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12th, 2007

朋友對《奇蹟課程》之「正文」的內容發生疑惑,想與我交換看法。她覺得在〈分裂與救贖〉那一章中提到分裂之始中的文字,和她閱讀塞斯歐林的概念有很大的落差。然而,那一段文字我之前並未看過,於是在仔細閱讀之後,和他進行了一場創造與投射的討論。

正如我所猜想,朋友對投射扭曲的過程包括了「相信自己創造取向操之在己」而感到困惑。新時代的概念不是正強調自己是自己命運創造者-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而《奇蹟課程》卻又告訴我們,相信自己可以創造自己是一種扭曲,是一種投射,我們所熟知的新時代的世界觀難道是虛幻不實的一場夢?而如果這一切都不存在,所有事都不具任何意義,那麼正念又有何意義呢?

對於朋友的質疑,我建議朋友,先暫時不要思考人生意義的問題,因為這問題很大且容易流於主觀認定;況且,我們所使用的語言文字本身有很大的限制,有些時候,很難精確地表達事情的真正涵義。所以,不用太拘泥字面上的意義,以免不小心落入文字的迷霧當中。

我告訴朋友,自己無法創造自己本來就是一種困境,包括所謂的或一切萬有都無法突破此限制,所以他創造了萬物藉著萬物來體驗全我的存在。同樣的道理,身為萬物的一份子,我們稟承了神的推恩之力,創造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實相,我們都是完美的受造物,因此,我們所創造的實相是為了實現我們所相信的事物。當我們相信完美,我們就能體驗到完美;相信自己有所缺憾,我們就會體驗缺憾。但無論如何,真實存在的我本來就存在,是不會受到扭曲真理的投射所威脅到的。

換句話說,我們其實一無所缺,因為由神所創造的萬物沒有不完美的,所以根本不需額外創造什麼東西來填補我們內心的空缺。然而,如果沒有不完美的存在,我們其實很難體會完美是什麼,於是我們只好創造一些非我(有缺憾的我)以體驗真我(完美的我)。而真理是這些非我實際上並不存在,但只因為我們迷失在噩夢中,直到光明與真知才能讓我們清醒而脫離夢境。

因此,一旦我們自我否定,認為自己不夠好,不夠完美,心生恐懼並認為可用自己的能力來填補內在的空虛而非真理,神的推恩之力就被扭曲成投射了,於是分裂就此產生。同人曾聽過若水老師以〈真愛奇蹟〉為題的一場演講,她曾提到一個觀念:一旦我們一念無明,就會造成分裂與神性漸行漸遠而分道揚鑣。而在這過程中,不安的(意識)心會偽裝自己並向內我索求以滿足需求。若水老師指出,在這種狀況下,意識心不能壓抑它而是要滋養它。但滿足了物質欲望後,對於隨即產生的心靈空虛要怎麼辦呢?若水老師在古亭新時代讀書會回答同人提出以上的問題,做了下列的回應:

觀察自己內心的意圖,看看意識心的不安的來源,我們到底想從事件的過程中體驗到什麼呢?探索它,然後你會知道如何去因應它。

朋友聽了我的這段分享,他認為這樣要一層一層的剥開,好辛苦呀!可是歐林不是強調可以快樂地創造自我成長嗎?我告訴朋友說,當然可以呀,但會覺得辛苦是因為沒有專注在當下呀,別忘了,以心靈的層面,時間並不存在的呀。對呀!朋友說,因為以過去之心及期待未來之心才會覺得心有所苦呀。

同人很高興和朋友討論的過程中,可以解答了她心中的疑惑,也讓我有機會翻翻《奇蹟課程》[1]。而行文於此,回顧同人的生命成長歷程,正如《光的課程》作者 Antoinette 對我所做的個人解讀中所揭示的:突破制約。過去總以為個人資源不足、得到的愛不夠,但一旦清楚了自己是一無所缺的,一切都已足夠,生命的創造力將會突破冰封,虛無並不存在,制約只不過是投射的幻覺呀,一旦清醒,生命不再虛無,而是充實而盈滿的,這才是源源不絕的創造力之泉源呀。

