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月 31st, 2007

很高興終於看到愛麗絲可以了結她最近的困擾。雖然同人並不是很清楚他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依我對愛麗絲的了解來看,她對朋友的義氣,很有可能會為她帶來困擾的。

愛麗絲是同人開始接觸網路的時候,第一位認識的朋友,所以我們算是老朋友了。尤其是她當年在同人的婚宴上,在丟下一份厚重的賀禮後,就急急忙忙地趕去公司加班了,連一杯喜酒都來不及喝,讓我實在是非常感動。

此次事件雖然造成她極大的震撼,但同人也相信其具有正面的啟示作用,讓她今後學會如何用更成熟的態度去看待助人這回事。

同人不敢說自己在助人這方面表現得比愛麗絲成熟,不過,從她在網誌所發表的隻字片語中,卻促使我去思考一個問題,當助人者認為求助者自己必須為改變而付出努力,但求助者卻一直不想去改變時,助人者應該想盡辦法迫使對方改變,還是應該尊重求助者的個人意願,不直接點破他不想改變的實情,然後繼續聽他抱怨,直到他願意改變為止?

More about 聖境新世界同人認為,這兩種做法都很容易會演變成如 James Redfield 在《聖境新世界》一書中所提及的控制戲。如果求助者並不願意改變,強迫他們改變只會建立起脅迫者或審問者的能量磁場。在這種情況下,身為助人者的我們,常會不自覺以批判對方或使會令他人恐懼的方式,讓求助者不知所措,然後他們會感到更空虛無助,結果他們的能量就會不知不覺地流到我們身上。

換個立場來看,強迫他們改變可能太強勢了,那換個方式如何?尊重求助者的意願,打破他們的世界觀太殘忍,只好用支持的力量來關心與照顧他們,但這樣也很容易會造成「善意的誤導」,使求助者太過依賴我們所給予的幫助來生活,建立起乞憐者或冷漠者的能量磁場,如此將會逐漸耗弱身為助人者的我們之能量。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能量就慢慢被他們所吸收過去了。

在實際情形下,控制戲的場景常常會更複雜,例如當一方扮演審問者時,另一方很可能會扮演冷漠者的角度;當一方扮演乞憐者的角色時,另一方很可能會扮演脅迫者的角色;甚至也有可能冷漠者與乞憐者或審問者與脅迫者同時出現。總而言之,控制戲會削弱彼此的心靈能量,即使我們助人的出發點立意是良善的,但形成這樣的情勢其實是無法達到我們想要幫助對方的心願的。

顯而易見地,兩種助人方式都有其缺憾,這也讓我們體會到了,真正要能夠幫助別人,給予對方他所需要的協助,而不是強迫對方必須接受我們的給予,同時又不會因為我們的給予而削弱對方的力量,其實並不簡單。然而,助人意願的實現,是為了真善美的助人體驗,那麼該如何做,才能真的幫助他人改變呢?同人認為可以用知命造運來求真用身心和諧來求美、以及用至善意願來求善。在此提出我的看法,希望能藉此幫助我們在如何助人的觀念上能獲得更進一步的啟發。

用知命造運來求真

同人曾經在〈占星的忠恕之道思維〉中提到過論命的忠恕之道觀念,也就是要對命盤主要多一點寬容,才有可能從星盤上去幫助命盤主給予建議與指引,如果沒有站在命盤主的立場去幫他思考或了解問題根源,為命盤主找出可以為他創造出不同生命實相的建議,那麼人生是沒有自由意志可言的,更不用說占星學可以用來知命造運了。

生命的真意是為了讓我們培養成熟的心靈,完成自我的實現,而我們所受的痛苦其實它並不是真的,因為當您寬容及原諒,您就治癒了這苦痛。

星盤中的星體可以是心靈能量或是物質實相,當您讓心靈能量能適度的轉換,則自然而然就會創造出好的物質實相,所以如果星體是凶相位,您可以選擇反應它的凶或是學著轉化負面的心靈能量,選擇不被非預期結果傷害,這是宇宙給我們的最大禮物-自由意志。

忠恕之道的說法隱含著忠於占星盤的變化與吉凶法則,論命者會從占星盤的限制中找出命盤主最適合的生命選擇,命運是可以自由選擇的,而非一成不變的。換句話說,論命者必須用生命的可能性來取代宿命的確定感,但他並不是神,所以他無法創造命盤主的未來,而是由命盤主自己來主控未來,選擇他自己所要的人生。

所以,論命者只會幫助命盤主解讀他的生命藍圖,告訴他未來可以運用的資源與助力及可能會碰到什麼困難,並提供因應對策。總之,占星盤本身是蘊涵著無限的可能的,所以命運是具有可塑性的,完全只看命盤主如何看待他的生命藍圖,論命者只是幫助命盤主看清他自己的人生,所以不該強迫命盤主去接受任何他不願接受的特定信念

用身心和諧來求美

助人者應該保持身心的和諧,才有可能為求助者提供專業及理性的建議。助人者也是人,所以也會因為身心的限制而影響到助人的品質,尤其當助人者面臨到人生重大關卡時,很容易因為與專業有所糾結,因而傷害了求助者。

因此在心理學諮商專業倫理中,相當重視保護當事人的權利,認為諮商者必須在身心和諧的狀況下才能幫助當事人。如果在助人的過程中,當事人的遭遇會引發諮商者的負面情緒反應時,代表他將無法以客觀理性的態度來幫助當事人,那麼他就必須要迴避助人的工作,直到他接受了治療能夠處理自己的身心問題為止,否則很容易造成利用當事人的遭遇去治療自己的心理問題,這樣對當事人是不公平而且殘忍的。

