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財富的極限?-我讀《Wealth 3.0》

前一陣子在〈邪惡的外資〉這篇文章的 funP 討論串中,nethome 老大哥提到當我們聽到有一個人在股市中賺了多少錢,意思是說有一個多的人賠了這麼多的錢,他認為「一人賺一人虧」雖然有點簡化,但應該也是相對正確的說法。

同人覺得這種說法真的太簡化了,我比較認同 Zulu 所提出了觀點,他說整個市場的總財富並非是不變的,所以賺錢並不需要別人賠錢;因為在資本主義的世界中,經濟會成長,財富總量是一直不斷地在累積的。

如果 Zulu 的說法是正確的,那麼整個地球的財富又是如何累積的呢?同人認為人類的財富不只是想辦法從別人手上得到自己想獲得的資源或財貨,而是可以用創意來創造及累積財富,當我們可以為他人創造更高的價值時,那麼我們就能從別人的手中得到相對的報償,而不須要用競爭的方式來爭奪財富。

因此,如果投資是價值考量,就並不是靠對方賠錢而獲利的想法。投資者願意付出金額是因為他知道資產具有投資價值,會為我們創造良好的報酬,而不是為了想要剥奪賣方的利益,要他們放棄手中持有的良好資產。

Zulu 也認為人類的財富不一定靠資源的掠奪,他指出藉由合作可以獲得加倍的效益,不過他也憂心因為經濟擴張會以加速消耗地球資源為代價,將影響人類未來的命運,他提到了

這種通過合作而擴張的經濟思想,在二次大戰之後促成了歐盟的統合。在一個意義上也避免了各國因經濟衝突而爆發全面戰爭的危機。現在這種思維通過WTO在全球擴散。但是這種經濟擴張其實是以加速消耗地球資源為代價,也不可能無止盡地持續。當極限逐漸顯形時,全球經濟由盛轉衰,迎接全人類的會是怎麼樣的一種命運?

Zulu 所提出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在此時,環境保護與地球資源得確是人類不得不去正視的重大問題,這也正是全球化經濟的一大難題。然而,人類創造財富真的有極限嗎?或者說,資源的限制是經濟發展的極限,還是改造未來的契機?

Wealth 3.0的圖像當時同人正在閱讀托佛勒夫婦所著的《Wealth 3.0》,這本書從經濟及社會的各種角度來探討人類的財富創造。在讀完這本書之後,我認為對於未來其實不用悲觀,只要我們懂得迎接知識經濟的新典範,未來將會是充滿希望的。接下來,這篇文章就來談一談我在這本書所得到的收穫。

財富的創造

托佛勒指出金錢只是財富的許多象徵之一,並認為把財富視做金錢是一般人很普遍的誤解。因此他把財富廣義地定義為「任何能滿足需求或欲望的東西」,而財富系統則是創造財富的方式。他認為要能夠產生經濟剩餘才能視做為財富系統,指出自古以來,人類主要用三種方式來創造經濟剩餘,產生了三大的財富系統。

這三大財富系統也就是第一波的農業文明,以栽種生產作物為主;第二波的工業文明,以製造為主;第三波的知識經濟文明,以服務、思考、知識、實驗為主。

這三種財富系統對社會與一般人的生活帶來了許多的差異,托佛勒認為用傳統經濟學的架構無法全面地了解這些差異及其對未來的影響托勒佛在此書一再地提到傳統經濟學架構無法用來了解新的財富系統,這點和大前研一的看法是雷同的。他在《全球舞台大未來》這本書中提到沒有一種經濟學模型可以解釋全球化經濟的問題,其中牽涉到的變數與參數實在太多了,而其中又存在相當複雜的關聯與變化。,而是必須對隱藏在財富創造背後的「深層元素」加以探討。而在諸多深層元素當中,關聯最大、最少被人們所討論到的便是時間、空間、與知識,托佛勒認為它們將會是形塑未來財富的重要力量。

財富深層元素的改變

托勒佛指出我們正在大幅改變財富的時間元素,許多人都覺得自己的時間常常嚴重地被分割,因而感到明顯地不足。今日的商業活動講求即時性,對時間的運用是愈來愈走向個別化與彈性化。在講求速度的情況下,工作的時間被強迫縮短,同時必須常常進行精細而緊密地同步化整合與時間管理。然而當某些活動步調一致時,必然會使另一些活動變得非同步化,因而增加更多的管理的複雜性與成本

