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三月 10th, 2009

生命是否具有可塑性?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正視一個難題,那就是屬於你生命藍圖的命盤只有一個,如果命運必然照著命盤走,那麼生命就沒有選擇的問題,只有照著老天安排,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學習命理還有意義可言嗎?因為命中已經註定了,所謂的知命造運也可能只是老天爺對你開的玩笑罷了。

與神對話Ⅲ的圖像與神對話Ⅲ》提到命運就像玩電腦遊戲一樣,生命的各種可能的結局都寫在遊戲光碟中,只在於玩家自己選擇喜歡的結局。如果這個說法是正確的,那麼命盤並非命運的必然,而是包含各種生命結局的可能性,而生命會變成怎麼樣,最後的關鍵在於身為玩家的命主在遊戲當下的決定,如何實現自己的生命實相。

然而,雖然很多人都知道命運的創造掌握自己手中的道理,但實際上要真的做到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生活周遭,總是無法預測環境的變化,不如意的事件的總是比如意的事件還多上許多;這些不如意總是讓我們感到決定論的宿命是如此真實而無法控制,如何能相信自己可以創造命運呢?

我的占星啟蒙老師丁長青先生曾經提出心理學三我與知命造運的關係。本我是本來的我,由星盤中的十星星座所代表、自我是自己決定的我,由星盤中的十二宮位所代表、超我則是服膺在社會道德標準下展現的我,也就是超越自我的我,由命主知命造運所做出的決定所代表。

因此知命造運是從星盤中認識本我,進而決定自我,以實現超我。而自我實現的生命意義並不在星盤,而取決於命主對生命的認知;星盤所顯示的是個人的狀態與環境的現象,代表命主可以從環境取得到的資源與機會,或是限制與威脅。

本我指的是本能,也就是存在生命的原始欲望。《與神對話》提到欲望是創造的原動力,而讓我們的世界因此改變,但它並非需要,因為需求不滿足只會感受到痛苦,而無法體會到生命創造的喜悅與快樂。

以新時代的觀念來說,本我是個體實現完美而獨特的創造欲望,生命存在的不完美是為了創造個體的完美與獨特,以重新憶起我們本來就是完美的存在。我們必須藉由自我與外界的互動而透過經驗體驗存在的完美,因此物質世界是為了靈性想要體驗生命成長欲望而生。

以占星學命盤的結構來看,十星星座是實際存在的星體,而十二宮位則是基於命主出生的觀測點所投射出來的觀點。前者是本我的欲望,後者則是自我決定體驗的方式,以實現更大的超我。兩者的結合使我們的生命體驗成長的過程,朝向生命的成熟圓滿而發展。

這正是心靈占星學的基本概念;我們可以渾噩地過日子,隨緣地讓事件發生,然後再以命中註定為藉口而安於現狀。但我們也可以決定做自己,有意識地體驗本我的意圖,朝向自我實現而努力。在同樣一張星盤中,我們可以展現出不同的生命選擇,實現出千變萬化的生命。

所以我們生命的獨特性主要並非是來自於星盤的精細度,而在於我們對一連串偶然事件的反應,以決定如何成為自己,創造我的實相。新時代思想的宇宙觀,在占星盤中真的展露無遺:一張星盤,多種生命選擇。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