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2nd, 2007

看了 Frances 對我的文章的回應,又發現 Phyllis 把我在她的網誌中的留言全數刪除,看來我的言論激怒了 Phyllis,對她而言,我的意見對她產生不小的影響。然而,在一個多元化的世界,對同一件事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意見的表達,雖然刪掉礙眼的文章讓自己眼不見為淨是一種自由選擇,但是對於 Phyllis 關閉理性的討論管道,總是令人婉惜。其實,不認同對方的看法與批判對方是兩回事,從頭到尾,我都只是就事論事,不批判對錯只是陳述觀念的差別;無奈讓對方看了很刺眼,認為我是含沙影射地批判他們,尤其是看了 Frances 的指陳,更可以發現,他的「我」[1]好重呀,他其實被他的「我」給騙了。

我很高興 Frances 引述了我在別的文章所提到的巧妙的「壞人」故事,至少代表他讀過了我的其他文章;可惜他並沒有弄懂我寫的巧妙的「壞人」故事之真正涵義,以為我這裡用的壞人有批判的意味。事實上,恰好相反,壞人故事並不是我創造的名詞,而是引用自《關鍵對話》,在使用這個名詞時,我並沒有是非價值的好惡批判,而只是單純地在陳述有些人在對一件事情賦予意義時可能會發生的情境-把對方當壞人,也就是把問題歸咎在對方的個性不好、基因太壞而往往忽略了情境因素,環境的影響,也就是心理學者所說的基本歸因錯誤的偏見。不落入巧妙的「壞人」故事所主導的陷阱中,就是不要把對方當壞人,要當正常人,才不會因為個人的偏見而導致對事情認知的偏差。很不幸地,「認為地球人實在是太壞了,所以……」這種想法正巧就是巧妙的「壞人」故事所主導的情節,所以我不會認同這種看法[2]

至於美國人對伊拉克「無理」的出兵,所謂的無理是指其師出無名,沒有證據顯示美國人攻打伊拉克的理由是成立的,卻有很多人認為美國人是為了遂其自身的利益而犧牲他人的美麗家園,所以說無理並不是主觀情感上批判,而是客觀事實的陳述;然而即使如此,我仍沒有否定美國人無理出兵的意義與價值[3],同時,Frances 誤解了,我從來沒有排斥過「主觀的價值觀」,我說的是不贊同「是非價值批判」,也就是我不反對把個人的主觀價值觀的標準套在他人身上來做批判,就如同 Frances 對我和 Jan 有言行不一的批判一樣,在我看來,Frances 只是在斷章取義而已。當然,我認為 Frances 有行為的選擇的自由,我雖然不認同他的行為,但也不會對他做是非價值的判斷,至於他對我具有想像力的指控,我不予置評。

其實「壞人」與「無理」本身只是名詞而已,本身並不具任何意義,而批判與否在於我們對這個名詞的情緒反應,而不是不允許別人在字詞中言及,因為當你這樣做時,又會掉入不自覺批判的陷阱中。所以,在我第一篇對 Phyllis 的回應中,我提到相信 Phyllis 認為人類很壞的觀點是方便說法,就是避免對文字認知的不同感受而發生誤解,但很無奈地,看到 Phyllis 的回應讓我愈來愈相信,她是真的在批判,但我知道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我們的世界不一樣的問題。而 Frances 對我的批評,讓我覺得他從頭到尾只針對我個人做批評,圍繞著名詞的使用在打轉,不然就是對號入座說我在批判他們,而不是就事論事。看了不禁使人揺頭,「莊嚴國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所以我並不在意「壞人」這個詞,而是對「壞人」這個詞所興起的負面情緒不以為然呀。

Frances 似乎很在意我以納粹為例來思考把世人當壞人的情境,他認為我這樣說是把他們與納粹相提並論,覺得很誇張,也認為我這樣說是「以自己高尚,他人低下的角度看事情」。他的言下之意,似乎在宣告說:「我」怎麼可能和納粹相提並論呀!然而,站在一般人的眼中看來,認為人類很壞(隱含著我比他們更優越)實際上和納粹告訴他所統治的子民說,日耳曼民族是最優秀的民族有何不同?可能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等於納粹吧,但納粹在成為納粹之前,他也不是納粹呀。所以,一切問題的根源就是「我」的意念太強烈,如果思考前可以「我」去掉,沒有了「我」的存在,問題就簡單多了,也不會有「以自己高尚,他人低下的角度看事情」的問題。

