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戲

詹姆斯.雷非爾(james redfield)在《聖境新世界》中提到了人是一種能量場,而在人與人的互動當中,當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對方的身上時,他們的能量場就會融合,能量也就會開始匯集。那麼這匯集的巨大能量該由誰來控制?若其中一方能凌駕於一方之上,迫使對方接受他的觀點,並用他的眼光來看這世界,則他便能將這些能量據於已有,而會感到無比亢奮、安全及滿足,也會感到無比的幸福、快樂。

然而,另一個能量被擷取的一方,便會因為被對方犧牲而感到手足無措、焦慮不安、渾身虛脫,彷佛體內的能量剎時之間都流失了。他們通常的反應便是把失去的能量搶回來,必要時不惜任何代價。而這種相互競爭搶奪的現象,雷非爾先生把它們稱為控制戲,並把控制戲區分為四種類型,包括乞憐者、冷漠者、審問者及脅迫者。

控制戲會削弱我們的心靈能量,讓我們不斷想從對方身上獲取能量,而造成彼此間永無休止的痛苦。所以當我們認清這些戲碼的劇本時,我們可以選擇不使控制戲來削弱我們的力量。接下來我們從占星學的角度,由四大元素的分類來了解控制戲的能場與星座性格的關係。

  • 乞憐者

乞憐者是以受害者的姿態出現,利用同情心來爭取別人的注意及憐憫。一進入乞憐者的能量場,我們便會開始感到不對勁,在莫明其妙的交談當中,我們會開始感到罪惡感,使我們扮演我們所不想扮演的角色。

雷非爾先生認為乞憐者的形成,通常是因為源至童年時期形成的個人世界觀及操控別人的策略,他們認為這世界太不可靠,不能靠別人來滿足自己對身心福祉的需求;同時也認為這世界很險惡,也不能冒險採用直接及積極的手段來滿足自己的需求。只有靠以低姿態的角度,擺出一付可憐兮兮的模樣,以打動別人的同情心以迫使對方產生罪惡感。

在占星學的分類當中,水元素與情感有關,而水象星座包括了巨蟹座、天蠍座及雙魚座則是重情的星座,因此當一個人的占星盤中有星體落在水象星座而呈現凶相位時,則須注意該星體所在宮位所展現的人事中,是否容易以水象星座負面能量演出控制戲,例如巨蟹座的多愁善感,天蠍座的絕對掌控及雙魚座的自我放逐。

不管我們面對那一種負面情緒的乞憐者,我們都應該先自省,他們所激起的罪惡感是否是有道理的?當我們不會因為這些負面情緒而自責時,接下來我們必先有更大的體諒及包容,持續地給予他們所需要的能量,並找機會讓他們明白我們的感受。

  • 冷漠者

冷漠者則是以一種神秘者的姿態出現,利用人們的好奇心來爭取別人的注意及關心。一進入冷漠者的能量場時,我們會發現和他們交談,他們總是會閃爍其詞,他們對事情總是表現出對孤傲及冷淡的態度,常讓人家感覺到他們莫測高深。迫使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他們身上,讓我們嘗試去了解他,然而當我們想真正了解他時,他又往往拒人於千里之外。這時,如果您把注意力轉向其它的事物上,則他們又會主動來找您攀談,讓您的注意力再度流向他那兒。

雷菲爾先生認為冷漠者的形成,是源至於童年時期,無法隨心所欲地與人交往,慢慢發展出說話含渾其詞的策略,以迫使別人來關心他。冷漠者認為這個世界充滿了不值得信任的人,他們擔心,一旦他們的有關個人隱私洩漏出去會被有心人利用而對自己不利。

在占星學的分類當中,土元素代表現實而有冷漠的特質,而土象星座包括魔羯座、金牛座及室女座為務實的星座。因此冷漠者的能量場會與這三個星座特質的表現而有雷同之處,當一個人的占星盤中有星體落在土象星座而呈凶相位時,便須注意在該星體落入宮位所呈現之人事中,是否容易以土象星座的負面能量,而演出冷漠者的控制戲,例如魔羯座的忽視外界反應,金牛座的只重視現實近利,室女座的嘮叨計較。

面對冷漠者,我們必需要持續地關心他,給予他們所需要的能量,並進一步地與他溝通,討論他所玩的把戲,當然這有可能會使他斷絕與我們的溝通管道,但若不當機立斷,控制戲會不斷地繼續上演;也有可能,他會解釋他並不沒有用控制戲控制我們,那這時我們就要思考其言是否屬實。

