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大愛商標爭議

慈濟與計程車隊爭大愛商標,計程車隊敗訴Satans 認為慈濟並非不慈悲,而是擔心乘客因為信任慈濟而搭乘大愛計程車,卻有可能會讓他們遭遇到不幸,因為事實上大愛計程車隊並非慈濟所經營的,他們並無法介入管理來確保乘客人身安全或在乘客受到傷害後進行善後。他最後還提到了慈悲必須思考智慧的觀點。

所以慈濟此舉真的只是為了捍衛所謂的商標權不讓別人使用嗎?我想並不盡然。佛教的教義不是只有慈悲,還有智慧,從來都不是只看眼前事,而不思考這樣做會不會反而造成其他問題的。

同人認為 Satans 說得沒錯,佛法中的慈悲從來就不應該忽略智慧的。沒有智慧的慈悲,並不是大愛,因為它會產生令人迷惘的障礙,阻礙人們對佛法真理的認識。然而,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同人並不能贊同 Satans 認為慈濟是因為慈悲才爭大愛商標權的見解,因為慈濟在這事件上所表現的並不是智慧,而是我執,我認為這事件慈濟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爭取利益,根本談不上「慈悲」兩字。

為什麼同人會這樣說呢?因為如果 Satans 的說法成立,那麼就意味著慈濟的經營管理能力勝過大愛計程車隊,可以防止不幸的發生(當然 Satans 也清楚這個很難做到),或是為傷害處理善後,但這是一個難以驗證的假設;大愛計程車隊有十多年的服務實績,而慈濟卻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我們是憑藉著什麼來判定慈濟會做得比大愛計程車隊好呢?因此這樣的假設所代表的是個人主觀印象或是有光環效應的偏見,因此 Satans 的說法是沒有根據的推論。

尤其慈善事業不會比營利事業還高尚,存在必有其價值,不同的情況會需要不同的法門,如果營利事業能夠為客戶創造超乎所付價錢的價值,它對社會的貢獻其實是不輸慈善事業的。以佛法講求中道空觀的觀念來看,認為非營利目的會比營利目的還來得偉大的觀點,其實是非常要不得的偏頗。

或許有人會說,慈濟其實不用做得比大愛計程車隊好,因為乘客以為大愛計程車是慈濟經營的才會乘坐,但乘坐後卻發生不幸,因此慈濟應該要負起道義上的責任。然而,大愛計程車隊並非假借慈濟名義來誘騙乘客搭乘大愛計程車,他們所提供給乘客應有的服務,也可以在發生問題的時候負起責任,沒有證據指出他們會把責任推給慈濟,所以根本不需要慈濟負起所謂的「道義上的責任」。

在客戶選擇交易對象的過程中,資訊不對稱的現象本來就會增加交易成本,使客戶得到錯誤的交易資訊,然而這並不完全是交易提供者的問題,客戶應該要在交易前充分弄清楚交易相關的資訊,並且也應該負起相當的責任。

當然,交易提供者提供清楚的交易資訊,可以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但困難在於每個客戶所需要的資訊不盡相同,為了要提供更詳盡的交易資訊可能會增加其它額外的成本,這也是交易提供者在提供客戶資訊過程中所必須考量的重要取捨因素。

因此,大愛計程車隊沒有主動告訴乘客他們並非由慈濟所經營,以經營的眼光來看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而且大愛又非慈濟所註冊之專利,只因為大愛電視台讓人耳熟能詳,就可以剝奪大愛計程車隊存在並營運十幾年的價值嗎?這當然是說不過去的,這樣的心態又怎麼會是慈悲呢?

慈悲並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看事情,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即使我們與對方無血緣上的關係,也要給予對方快樂,並且用感受眾生一體的態度,拔除對方的痛苦。用自己的立場上看慈悲,這是一種對「我所有」的執著呀,這並不是真的慈悲,而是住相布施的表象慈悲呀。

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金剛經》第四章。

一個人如果真正的心存慈悲,他是不可能會有任何執著的,只會在意當下是否能不住於相,也就是只會因慈悲與智慧而起心動念。

因此,當慈濟發現商標名稱混淆為乘客帶來困擾時,起慈悲之心不應該會堅持「大愛」應該歸慈濟所有,並且要求撤銷大愛計程車隊的商標權。起智慧之心是應該讓眾生破執著之相,現身說法讓他們了解不是慈濟才有「大愛」,應該讓其它的大愛也有生存的空間。

可惜在不堪乘客其擾的情形下,慈濟卻沒有運用智慧來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卻動用過去良好的社會形象來為自己爭取好處,同時害眾生起慎恨心而造業,這真是令人感到相當遺憾。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金剛經》第十四章。

聖嚴師父說過:「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慈濟與大愛計程車爭商標權想必只會為他們創造更多的敵人,為世間帶來更多的煩惱。而更可怕的是,執著於大愛的迷惘之中,卻看不到執著所帶來難以跨越的障礙,這實在是令人感到無比惋惜的事情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佛法, 問題解決, 思考,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我看大愛商標爭議〉中有 11 則留言

  1. 撒旦表示:

    呵呵,我也說了我不認為打官司是解決這個爭議最好的辦法啊,這也是為什麼這件事情上較多人會同情計程車隊的原因。老實說,如果說以智慧這個角度來看,顯然雙方都缺乏完善解決問題的智慧。
    至於道德責任,那不該是別人要慈濟負的,而是慈濟自己對自己的要求。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難道站遠遠的說,那不關我的事,是他自找的嗎?就這點而言,如果慈濟為了防範未然才出此下策並非不對,但方法的確有爭議就是。

  2. jim yeh表示:

    Hi Satans,

    我想要訴求的重點並不是方法對不對的問題,而是心態健不健全的問題。如果慈濟在處理商標權的爭議時,所關注的如果是自己的利益時(詮釋大愛的專屬者),那不管他們怎麼做,做什麼,都是《金剛經》所說的「心有所住而行布施」的我執。

    所謂「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同樣的道理,大愛即非大愛,是名大愛,也就是在佛法中,沒有任何東西是可以恒常不變地執著的(中道空觀:不落有無與去來),大愛當然也是一樣。如果硬要執著在「大愛就是慈濟」的觀念,那就是對大愛產生了我相。而《金剛經》曰: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者,即非菩薩。

    防範於未然的想法本身就是認為自身比他人優越的執著,為什麼不是別人防範我的未然,而是我來防範別人的未然呢,這當中就存在著我慢心的陷阱。「自淨其意,是諸佛教」我們千萬不能以從眾為藉口而加以忽略呀。

  3. 桔子表示:

    從以下的新聞報導:

    [慈濟大愛認為大愛計程車隊的名稱,跟他們太類似,因此要求經濟部撤銷對方的商標權,大愛無線不服打起行政訴訟;高等行政法院認為,應要給全球知名的慈濟更大商標保護,因此判決大愛計程車隊敗訴。…]

    這似乎在告訴人民 蝦子遇到大鯨魚要知道讓路… ?

    個人對[大愛計程車隊]的服務是很敬佩與感動的,他們的司機可以抱著乘客爬4樓的樓梯,上下,不加價…

    真的,看到慈濟要求經濟部撤銷對方的商標權,及高等行政法院所做的判決,真是覺得 不可思議 …

  4. 撒旦表示:

    大多數人看到大愛計程車隊會以為是慈濟經營的,但看到慈濟卻不會以為是大愛計程車隊開的,這是事實。所以我可以諒解慈濟的反應,可以體會計程車隊的反應,但並不表示贊成用打官司解決這種問題。
    當然如果你還是要認為慈濟為了要表示沒有我執,就讓潛在問題繼續存在,等到爆發再來解決的話,那我就沒意見了。如果這就是你認為的智慧與慈悲,對我來說也許是我修行不夠,無法理解了。
    當然啦,如果慈濟真的只是為了不讓別人用這個商標才來打這個官司,那自然是錯誤心態。這點恐怕得要打官司的慈濟負責人員自己說明才知道了,我們怎麼猜也是無用的。

  5. jim yeh表示:

    Hi Satans,

    我希望您下面這段話不是因為情緒反應,否則您就大大地屈解我想要表達的意思了。

    如果你還是要認為慈濟為了要表示沒有我執,就讓潛在問題繼續存在,等到爆發再來解決的話,那我就沒意見了

    觀念的溝通並不是說 Satans 講的不對,所以同人講得就對,我並不喜歡這種簡化的二擇一的競爭式思維,我覺得大家可以透過討論可以了解不同的想法。

    我和您一樣,可以理解慈濟與大愛計程車隊的反應,但依我對佛教教義的了解,慈濟的反應絕對不是如您所說的慈悲,因為其所謂的慈悲根本是心有所住。沒錯,防範於未然如果是為了使眾生無畏,那是屬無畏布施,但對於計程車隊就不用行無畏布施了嗎,關鍵在於慈濟無法放下對大愛兩字的執著呀。

    我並不認為慈濟非得要表示沒有我執,而是認為他不堅持大愛非慈濟所專屬是可以做到的,但這樣做不代表問題就會爆發,因為這種疑慮本身就是一種執著,沒有足夠的事實根據卻用自己的想法來認定,這樣做對大愛計程車隊並不公平。

    當然,如果慈濟無法放下對大愛的執著那也沒關係,但法官判決所根據的理由就很有問題。因為這個爭議發生在私領域而非公領域,不應該用慈濟的知名度來仲裁爭議。

  6. A表示:

    要清楚
    是大愛計程車先登記的
    如果照你說辭濟不能坐視問題爆發才解決
    那麼處理問題的方式和立場也要有智慧
    是不是辭濟自己要改名
    而不是為自己的問題要人家先登記的改名

    所謂智慧不是這樣的吧

  7. sunsweet表示:

    何謂[大愛]?
    私以為,大愛乃包容一切且不分別善惡.

  8. jim yeh表示:

    hi sunsweet,

    謝謝你的意見,照您的意見來看,我們似乎可以把「大愛乃包容一切且不分別善惡」當成一項真理。不過,這樣我們將無可避免地會陷入邏輯自相矛盾的陷阱。當任何人說「這項真理是錯誤的」時,我們會無法反駁他,因為一旦反駁了他,就違反了自己當初所設定的「包容一切」的真理了。

    因此,「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意義不是什麼都沒有的空,這樣太消極;而是以慈悲與智慧為原則的中道空觀,並不執著於任何時空的因緣,只在於當下片刻的威力點。因此,聲稱大愛只能屬於自己所有,這樣已經表現自己對大愛的執著,我只能說「大愛非大愛,是名大愛」呀。

  9. 路過表示:

    一個出家女人
    都上了年紀了
    一下子跟凡夫計較什麼一攤血訴訟
    浪費社會資源凡夫們的精神
    一下子
    又跟凡夫們計較什麼商標
    既然
    放不下世間名利乾脆還俗好了
    非常丟佛教徒臉
    佛陀在世從來不跟凡夫眾生計較什麼
    真是夠了!

  10. jim yeh表示:

    我相信上人應該是無心和眾生爭,而是她身邊的人誤解或忽略了慈悲的教義。慈濟助人苦難和與宣揚人間淨土,對社會的貢獻實在也不小,這確實是上人本著慈悲心所創造出來的志業。因此對上人和慈濟,我認為應該還是應該尊重並且感謝他們為社會所做的一切。

  11. JL表示:

    全台有個”大愛徵信社”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