總之,善與惡對我而言不會是問題,照新時代的說法,沒有絕對的善惡,善惡之所以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讓我們去體驗完美的存在。本著「當你被黑暗圍繞時,就不要揮舞你的拳頭,或提高音量去咒罵它;你寧可成為黑暗前的光,也不要對它生氣,然後你將知道你是誰。」[4]的觀點,善惡是取決自己當下的威力點的洞察,卻不是可著執著的,覺知它,但不起心動念去批判它。有了批判者、就有被批判者的對象及被批判的事情,不管「我」是批判者或者是被批判者,然而卻沒有一個恒久不變的我可以執著的呀,我真的會被批判嗎?除非我選擇被批判,不要被「我」給騙了呀。

後記

Jan 看我與 Frances 及 Phyllis 的對話過程,提出了他的看法:

我有個猜想,也許他覺得說不過你,所以就刪除了你的文章,目的就是想激怒你罷了,並且表明,不同國的人,請勿進入。他們或許觀念有問題,不過,我不太能理解,為何你這樣在意他們的想法與反應呢?竟會吸引你的注意,是什麼在吸引你呢?

我告訴 Jan:"我不知道我這樣是否是在意他們的行為,我只是藉此增加我的文章數量罷了,順便整理我的思想,促進思慮的完整與成熟",聽了我的回答,Jan 覺得整件事太搞笑了,她說:"如果對方知道你的理由,大概會氣得噴血吧"。

或許對方覺得我們在說教、在講道理、喜歡好為人師,但站在我的立場來看,我深知要讓他人改變是很困難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想去改變他們的想法,只是單純地想藉由不同觀點的相互討論來剌激自己的思考,所以以某個層面來看,其實要感謝 Phyllis 及 Frances。

然而,看了 Jan 告訴我 Phyllis 所寫的一段文字後,我發現她真的很生氣:竟然有心裡有病的人跑去跟她說教,去糾正她,自以為清高等等……。一件事可以讓他表達那麼不滿的負面情緒,也真夠她受的,我們只能深表遺憾,這大概是她要體驗的生命課題吧,抱怨周遭的人事物是不可能讓生活變得更令人滿意的。而對於我而言,她對「我」的批評,有批評者、被批評者及被批評的事物,然而參一參話頭吧:到底誰被批評了呢?我才不會被「我」給騙了!

Powered by ScribeFire.



附註  
  1. 本文中的「我」是指認為有恒久不變的我可以執著的意念。[]
  2. 不認同只是自已不去選擇這個觀點的一種選擇,但我卻從來沒有主張過:和我不一樣的觀點就是錯,所以不認同並不代表批判。[]
  3. 911 恐怖攻擊事件也是一樣,這些事件帶給人類更多的經驗教訓與省思,讓世人學習到這些都只是無謂的階級意識與不必要的道德觀在作祟。[]
  4. 劉美欽譯(2001),《小靈魂與太陽》,方智。[]
     

4 Responses to “不要被「我」給騙了”

  1. 哈米尼斯 說道:

    其實,我曾經也被您的批評指教搞得蠻生氣的
    不過,事後想想,也是因為我在表述事情的方法上也許表達的不夠完整和清楚。
    我覺得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經驗,畢竟,溝通就是如此,講不清楚的地方,就是應該進一步再說明和討論。
    所以其實我蠻佩服同人大大的,因為您在許多事情的表述上,不旦蠻嚴謹的,而且也會利用圖表、引述等等,而這就是我要努力和學習的地方呢

  2. jim yeh 說道:

    哈米尼斯也很不錯呀,與您互動討論其實讓我收穫很多,我一直相信"事情的好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想法與看法"。所以事情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有不同的立場而導致觀點互異而已,能夠了解不同觀點才讓我們思想比較成熟,不會失於只看到自己而流於片面。

    與不同經驗的人表達自己的看法常常需要學習,而哈米尼斯在這方面讓我體會不少。

  3. [...] 知識的傲慢不會產生智慧而只有偏見,而偏見常常來自於「我的執著」。我可能錯,你可能對,通過努力,我們可以更接近於真理[3],這樣的態度才能獲得真正的理性。用謙卑的態度來面對知識,同時認清每一個人的理性都是有限制與不同的適用範圍,否則,堅持己見也只是自尋煩惱的執著,那並不是真正的理性呀。 [...]

  4. [...] 因此,大愛計程車沒有主動告訴乘客他們並非由慈濟所經營,在商業觀念上其實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且大愛又非慈濟所註冊之專利,只因為大愛電視台讓人耳熟能詳,就可以剝奪大愛計程車隊存在並營運十幾年的價值嗎?這當然是說不過去的,這樣的心態又怎麼會是慈悲呢?慈悲並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看事情,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即使我們與對方無血緣上的關係,也要給予對方快樂,並且用感受眾生一體的態度,拔除對方的痛苦。用自己的立場上看慈悲,這是一種對「我所有」的執著呀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