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張郵票》的生命教育

上上周五有難得的機緣,在家看到「公視人生劇展」的電視節目。當天播出的《二十五張郵票 》,這是一齣有關生命教育的電視劇。同人覺得這齣電視劇很感人,使我想寫下對這部片的感觸與心得。

劇情介紹

這齣電視劇是描述繡月寫信給監獄受刑人的故事。小時候,她曾經被人鎖在倉庫裡面,因此能夠很深刻地體會到在黑暗中內心渴望光明的感受。她希望讓監獄受刑人知道在外界也會有人關心他們的存在,但她的丈夫金湖卻不是很認同她的作法。

金湖在農會上班,他認為傳達愛心很好,但應該要顧慮到照顧家人以及自己孕婦的身份應該不要讓自己太勞累了。但每次丈夫總是無法說服她停下寫信給受刑人的筆,繡月承諾她會兼顧家庭的責任卻每天都寫信到三更半夜,使他的先生很不能諒解她的做法。

繡月當時正在與一審宣判死刑的死刑犯唐友彬通信,他很訝異竟然會有和他亳無關係的陌生人寫信來關心他。繡月的關心讓他開始認真地思考問題,然後向監獄主管申請到監獄工廠工作,希望以他的能力賺取微薄的工資,然後買了二十五張郵票寄給繡月,希望繡月能夠寫更多的信給他。

繡月在信中提到他沒有讀過很多講大道理的書,因此如果在她寫的信當中看到有道理的話,那一定就是她在圖書館看到一些對他有幫助的句子而抄下來。這段話讓唐友彬在受審的路程中,特別去注意到他從前未曾注意過的圖書館。

什麼是生命的意義?繡月受到小時候開導過她的神父感召,在信中告訴唐友彬生命的價值不在它的結果而在於過程。如果把生命看成是一條從開頭到達終點的直線,就會覺得很難面對死亡。但如果把每一個生命從長短不同的線段看成大小不同的圓;代表生命是沒有終止的,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學習過程。那麼我們就可以比較坦然地面對生命的課題。

繡月寄給唐友彬一盆盆栽,希望他從悉心照料這一株生命的過程中,重塑他對生命的觀點。唐友彬每天認真的澆水並看著盆栽的成長,對於生命似乎也慢慢發現和以往不同的體會與認識。

唐友彬想念故鄉的老母,並且渴望吃到她所煮的豬肝麪線。他婉拒了獄友們的餞行,將這些錢請託繡月買一個金手鐲替他送交他的母親,因為這一生中他從不曾送給母親任何一件禮物,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後的禮物。唐友彬也希望繡月能夠代替他嚐一嚐母親煮的豬肝麪線。母親收到繡月轉送的金手鐲時,流下了歡喜的眼淚,而她也嚐到了不知如何用筆墨形容,卻覺得是他吃過最好吃的豬肝麪線。

繡月從唐友彬的母親那裡知道他國小很喜歡畫畫,也很有繪畫的天分。她希望他能夠重拾畫筆,從繪畫中找回對生命的熱情。恰好這時農會舉辦了繪畫比賽,主題是最懷念的人,她鼓勵唐友彬將對母親的思念及情感變成一幅美麗的作品來參加比賽。唐友彬畫了母親的素描,寄給繡月讓她代表到農會參加比賽。

結果唐友彬的作品得到比賽首獎,但公布比賽結果的時候不巧繡月早產住院而沒辦法寫信告訴他。此時唐友彬死刑三審定讞,突然沒有收到繡月的信,讓他非常沮喪。還好繡月的先生金湖在女兒睡前講《幸福王子》的故事,女兒提醒他媽媽寫信給死刑犯也是幫助別人。受到女兒的感召,讓他提筆寫信通知唐友彬得到繪畫比賽首獎,以及繡月住院的消息。唐友彬在收到信之後,才又重新燃起生命的動力。