  • 審問者

審問者是以一種批評者的姿態出現,他們以批判為手段,操控別人,以吸取別人身上的能量。當進入審問者的能量場時,我們會開始覺得侷促不安,覺得自己的言行舉動都受到嚴密的監視,我們也同時感到我們自己被迫扮演一個能力不足,連自己生活都處理不好的人。審問者總是希望我們被牽扯進他們所創造的現實當中,迫使我們相信這世界大多數的人,天天都在犯錯,而糾正他人偏差的行為就是他們的職責所在。當我們對他們的批評顯得手足無措時,我們就會被迫以他們的眼光來看事情,以他們的價值來衡量自己,無形中把我們自身的能量流向他們身上。

雷菲爾先生認為審問者的形成是源至於童年時期缺乏家長型人物或是小時候的需求不受重視之故,在能量缺乏的不安全環境之中,如果他們想要吸引家人的注意,只有想辦法指出他人言行上的缺失,批評家人的行為,才能獲取到他們所需要的能量。審問者認為這世界亂糟糟,很不安全,眾人皆醉唯我獨醒,他們必須時刻留意每個人態度和行為,隨時提出糾正,而久而久之便形成充滿假設和偏見的世界觀了。

在占星學的分類當中,風元素代表理智而有審問的特質,而風象星座包括天平座、寶瓶座及雙子座為愛評論的星座。因此審問者的能量場會與這三個星座的特質的表現而有雷同之處,當一個人的占星盤中有星體落在風象星座而呈現凶相位時,便須注意在該星體落入宮位,所展現的人事上是否容易以風象星座的負面特質,而演出審問者的控制戲,例如天平座的找藉口、寶瓶座的唱反調、雙子座善變巧辯。

面對審問者,我們必需要冷靜並堅定我們的立場,坦然地告訴他我們對他的看法及感受,一方面傳遞他所需的能量,另一方面也必須讓他們清楚,他們這樣地監視與批評我們令我們心中相當地不舒服。然而,對方可能會刻意找碴、反唇相譏或強辯來回應我們,這時我們就必須確實反省對方的指控是否屬實,若認為自己沒錯,我們就必需堅定立場。

  • 脅迫者

脅迫者是以一種侵略者的姿態出現,他們常常會作出一些言行舉動,讓我們擔心他們的怒火隨時隨地都可能會爆發,藉由引發對方的恐懼而操控別人,以吸取他人身上的能量。當進入脅迫者的能量場時,我們會開始覺得不寒而慄,世界立刻變得凶險及不安,覺得自己身上的能量迅速流失,好像自己身陷險境,常常要注意他們會突然的情緒失控,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脅迫者創造著一個令人感受到飽受威脅的環境,迫使我們把全部的精神都交在他們身上。為了不讓他的情緒失控而有捉狂的舉動,我們只好小心翼翼,觀察他們的言行,並被迫順應他們的觀點,探究他們的意圖,能量就會無形中流到他們的身上。

雷菲爾先生認為脅迫者的手段跟策略通常是在童年時期能量極端缺乏的環境發展出來的,往往因為家中的成員其他的脅迫者的緣故,迫使他們形成以牙還牙、冤冤相報的心理,忍受能量流失的痛苦,長大之後再伺機報復,於是成為另一個脅迫者。審問者認為這世界充滿著暴力與仇恨,人們在寂寞和孤獨中互相傾軋、排斥。這樣的生活經驗造成對脅迫者一生的影響,也就造成脅迫者的戲碼,不斷地繼承上一代的仇恨而傳演下去。

在占星學的分類當中,火元素代表行為而有脅迫的特質,而火象星座包括牡羊座、獅子座及人馬座為重行動的星座。因此脅迫者的能量場會與這三個星座的特質的表現而有雷同之處,當一個人的占星盤中有星體落在火象星座而呈現凶相位時,便須注意該星體所落入宮位中,所展現的人事是否有容易以火象星座的負面特質,而演出脅迫者的控制戲,例如牡羊座的火爆衝動、獅子座的霸道囂張、人馬座的忽略感受。

面對脅迫者,我們必需要特別的小心,因為危險是顯而易見的。大部分的人都是避免出現在脅迫者面前;但如果需要與脅迫者維持較長久的關係,雷菲爾先生建議向專業人員求助。而採用的應對方式,也與其它三種控制戲是類似的,一方面傳遞他所需的能量,另一方面也慢慢地讓他們正視這場控制戲的本質,以免他們一直沉溺在恐懼和憤怒中。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分類: 占星, 心理, 新時代。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在〈控制戲〉中有 1 則留言

  1. 自動引用通知: 同人的生活派對 » 助人至善意願的實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