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18th, 2011

政府將要對在房屋市場交易的投機行為,課征奢侈稅,但也有人會質疑政府不該打擊投機客炒房的行為。就像同人最近讀到的一篇文章〈該打擊投機客炒房嗎?〉質疑投機客並非房價高的唯一因素,匯率及利率的影響也是房價推升的原因;而且就算投機客炒作真的是造成高房價的原因,一般人可能會受惠於投機客在房市投機的行為,投機客也需承擔投資估算錯誤的風險。

那篇文章認為打擊在房市的投機行為,等於反對投機客投機的自由,但沒有反對其他人在其它領域投機的自由,卻是「雙重標準」。讀完了那篇文章,同人想提出我對那篇文章的看法,談談房市投機的自由。

同人並不贊同那篇文章的論點,因為從文章的論述中可以看到一些明顯的邏輯繆誤。首先那篇文章提到投機客只是反映大多數人對都市房子的需求而已,這種需求,即使沒有投機客也會同樣存在。

投機客只是反映人們對房子的需求的說法,似乎是意味著高房價是因為人們普遍想要買房子的需求,而不能責怪投機客的炒作行為。因為人們都喜歡在都會區買房子,所以市場有足夠的誘因來鼓勵賣方提供房子給買方來滿足需求。投機客以低買高賣的方式來獲取利潤,但買方也買到他們所想要的房子,交易是兩謀其利。因此我們不能憑投機客炒作就否定他們在房市投機的自由,因為買方也有選擇交易的自由,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所需要的交易。

然而,買方在市場上是否真的有選擇交易的自由?要談到自由,就不能不思考到平等,因為人們在不平等的狀況下,是很難能夠做出自由的選擇。舉哄抬物價的例子會更清楚,為什麼一般人無法接受炒作房價的投機行為。就像在災害過後的物價哄抬,災民要花費無理高價才能換得基本的生活溫飽。在這種情況下,無理高價反映的不是真自由的交易。

這不是自由市場的正常交易,買家進入市場不是自己甘願,並不是憑藉著供需原則和有意願的賣家談成一個雙方同意的價格。在緊急時期,受迫的買方沒有自由,他們是情非得已才去購買安全住宿這種生活必需的。[1]

為什麼買方在房市不能自由選擇交易呢?這主要是因為房屋交易的利害關係人的利益不相容、以及買賣雙方在房市的資訊不對稱現象所致。房市出現高房價,對建商、賣方、投機客、仲介有利,但對買方卻不利。再加上買方不容易取得市場資訊,以判斷對自己有利的交易。如此很容易造就建商、投資客、仲介聯合炒作房價的行為,使得房價的推升,往往不是因為供需平衡,而是因為賣方的炒作而誤導買方產生不正確的心理的恐慌所致。

對於一般想買房子自住的人而言,他們買房子是為了滿足安全需求,希望有一個家能夠讓全家人可以遮風避雨,這真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願望,而是基本需求。然而,以市場供需為理由,認同投機客在房市炒作房價的行為,以追求自由經濟的最大效益,這是忽略了在房市炒作高房價帶給大多數人民的痛苦;為了滿足基本需求卻要花費高額的代價,這是不公平而且不正義的事。

其次,那篇文章提到投機客其實是在調節市場的供需,也就是既不讓資源在乏人問津時廢置,在人們想要時,又提供出來給人們使用。文章甚至還提到投機客反而比那些成天只知批評他們的所謂專家和政府官員,更用心的照顧一般人的利益。

假如投機客真的有調節市場供需的功能,也能夠比專家和政府官員更用心的照顧一般人的利益,那麼人們應該會在市場上更歡迎投機客,而不是批評他們對房價的炒作。但事實顯然並不是如此,問題是出在什麼地方呢?

投機客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進入房市?的確,在房價低迷的時候,站在買方可以讓人得到較低的資產購置成本,但相對地,這樣也必須負擔相對的風險。如果有人願意在房市低迷的時候購置資產,以期待將來房市景氣的獲利,人們並不會反對他在房市低迷的時候以低價購置資產,等到房市景氣後再將資產賣出的行為。

因為高報酬相對地必須接受承擔高風險的代價,房市低迷的時候投機客不見得會願意投資,畢竟購置資產的成本不低,若房市短期未見由空轉多的訊息,有多少投資客會真的進場投資房市呢?

因此,真正會在房市低迷的時候買房子,等到人們想要的時候才賣出房子,通常不會是炒短線的投機客,而是傾向在房市長期投資的投資者。而一般人所反對的「投機」,並非在房市空頭時買進房子,等到房市多頭時賣出房子的投資行為;而是在房市多頭時,透過短期高房價的炒作,以增加自己獲得更高利潤的空間。這種投機行為非但對真正的房子買家不公平,對社會經濟也會造成不利的影響。

最後,那篇文章認為「打擊」在房市低買高賣的「投機」,是一種對自由的雙重標準。文章中提到:

事實上人們無時無刻不在「投機」:菜市場的水果攤,用較低價格進貨,用較高價格賣給消費者,這也是「投機」;投資人在股價低時買進,在股價漲時賣出,這也是「投機」;學生在求學時付出較低的代價(學費)來累積專業知識,工作時用較高的代價(薪水)把之前累積的專業知識賣出去,這還是「投機」。

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von Mises)曾說:「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反對投機客在房市低買高賣的自由,是否也該反對水果攤有低買高賣水果的自由?要不要反對投資人在股市低買高賣的自由?是否也要順便反對一下每個人學成畢業後找高薪工作的自由?如果有人反對投機客在房市投機,卻贊成人們在其他領域投機,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什麼呢?

正如同 噗友 Thinker看過那篇文章之後,所表達的心得說的好:「買鹽、賣鹽是討生活,買鹽、屯鹽、等到高價才賣,那就是炒作。買賣對社會有貨暢其流的供獻,但炒作顯然不是。怎麼能和在一起做成瀨尿牛丸呢?」把投機客炒作高房價行為背後動機的貪念、與人們為了滿足生存、安全、社會等基本需求相提並論,顯然是那篇文章最大的盲點與偏見。不過,這不代表投機客沒有在房市投機的自由。

其實同人贊成投機客在房市有投機的自由,但這種自由應該是基於平等的自由正義原則。我不認為向投機客徵奢侈稅是所謂打擊投機自由的舉動,而是試圖消弭市場的不平等,讓房市交易儘可能地回歸到「初始正義」。

投機客在房市投機獲得的利潤,向他們徵收額外的稅負以用做住宅政策福利,這是基於平等自由的正義原則。或許奢侈稅會有技術執行細節、或是政治算計利害糾葛的問題,通過的法案可能不盡完美,但同人認為奢侈稅對房屋市場的公平和自由,是一個好的開始。

這正是我在〈公共議題的正義思辨〉對奢侈稅所提到的看法所表達的,徵稅不應視作對房市投機行為的打擊或懲罰,而是為了改善社會契約,不是刼富濟貧,而是鼓勵人們能為擁有自己的家而努力。



附註  
  1. 樂為良譯(2011),《正義:一場思辨之旅》,p.11,雅言文化。[]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