量子觀點:「既是這個也是那個」,所以世界其實沒有優劣之分,我們都是神的一部分,神沒有地方是不完美的,而只是我們的選擇不同,因為我們要體驗完美的不同面向

至於 Phyllis 的看法,我回應如下:沒有催狂魔,那能激發出哈利波特的力量,使他的心志更為成熟呢?搗亂者的存在可以磨鍊我們的心性、堅定我們的意志、成熟我們的心靈,這其實是宇宙送給我們最好的禮物。所謂「凡你抗拒必堅持,只有接受才會順從」[2],所以在我們愈抗拒搗亂者無疑地必須創造出一個搗亂者的實相讓我們體驗,所以搗亂者必然堅持存在;只有在我們體驗到其實無須在意是否有搗亂者,接受每一個與我們不同的觀點,祝福他們,就算真的有搗亂者,我們將會得到他們的順從。我們在那裡並不重要,重點是觀照我們的心呀,如果你擁有你的心,你還能失去什麼;如果沒有,你還能贏得什麼[3];否則,你的怨尤將遮蔽世界之光[4]

我並不了解 Phyllis 所說的昴宿星人和水悅星人,我只有完成光的課程初級課程的四個級次,或許要上到行星課程才會知道 Phyllis 說的吧。不過,上光的課程與其它靈修方式(例如歐林)很大的不同是,在過程中,它會把我們生命中所累積的負面能量引發出來,才能讓它們在光中化解。所以我們不愉快的經驗可能會重演,目的是讓我們去祝福與轉化它們而獲得生命的成長與提昇,不去逃離人生的磨難;而是積極主動面對自己的人生,也就是「您怎麼看世界,世界就會如何回應您」的道理。

如同「危機與難關是因為我們不能以整體性的知見來審視自已,其實每個人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我們會發現,唯一需要改變的是我們自已,是內在心識而非外在環境」。因此,即便碰到我們討厭的壞人,我們選擇用不一樣的互動模式應對,改變我們的認知與感受,不再消極地反應,磁場改變就不再招惹同樣的人。因為,您不再需要體驗這種生活模式,一切看待您的選擇。

我也和朋友 Jan 討論〈地球人的死法〉這篇文章,就她長期閱讀的賽斯書的心得來看,她覺得許醫生過份簡化了賽斯思想;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昏迷,在某些層面來講,是家屬與他協調好的一個課題,或是可以給世上帶來某一種省思,企圖造成一個有關成長,讓人覺醒。所以,當一個人要昏迷,必然是有某種意義的,而且不會是純個人的理由。所以她並不認同許醫師的昏迷觀點,會誤導那些未熟讀賽斯思想的人,讓他們的想法與觀點不夠成熟,以一種自己高尚,他人低下的角度在看待事情。以我個人對新時代的體驗來看,新時代其實是一種積極、沒有階級之分的生活觀點,所以即使一個人他因為怕死而選擇昏迷,那也是靈魂自己選擇要體驗的課題,所以切莫有絕對的善惡之分,因為執著於善惡之心將使我們忘了我是誰,所以「不思善,不思惡,如何是我本來之面目呀」才是重要的事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附註  
  1. 美國人的道德標準與中東人不同,爭論不休的結論就是 911 攻擊事件與對伊拉克無理的出兵,而這些都只是無謂的階級意識與不必要的道德觀作祟。[]
  2. 葉彥君譯,2000,《公主向前走》,方智。[]
  3. 高靈:伊曼紐,王季慶譯,1997,《宇宙逍遙遊》,方智。[]
  4. 若水譯,2001,《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第 69 課,心靈平安基金會。[]
     

2 Responses to “我看〈地球人的死法〉”

  1. [...]朋友 Jan 看了 Frances 及 Phyllis 對我看〈地球人的死法〉的評論後,她很感概地告訴我:哦,好嚴刻的回應……[...]

  2. [...] 依據同人自己的體會,道理並不在於我們懂得多少,而是在於我們如何去實踐它們。所以,我認為在困境中仍能展現出積極樂觀的行為,才是正面思維的具體實踐。我曾看過有人批評地球人不夠文明,她說人們會彼此欺瞞、競爭、搶奪、殺害,她把這種現象歸咎於地球人很壞,同時認為在她的生活中,老是出現搗亂者[2],甚至是所謂的催狂魔。當時,我曾告訴她搗亂者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的心性所致。 沒有催狂魔,那能激發出哈利波特的力量,使他的心志更為成熟呢?搗亂者的存在可以磨鍊我們的心性、堅定我們的意志、成熟我們的心靈,這其實是宇宙送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在我們愈抗拒搗亂者無疑地必須創造出一個搗亂者的實相讓我們體驗,所以搗亂者必然堅持存在;只有在我們體驗到其實無須在意是否有搗亂者,接受每一個與我們不同的觀點,祝福他們,就算真的有搗亂者,我們將會得到他們的順從。我們在那裡並不重要,重點是觀照我們的心呀。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