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經濟的代理問題

台灣經濟好不好,在網路上是個熱烈廣泛討論的議題。談論這議題的切入點,有從數據去切入的,一般人稱數據派,但也有從人民生活感受及其日常觀察來看的。

數據派認為就長期而言,台灣經濟成長遲緩是高成長之後統計學上必然的現象,趨勢在阿扁上台前早就形成。短期而言,台灣的經濟成長最重要的因素在於全球經濟上的影響,和誰執政無關。

但從人民生活感受及日常觀察,數據派的結論其實是很難令人信服的,誠如同人在〈獨立思考的能力〉中的看法:

台灣經濟到底有沒有變差,這是從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觀察得到的事實,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運用巧妙的數據解讀來欺騙自己。雖然數據可以幫助解釋真實現象,然而,基於不同的假設、研究方法,解讀出來的結果也常常會有迥然不同的結果,而且有很多情況下,數據是無法完全解讀真實的現象的。

不過傑客在同人文章的迴響中回應,比感受是比不完的,因此他質疑我可以因此批評「數據只是欺騙人的操弄」嗎?同時,他提到要經濟進步,應該要先找出問題在那裡,並依此來嘲諷我的獨立思考只會抓到批評執政者是「執政者一天到晚跟人家比爛,然後一天到晚正事不做,卻在那裡浪費錢玩他的選舉」的問題。

同人認為傑克並沒有弄清楚我的觀點,我從來沒有說誰在操弄數據,我只說不同的假設,自然會產生出不同的數字解讀,使得相同的數據得到不一樣的結果,因此我們應該審視自己是依據什麼基本假設來解讀數字,才不會陷入數字的迷惑當中。

當有人說台灣成長趨緩長期是因為統計的必然現象,短期是因為全球經濟的影響,所以和誰執政沒關係。但我們所觀察到的事實卻是國內政經情勢混亂、人民生活水準顯著地變差,這些都是可以觀察到的事實,而且顯然與台灣經濟有直接的關係,卻未見執政者面對問題而謀求改進。因此我們怎麼可能相信台灣的經濟問題和誰執政沒有關係,因為這個結論明顯地遺漏了一些重要的關鍵。

但無論如何,台灣經濟好不好或爛不爛,每個人看到的事實可能會不一樣,這其實也沒什麼好爭辯的。如果人民對經濟現況不滿意,自然會用手中的選票來告訴執政者,我們從剛舉行完的選舉我們可以知道,大多數人民其實並不滿意台灣的經濟現狀。

因此,相信大部分的人民都期望台灣經濟可以獲得改善。傑克說我們想要改善經濟,應該要先找出問題出在那,並質問同人是不是只會對執政者的批評來當成台灣經濟不好的問題。表面上,他的質問似乎很有其正當性,但深入去探究卻會發現到他忽略了找出經濟的問題是執政者的義務,而非人民。

人民把執政的權力委託給執政者,執政者必須用他的治國專業,讓經濟發展以謀求全體人民的福祉。所以台灣經濟的問題其實是代理問題,人民本來就該監督政府把經濟搞好,而不是把如何改善經濟的問題推到人民身上,然後用來嘲諷人民的思考有問題。

因此人民所關切的問題是執政者是否盡心盡力在為拼經濟而努力。用公司經營的觀念來看台灣經濟問題就可以更清楚,就像我們不可能把企業經營績效不佳的問題推給全體股東,要他們想辦法去思考如何改善企業獲利,這樣的思考邏輯是非常奇怪的想法。

依據代理問題的觀念來看,股東是委託者,而經營者是代理者。因此,如何改善經營績效是經營者的問題,經營者必須對股東負有課責性的義務。股東應當尊重經營者的專業能力,讓他發揮長才來為自己賺錢,但如果做不好,經營者就應該下台以示負責,而不是要讓股東自己想辦法解決。

同樣的道理,人民委託執政者發展經濟,根本無須費心政府要如何做到,他們只要關心執政者是否真的讓經濟發展,並使自己的生活獲得改善。經濟無法改善,當然就該換個有能力肯用心的人上台,這正是民主社會的「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重要觀念。

其實,之所以會產生代理問題,其實最主要是來自資訊不對稱、委託者與代理者的利益不相容。因此,代理者所揭露的資訊,委託者本來就應該要抱持存疑的態度,如果揭露的資訊可以百分之百相信,那也不會有企業被經營者掏空的問題了。

同理,只靠數據就可以相信台灣經濟沒有變差,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了呀,因為資訊不對稱的問題是不可能可以用數據可以解決的,委託者與代理者之間永遠存在著如下圖的結構,資訊不對稱的現象其實是很難消除的。

project-agency.png

只要利益不相容,數字就永遠不可信,聰明的投資人懂得對財務報表存疑,避開地雷股,那麼有智慧的人民呢?您要如何知道執政者到底有沒有改善經濟的能力與意願呢?只要觀察執政者的言行舉止,就知道他會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賣了拼經濟的承諾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問題解決, 生活感觸, 管理, 系統思考。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台灣經濟的代理問題〉中有 21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我看「人民感受的問題」

  2.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結構性無做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