後記 2007/07/24

看了笑一生的補充後,才發現自己對實相的意義有些誤解,原先以為實相是指真實的生活情境,但後來發現疑惑並查了資料才發現,以佛學的觀點來說,一切諸的真實體相,又名諸法實相。實、謂真實不虛,相謂事物的本性或相狀,是佛教所說的絕對真理。佛教認為,宇宙間一切事物都是因緣(條件)組成、變化無常的,都沒有永恆的、固定不變的自體,這就是“”。這種空就是宇宙萬有的“真性”,亦即諸法實相[2]

《奇蹟課程》所定義的實相不是一個物質的領域、維度、或經驗。《課程》中的實相與天堂是同義詞,絕對不能理解成形象世界所稱之現實。因其不變性,所以真正的實相是恒常固定的,因而任何分裂之念—-因它們是變化—-是不可能的,因而也不曾存在過。作為一個非二元的境界,實相是超越知見的,因為知見預先假設了內涵二元的主客觀的對立前提,因而它不可能是真實的。在《奇蹟課程》中,實相也和真知同義,其存在狀態就是天堂[3]

所以,以自己的想法,用妄念來扭曲創造力而成為的投射,所創造的自己並不是實相而是幻相,實際上是不存在的。誠如笑一生的補充所言,念頭是無法創造實相的,只有信念才可以創造實相。

念頭與信念有何差別呢?以同人實際生活體驗認為,念頭是變化無常的,常常會因為外境而展現出不安與恐懼;而相對於念頭而言,信念則是個人所相信恒常不易改變的真理與生活原則,不容易受外境影響,所以展現出來的是愛與智慧,具有安定的力量。所以,一旦我們在生活過程中,感受到不安與恐懼,應先安定下來,觀察自己的不安的心的來自何方,再用愛與智慧的力量,撫慰不安的心,生命才會有所成長而具創造力的呀。



附註  
  1. 這本奇書其實不是普通地厚,而且也不甚好讀,一般人都很少從「正文」入手,而是從「學員練習手冊」開始,所以,我其實很佩服我這位朋友之深入經藏的決心與毅力。[]
  2. 參考劉峰撰,中國大百科智慧藏實相詞條[]
  3. 參考納新和萬源一譯(2007),〈什麼是實相的本質〉,奇蹟課程中文部[]
     

3 Responses to “創造與投射”

  1. [...] 朋友看了我寫的〈創造與投射〉,她也寫了一篇感想,引起了其他網友熱烈討論,當然,同人也參與了討論。其中 nier 對同人提到”意識心是善於偽裝的傢伙,很容易被它給騙了”有不同的看法。他提到在他的看法裡,沒有小我大我之分,意識與無意識與潛意識都是ㄧ體。既然是ㄧ體又何來騙局呢? [...]

  2. [...] 與整骨師談完念頭與實相的概念後,我開始對「自己的想法無法產生實相」的看法產生疑惑,並發現我在〈創造與投射〉一文中的「後記」所提到的,把佛學與奇蹟課程中的實相等同於賽斯觀念的個人實相的說法是有偏誤的,於是翻了翻賽斯書,以了解在賽斯觀念中所提的個人實相到底是什麼。 你的經驗像一塊布,而這塊布是你透過了你自己的信念與期盼織出來的。你心目中對自己以及對實相的本質所抱的觀念,在在都影響到你的思想與你的情緒。你把你自己對實相所抱的信念當作是一項真理,幾乎連問都不問,因為每樣事情看起來都這麼的順理成章。對你而言,這些事情其本身就是一種事實的「聲明』,明顯得連審視一下都是多餘的(《個人實相的本質》,第二章)。 [...]

  3. [...] 所以大我會批判小我嗎?這顯然是對奇蹟課程的曲解,就像同人在〈創造與投射〉提到的: 我們其實一無所缺,因為由神所創造的萬物沒有不完美的,所以根本不需額外創造什麼東西來填補我們內心的空缺。然而,如果沒有不完美的存在,我們其實很難體會完美是什麼,於是我們只好創造一些非我(有缺憾的我)以體驗真我(完美的我)。而真理是這些非我實際上並不存在,但只因為我們迷失在噩夢中,直到光明與真知才能讓我們清醒而脫離夢境。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