雖然為人提供命理服務或類似的助人行為與心理諮商並不一樣,然而在助人的心理層面卻是相同的。我們不應該利用助人的行為來犧牲求助者的利益來謀求自身的利益,所以同人認為,當我們發現我們無法客觀地看待求助者的問題時,我們應該自我察覺:是什麼原因讓我帶著個人情感來看待別人的問題,這是要告訴我什麼訊息。只有在深入省思後,我們才能找到問題背後的真理,而在這之前,我們是不可能給予求助者任何有創造性的建議的。

同人曾在某個討論區看到了一篇留言,提到留言者的道德與欲望之交戰,多數網友都回應要留言者不要做傻事,分享了許多他們所認定的真理,希望留言者能夠想通。我的回應則與這些網友有很明顯的不同,我要留言者停止道德批判,思考事件的發生是否在透露著一些訊息,請她正視自己心底的聲音。結果,她私下地留給我一封訊息,她說我的話驚醒了她,然後把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告訴了我,從她的回應看起來,我對她的建議似乎讓她找到了問題的關鍵。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幫助別人不是我們有什麼,而是應該反思對方缺少什麼。前者只是表現我們很有經驗、很有想法,但卻不見得是對方所需要的。後者才會促使我們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思考問題,聽到更多對方的心聲,進而提供他更有建設性的協助。

用至善意願來求善

助人者具有可以讓求助者改變的能力,但如同前面所提及的,論命者並不是神,因此在助人過程中,運用這種會讓他人改變的能力要更為小心且謹慎。如同《光的課程》在情緒感受體的至善意願之光中,由上師安德魯所提到的:

意志輪的能量是非常強大有力的頻率,它能幫助你提昇至較高的靈視與喜悅中,也能使你限入與成長及進展相衝突、相抵觸的因果循環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提供這一課程,並讓火炬互相傳遞下去。

在這時刻,我們給你們每一個人一個象徵性的標誌。它是一種屬於個人的禮物,每個人有不同的標誌,因此,現在感受你的指導靈站在你面前,感受那禮物。有些人的禮物是一句贈言,一個啟發性的思想,有些人的禮物是一種和平與美好的感覺。對某些人來說,它象徵著一本書,對某些人來說,它象徵著一把劍或一卷卷軸。這些象徵性的東西,可能是你靈魂標誌的示現,也可能是在其他生中,你所部屬族的標誌。無論它給你的象是什麼,接受它。

……。

再一次地釋放對別人的期望或控制。接受一切!

不要用意志干預他人的價值衡量,因為至善意願並不需要期望與控制,也不會畏懼較低層面的貶抑與壓制。至善意願明白意志沒有高下之分,因此貶抑與壓制是不存在的,它們只是來至較低層面的投射與扭曲,我們的至善意願並不需要求助者因我們而改變,只希望為了大家都能夠做自己,祂接受一切的改變與生命的可能性,期望與控制根本不需要,而只有選擇參與的過程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4 Responses to “助人至善意願的實現”

  1. [...] 我們總是會面臨許多人生抉擇,希望能為未來選擇一條坦途。大家都想趨吉避凶,以占星學知命造運的觀點來看,星盤論斷吉凶是以星體相位為基礎;也就是選擇和諧相位來讓好事發生,避免衝突相位來防止壞事發生。然而,Jan 前一陣子在〈迷途〉的迴響中,卻提出了對這種判斷法則所產生的疑問,她認為對於土星的衝突相位而言,也許是更應該面對土星的挑戰,而不是避開。她說: 關於合諧相與衝突相,我在李孟浩的網誌的一篇行星中點文章中讀到對相位的看法,「Alfred Witte 和 Rheinhold Ebertin 都認為和諧相位只會使事情保持不變,衝突相位才具有使事情發生的力量。」就是四十五度、九十度、一三五度和一百八十度的相位可以引動行星的力量。在心理占星的意義中,衝突相有著考驗、磨練的意味,要當事人學習處理或克服難題和挑戰。而土星的意義在「占星.業力與轉化」這本書裡有提到,土星是有幫助成熟與成就的力量。 [...]

  2. 性格和命運 說道:

    [...] 這也是必須認識自己,進而有意識的以思言行來實現我是誰,也就是所謂的「知命造運」。然而,如果我們沒辦法意識到命運正在發生影響,或即將對未來產生影響。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是無意識讓性格帶我們在載浮載沉來到命中註定的地方。 [...]

  3. [...] 因此,如果占星論命只有性格分析,命運就只能看到表相的價值判斷,而看不到人生的方向。這樣與占星「忠恕之道」的思維的觀念,其實是背道而馳的,誠如同人在文章〈助人至善意願的實現〉中提到: 忠恕之道的說法隱含著忠於占星盤的變化與吉凶法則,論命者會從占星盤的限制中找出命盤主最適合的生命選擇,命運是可以自由選擇的,而非一成不變的。換句話說,論命者必須用生命的可能性來取代宿命的確定感,但他並不是神,所以他無法創造命盤主的未來,而是由命盤主自己來主控未來,選擇他自己所要的人生。 [...]

  4. [...] 有關占星學對潛意識的詮釋方面,同人學習占星的啟蒙老師-丁長青先生曾經提出詮釋弗洛依德的「心理學三我」之占星學觀點,並且強調採取適當的行為來趨吉避凶乃是占星學知命造運的關鍵。雖然同人更進一步地參考榮格的心靈結構發展心靈占星學,但丁老師的占星學詮釋仍然是心靈占星學的重要基礎。(事實上,心理學三我是弗氏晚期所修正的潛意識觀點)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