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美麗的是愛不是情

最近看到深林在《兩性戰國電子報》,發表了〈一段美麗的…外遇〉的文章,提到最近有一篇報導,是一個跨越了半個世紀與半個地球的愛情故事。

五十七年前,二十五歲的袁迪寶是浙江醫學院的新生,認識了大他一歲的中法混血兒,教他俄文的老師李丹妮,兩人陷入熱戀。問題是袁已經結婚了;他進學院時才新婚一個月。李想要他跟她一起回法國,袁因不捨得傷害髮妻而沒有答應。李黯然回法,後來因文革兩人斷了聯絡,這一別就超過了半個世紀。

袁的髮妻十多年前去世了。他的一個媳婦後來知道公公的愛情故事,鼓勵他寫信找舊情人。沒想到李竟收到,而且回信了。他們才知道李是個漂亮聰明的女人,卻竟為了這段愛情而終身未嫁。兩人迅速在廈門會合,結成夫妻。袁八十二歲,李八十三歲。

深林說他不知道怎麼看這個故事。他指出這是個刻骨銘心的愛情;兩人的愛情超越時間和空間,那真是偉大而了不起,令人感動。他相信這樣的愛情是每個人最完美的夢想。深林表示他很羨慕,也誠心替兩個人高興,只是他說他有點不懂:袁的髮妻在這故事中,扮演的應該是什麼角色?據報導除了知道她叫黃秀雪,是個護士之外,就再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資訊。深林說他不由得仍替黃難過:她是完全無辜的,卻多少有點成了絆腳石的角色,而且沒有人記得她。

深林表示他完全無權無能置喙袁李外遇的問題,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是如此深刻;袁沒有逃避對結髮妻子的責任,而李也為了這段愛情而終身不嫁。不過深林從這個故事想到兩個更深刻的問題:愛情是無法控制,會自然發生嗎?所有的外遇是否都是錯的,是不是會有情況可以合理化,或「情有可原」化?他認為也許這個事件讓我們再回來想想人類複雜的情緒與感情。有時,許多理所當然的事再仔細深思,似乎不是那麼理所當然了。他提醒那些自以為可以想齊人之福的還是好好面壁反省罷。要記得至少從報導上來看,袁和李雖然讓愛情發生了,至少他們沒有越過該守的界限。

看完了深林的觀點,也讓同人想分享我對這故事的看法。深林覺得他不由得替袁妻的老婆難過,覺得她有點成為袁李之間感情絆腳石,不過同人倒是並不這麼想,我倒是認為這個故事真正美麗的是愛不是情。當然,自然而然所發生的愛情,如果能夠讓有情人終成眷屬,這當然是一件美好的事。然而,如果不是現實時空環境的考驗,這段感情如何能表現出它的美麗呢?這樣來看,袁妻的角色非但不是袁李之間感情的絆腳石,反倒是讓袁李的愛情更顯其堅貞不瑜。

如果當年袁選擇與李一起回法國,那麼他們的愛情是否能長久呢?同人相信多半是不能的,因為一個人如果可以背棄他在家鄉的新婚妻子,而跟另一個他更喜歡的人在一起,那麼他的行為所成為的就不是愛,而是恐懼;恐懼他將會失去他的愛,而緊緊地抓住他的愛人,這樣只是用愛人來愛自己,而並不是真實的愛。那麼這樣他的信念將會促使他所恐懼的事情成真。

真實的愛必須先成為真實的自己,然後以真實的自己來愛他人,並且讓自己所愛的人也能夠成為真實的自己。為了迎合他人的期待而不去做自己,即使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朝夕相處在一起,這樣的人生終究也不會快樂。一開始也許可以掩飾或隱藏自己的不安,但長時間下來,人絕對沒有辦法自欺欺人而不去面對真實的自己。記得《與神對話》說過的:「愛情的失敗,是因為在一開始的關係就抱定錯誤的想法」愛情的目的是為了在對方面前做我自己,也能讓對方在我面前做他自己。在情感關係上為了迎合他人的期待,卻放棄做自己並不切實際,而將會註定失敗。

以上的觀念,正是同人基於「新時代」思想的價值觀,而堅信有關於愛的真理。因此我相信在故事中,李丹妮深愛袁迪寶,除了自然而然所發生的愛情之外,更是因為在李的眼中真正認識的袁迪寶,是一位能夠真實坦然面對自己感情的人。即使在當年因媒妁之言而成婚之後,才真正遇到心靈契合的理想對象,但袁勇敢地選擇擔負起自己該面對的責任,所實現的乃是真愛的表現,不讓身邊的人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受到傷害。在我看來,袁能夠得到李到八十三歲終身未嫁的真愛,其實並不在於他能否控制愛情的發生,而是在於他選擇不踰越分際的行為,所表現出乃是愛,它是真實而不張狂的真理。

因此,愛情真正美麗的地方在於愛而不是情。讓自己成為愛,我們根本不用擔心真情難覓;去無條件的愛我們身邊的人,你會發現原來真情就在自己身邊,只是我們忘懷實現真愛與喚醒真情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思考, 新時代,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