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九月 23rd, 2008

很多人都相信台灣經濟景氣的低迷,主要原因是出在信心不足。對此行政院長劉兆玄在應邀到三三會演講時,釋出對下季景氣好轉的樂觀訊息,但工商界看法卻相當保守。財經學者更認為,由於國內民間消費陷入低迷,加上全球經濟不理想、影響我國出口貿易,綜合來看,台灣景氣要出現反彈,恐怕還要再等一段時間。

劉兆玄指出,國內景氣低迷「不是政策問題,是信心問題」,他說在千億元擴大內需資金到位,且補助中低收入戶的近貧方案可望刺激消費,第四季台灣景氣就會好轉,但工商協進會理事長黃茂雄卻說「難啊!颱風才剛開始而已」。

黃茂雄認為,景氣低潮可能幾年才會好轉,政府目前要做的,應該是在風暴中冷靜思考,颱風時該做什麼,過後,又該做什麼。政府也應該思考在選舉時所提出的政見,在現在的時空環境是否仍然適用,假如該修正、就要勇敢修正。

相關的報導看來,劉揆的信心喊話不但不能增加工商企業界的信心,反而會讓人覺得政府缺乏積極作為而對後續經濟情勢更為擔心。那麼對於台灣經濟發展而言,到底是政府太過樂觀,還是工商企業界太過悲觀呢?從《易經》「損益,盛衰之始也」的道理來看,執政者似乎沒有弄清楚經濟發展正處於逆境的開端,卻沒有長期對抗經濟風暴的準備。這樣看來,對於執政者而言,要在經濟上的作為上贏得人民的信心,可真是一大挑戰呀!

易經雜卦傳》曰:「損益,盛衰之始也」,告訴我們易經中的損卦是走向衰敗之始,而益卦則是走向興盛的開始;這當中的道理其實就是一種「否極泰來」的觀念。如同《周易變通解》的解釋,損益盛衰之始為泰否之根本。

此言變通之義。損自泰通,一陽外往,極則成否;損為衰之始也。益自否通,一陽內來,極則成泰;益為盛之始也。

這也就是說損卦由泰卦演變而來,益卦由否卦演變而來。地天泰上卦的坤上爻由陰變陽、下卦乾的上爻由陽變陰時,就是所謂山澤損卦,然後再變成風雷益卦、及最後的天地否卦。同樣的道理,天地否上卦的乾卦初爻由陽變陰、下卦的坤卦初爻由陰變陽時,就是所謂的風上雷下的益卦,然後再變成山澤損卦及地天泰卦。換句話說,損卦是從泰卦的順境演變成否卦逆境的開端,益卦則是從否卦逆境演變成泰卦順境的開端

因此,如果我們了解損為衰之始的道理,我們就能理解「難啊!颱風才剛開始而已」的說法,其旨正合《易經序卦傳》所描述損益盛衰的演變過程。所謂「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物不可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台灣經濟發展的現狀正處於損卦走向衰退的開端。

「乖必有難」指得就是火澤睽的上下反目的乖離現象,台灣經歷了朝野的政治惡鬥,使得經濟發展陷於進退不得的空轉。而此現象正當二次政黨輪替後,雖然可望情況得到緩和與抒解,但也會因為遲緩而有所損失,使得經濟發展而因此開始衰退。但當經濟走向谷低後,接下來經濟必然會開始反彈與復甦,才能夠衡量情況加以因勢取利,讓經濟發展能夠乘風而起。因此「損益,盛衰之始也」,其本質上就是盛衰更替的演變。若能明白這個道理,才能破除經濟「馬上就會好」的迷思。

《易經序卦傳》提到「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終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可終否,故受之以同人。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經過八年的停滯與空轉,想要讓台灣經濟發展能夠在短時間就能看到改善的成果本來就是困難的,再加上國際經濟情勢的惡化,因此面對台灣景氣的低迷,新政府應該要冷靜思考與反省以對,才能使得「與人同者、物必歸焉」。而盛衰更替的演變說穿了就是「謙受益,滿招損」的道理。

《易經文言傳》乾卦:「九三,重剛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無咎矣」指出有為者即使在未得天時與地利之時,仍然會藉著時時不斷地自我反省與警愓,以讓自己在危險的情況下不會發生過錯。因此,在凶險的環境下,謙虛自持可以讓自己謹慎地在逆境中學習成長,而因此而受益。而同樣的道理,自滿則會讓自己因為疏忽而犯錯,而招致損害的衰退現象發生

表面功夫的反省是無濟於事的;這樣只是在言語上表現謙卑的態度,卻在行為上表現出故步自封的作為。但到底政府應該如何反省才能讓自己轉危為安,並獲得人民的信任呢?

《易經文言傳》乾卦:「君子以成德為行,日可見之行也。潛之為言也。隱而未見,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君子學以聚之,問以辨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君德也」所以,如果民間都發現問題而政府卻視而未見、充耳未聞,是否代表執政者對問題的瞭解與思考不夠用心與積極,以致危機發生時,無法及時而妥善地運用專業與資源來解決問題呢?

因此,全球性的經濟風暴雖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執政者面對問題採用掉以輕心的態度;沒有對經濟現況充分理解與反省政策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這才是讓人對新政府沒有信心的地方。我們發現當政府在宣揚「風雨生信心」之餘,卻無法告訴大家當前所面臨的難題在那裡?在此難題下,亟待解決的問題是什麼?以及將會提出什麼對策來因應這些問題?這樣如何會讓人民對政府產生足夠的信心以相信可以領導大家度過危難呢?

不過,對此同人還是認為我們無須悲觀。雖然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政府還不能認清台灣經濟身處逆境的事實,但我認為「損為衰之始」對台灣經濟的意義是在於讓政治人物學習到反省與謙卑。等到政治人物們能夠面對環境謙卑自省時,台灣經濟就會開始走向「益為盛之始」。而同人相信這個日子的來到,應該不會讓我們等得太久吧。



     

One Response to “損益,盛衰之始也”

  1. [...] 2008 年,也就是馬總統第一次就任中國民國總統之後沒多久,曾經寫了〈損益,盛衰之始也〉這篇文章,其中我提到: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