同樣地,財富的空間元素也發生巨大的變化。 財富流動性的提高改變了創造財富的「高附加價值之地」,全球興起了所謂的「區域國家」,讓經濟區域可以跨越現有的國界,隨著工業經濟逐漸轉變為知識經濟,一個地點、城市、國家能夠具備高附加價值的條件也跟著大幅改變。空間的延展使我們輕易地擴展個人地理空間的極限,然而,托佛勒卻提出了一個極具爭議的問題:全球化還有未來嗎?

托佛勒認為全球化經濟在「再全球化」與「去全球化」正反兩方推力的交互作用下,他預測最有可能的結果是分歧,也就是進一步經濟整合的速度減緩,但在恐怖主義、犯罪、環境、人權、奴役、種族滅絕等議題上,確實需要全球一致地採取行動

財富的知識元素是一項革命性財富的深層元素,它已成為經濟與社會環境中改變最快速的元素。而隨著科技的普及,知識的各個層面都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同時改變,因而開啟了創造財富的無窮機會,同時促使我們必須在愈來愈複雜混亂的情況下,做出更快速聰明的決策。

然而,在各種資訊爆炸的今天,我們如何避開不真實的資訊及「死知識」的陷阱呢?托佛勒提到我們不應忽略時間對知識追求工具的影響,要避免要用「過時的類比」來思考問題。同時他認為,科學仍舊是人類追求繁榮與幸福的最強大工具;他指出許多問題的決策不能依賴盲目的共識或宗教啟示,或是盲從權威,而應仰賴觀察到的事實,訴諸實驗。當新的知識出現時,也要經得起檢驗與修正。托佛勒認為社會如何運用及尊重科學,攸關革命性財富的未來

產銷合一的趨勢

「產銷合一」是托佛勒在本書中談到的另一個重要的觀念,所謂的產銷合一是指由人們自己生產或製造、自己消費的方式來滿足需求的活動。托弗勒觀察發現雖然在農業時代的產銷合一活動並不多,但第三波的產銷合一活動卻有快速增加的趨勢。

產銷合一是被「隱藏的另一半」的經濟活動,它不會出現在貨幣經濟的統計數據中,卻會使產銷合一者透過各種管道創造可觀的經濟價值,提供免費的午餐給貨幣經濟。

許多企業會設計聰明的方法,將勞動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例如自動提款機、網路股票交易或訂票服務、網路產品查詢服務、自助餐廳等都是讓客戶提供「免費的午餐」給客戶享用的例子。

此外,產銷合一還可以加速創新,利用資訊及網路科技,產銷合一者可以在網路上交流彼此的專業知識,從而提高貨幣經濟的進步與生產力。而且在網路上常會有許多有用的資料、資訊與知識可以提供貨幣經濟的工作者免費使用。

更強大的科技可以提高產銷合一者的生產力,利用這一點可以有效地剌激貨幣經濟的發展,並且讓經濟價值在彼此之間交流無礙。如此非貨幣經濟的無償產銷合一與貨幣經濟裡有償生產的關聯會愈來愈密切、資本主義最重要的元素也不會再稀有,而具有無窮盡、無衝突性的特質、愈來愈多的財產不僅是非實體,而且還是雙重非實體,也就是在無形財產中具有無形的價值,這些都將嚴重威脅著資本主義的存續。

極限或契機?

目前全球所遭遇到環保及能源的問題,得確如 Zulu 所言,經濟擴張使得地球資源加速消耗,似乎極限已經漸漸顯形了,而當全球經濟由盛轉衰時,我們是否該對未來抱持悲觀的看法呢?