唐友彬在被槍決前,請求典獄官幫他寄出最後一封信,以及妥善照料繡月送給他的盆栽。在信中他向繡月表示,望著盆栽穿出氣窗他終於想通了;雖然繡月沒辦法救他的性命,但她卻救了他的靈魂。他很想見見繡月一面,但最感到遺憾的是他的母親,也希望繡月能幫他多照顧她。繡月帶著繪畫比賽單位將唐友彬的原畫作翻成的玻璃製品,去慰問唐友彬的母親,得知兒子畫了她的畫像而拿到繪畫比賽首獎,母親又悲又喜地抱著玻璃畫像掉淚。

雖然金湖對繡月把心思放在寫信給受刑人有許多怨言,也因為兒子的到來,使得家庭重拾喜悅。加上女兒單純而善良並且感染母親行善的行動,他終於也認清了繡月為受刑人寫信其實也是一種生命的激盪與撫慰。最後終於接納老婆而讓他留有為受刑人寫信的時間與空間了。

心得與感想

這是一部很感人的電視劇,但同人覺得最令我感動的地方並不在劇中人物的宗教情懷,而是他們如何如實地面對自己的心靈,用以體驗自己的人生。在一般人的眼裡,寫信給受刑人的行為誠然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要一直持續下去更是困難。然而從這齣戲看到女主角並非想傳達什麼觀念要教導犯錯的人,而是曾經體會過被囚禁在黑暗角落的恐懼與痛苦,以及渴望外面有人能夠了解自己的存在,希望能藉由寫信來傳達同理心的關懷與撫慰他們孤寂的心靈。

這齣戲並沒有宣揚什麼大道理,而是用平凡的生活意境來體驗生命。即使是嚴肅的生命課題:為什麼人世間要有生死?牧師也只是帶著繡月到菜園,讓她看到植物在大自然發展自己的生命,隨著春夏秋冬逐漸生長茁壯成熟乃至淍零,並周而復始地經歷重生與再次發展生命。人的生命也是一樣,生死只是發展生命的過程而非結果,我們不斷地從這個過程讓生命得到演化而更成熟。

繡月告訴金湖,只有經歷過才會理解處在黑暗中的人的痛苦,體會到這一點,她的信就沒辦法不寫下去。在旁人的眼底可能會覺得幫助別人很好,但應該考慮自己的能力。不過同人在這齣戲倒是體會到,繡月寫信給受刑人,與其說幫助受刑人不如說是為了幫助自己。為了完成在心靈深處本我的實現,也就是榮格心理學所說的個體化的過程。因此,從這戲我們也可以看到榮格主張的「心靈實相」;心靈所期望的是生命的體驗與表達,而非道德觀上的批判或理解。

是的,每一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都是用獨特的生命去表達出不凡的心靈實相。不同的生命體,我們無法依據個人的理性或喜好來批判對錯的結論,因為我們不見得可以意識到不同生命個體所面對的生命難題,或許等到我們碰到時會比當事人更加狼狽而不堪。

從這齣戲小人物平凡的對話可以看見許多不凡的生命智慧,然而帶給同人最大省思的是讓我思索一個問題:我們應該為了幫助別人而忽略家庭嗎?看完這齣戲讓我有不一樣的觀點:幫助他人也許是為了實現心靈的心理意義,或許家人可以適度地了解與溝通來認識其中的真相,進而試著走入家人的心靈世界。那麼問題可能就自然迎刃而解了,因為我們的心靈通常會投射在家人身上,他的問題很可能是就是我的問題。

如同繡月的女兒深受她父親《幸福王子》的故事,深受啟發也在學校體驗到助人的快樂,並且提醒父親媽媽也是在幫助受刑人。金湖最後終於也開始走進老婆的心靈世界,寫信通知唐友彬得獎,並給予繡月足夠的空間做他自己。這除了是有子萬事足之外,也是體會到了快樂的助人才會帶來全家的「幸福」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寫作, 心理, 思考, 新時代, 溝通,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