在《Wealth 3.0》這本書中,托佛勒告訴我們悲觀最容易偽裝成智慧。現實生活中當然有很多讓人悲觀的事,但長期抱持悲觀無異是以態度代替思考。

托佛勒引述了海倫.凱勒的話:「從來沒有一個悲觀主義者曾發現星球的秘密,或航行到未被發現的土地,或為人類的心靈開啟新希望。」又引述艾森豪的話:「悲觀主義者從來沒有贏過任何戰役。」來鼓勵世人不要陷入悲觀主義的迷思當中。他提醒我們,雖然這世上的許多問題確實都值得我們擔憂,但許多的論調多半是趕流行式的,就如過去對工業革命的悲觀論調一樣,但實際狀況並不如那些悲觀主義者想像那樣糟糕。

托勒佛提到全球能源問題,雖然因為中國與印度的經濟崛起而使能源需求提高,加上開採原油的成本提高,人類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使生態惡化,以及部分產油國政治不穩定等因素使得能源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然而,托佛勒卻指出科技發展可以讓我們減少能源的需求並降低對化石能源的依賴,包括產品愈來愈輕薄短小,減輕重量以及運輸、儲藏的問題,更重要的內燃式引擎即將被氫氣燃料電池取代。

此外,還有更好的消息,世界上的能源還可以從其它無數的來源獲得。例如對基因的研究可創造清除污染並創造能源的人造微生物或改造細箘來產生氫氣、我們目前也有足夠的科技將太陽能及潮汐轉換成電力、月球上有很多氦三與氫的同位素結合將產生「驚人的能源」。

托勒佛提到其它可能的能源還很多,人類顯然毋須擔憂能源絕對短缺。他認為我們只是需要以富創意的新方法開發能源。他有很信心地說,現代的科學家、發明家、財源與創業投資都比歷史上任何時期多。他並預見未來的能源系統會出現小眾化的趨勢。其一來源是多樣化,不再依賴煤、石油、天然氣。其次,能源的生產者與使用的科技也會更多元化,例如產銷合一者會運用燃料電池、風力發電或其它科技滿足自己能源的需求。

托佛勒認為克服能源短缺災難的關鍵,在於從工業時代能源系統獲取利益者與積極研究、設計、爭取新能源的開拓者之間的新舊衝突有關。他提到面對這場戰爭,我們不能因為悲觀主義的警告而窄化視野,他認為從過去的能源危機為鑑,我們不需要過分擔憂,因為今日的核武擴散的問題完全比不上昔日的美蘇對峙。

如果用工業時代的觀點來看待經濟擴張所帶來的問題,我們當然會覺得世界處處充滿了陷阱與危機。然而,大前研一告訴我們「世界已經不一樣了」大前研一在近年來的許多著作中一再地提到,世界在 1985 年就已經不一樣了,那一年世界發生三大重要事件使世界走向全球化經濟,也就是蘇聯戈巴契夫上台、廣場協議美國要求日元升值、以及微軟視窗 1.0 上市象徵網路時代的來臨。;而托佛勒也告訴我們財富深層元素的運用方式的改變與產銷合一的新潮流。所以我們不能再用過去工業主義的觀念來看待新一波的財富革命,應該善用科技的發展及人類的創造力來創造可以解決問題的新事物。顯然資源的限制並不會造成財富創造的極限,而是讓我們去發現財富創造的新契機,為迎接全新的未來而做準備。

這正如同托佛勒所說的,工業革命認為文化、宗教、藝術的重要性都不及經濟;而第三波革命性財富愈來愈以知識為重心,從而讓經濟成為廣大系統裡的一部分,文化認同、宗教、道德等議題回到中心位置。這些議題交互影響的結果,而非附屬於經濟之下。新的財富系統牽涉到文明的全方面改變,革命性財富將在世界各地如火如荼的展開。而隨著明日的經濟與社會逐漸成形,我們每個人都已登上通往未來的特快車,能夠參與這個時代的發展是很值得慶幸的。

同人相信迎接我們未來的命運是充滿驚奇而美麗的,就讓我們期待見證這一切吧!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問題解決, 生活感觸, 職場, 閱讀。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人類財富的極限?-我讀《Wealth 3.0》〉中有 4 則留言

  1. 阿森表示:

    這一本書似乎不錯!和大前研一的書一樣,好像比較有點接近以前所說的未來學的書。我會去找來看!
    介紹您看史迪格里茲的「世界的另一種可能」和葛林斯潘的「我們的新世界」,兩本書觀點相異之處頗多,但有不同的面向。
    世界的另一種可能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71656
    我們的新世界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80326

  2.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知識性財富革命的價值衝突

  3.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專業認證的價錢與價值

  4.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犯罪防治的全球化趨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