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29th, 2009

一般而言,占星學眼睛的類化,是以太陽代表左眼,以月亮代表右眼。但這樣的看法是否會因為性別的不同而男女有別呢?同人最近看到一種以左眼管右腦、右眼管左腦的說法。指出左腦的強調推理,與右腦的強調直覺是不會隨著性別的改變而有所不同的,故眼睛的類化是不會隨著性別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

同人也一直以為眼睛的類化不會因為性別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卻發現以上的推論出現不小的瑕疵。剛好前一陣子聽到洪蘭的演講,表示《右腦革命》提到左眼與右腦有關、右眼與左腦有關的觀念是錯誤的。眼睛與左右腦的關係是左右眼的左側所接收到的影像進入右腦,而右側的影像進入左腦。因此,顯然我們不能以左眼管右腦、右眼管左腦來推論太陽代表左眼,月亮代表右眼的結論。

或許有人會說,這就是科學或迷信的差別,我們何必對此吹毛求疵?但同人認為科學的本質並不在於真理能否確知,而是在於我們如何面對事實的態度。當主觀所認定的事物被證明是錯誤的,面對質疑卻不去修正自己的觀點,用「迷信」是無法令人信服的,同人對這種執迷不悟的態度是不以為然的。是自己對事物的認識的不夠完整,而不是因為事物只能用迷信來認知。

質疑與困惑是通向真理唯一的途徑。如果我們不能放下自己的堅持,就很難留下思考的空間,以期對真理的了解有所突破;只能相信自己一定是對的,並且無法與別人理性討論交流,這將讓人感到遺憾。但如果眼睛的類化不能用左眼管右腦、右眼管左腦來推論太陽代表左眼,月亮代表右眼,那麼有沒有其它的方式來區分左右眼的類化呢?其實答案就在椎狀細胞與柱狀細胞的身上。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視網膜上的負責感光的細胞主要分為兩大類:桿狀細胞(rod)與椎狀細胞(cone),前者主要負責夜間視覺,而後者主要負責日間的色彩視覺[1]。以前同人在有關占星色彩類化的文章中也提過類似的觀念,以生物學的概念來說,原色是基於人的肉眼對光線的生理作用。

椎狀細胞只有在光線足夠的時候才能感知到顏色,因此當光線不足時我們只能靠柱狀細胞看到灰灰暗暗的景物。以星體的類化角度來看,如果太陽代表白天的視覺,月亮就代表夜晚的視覺。色彩的影像帶給我們各種情緒的感受,例如紅色的積極、橙色的快樂、或是藍色的憂鬱。而光線較為暗淡的景物則讓人變得冷靜或冷淡,偏向較為抽離的理性。

因此,太陽顯然與感性的右腦有關,而月亮與理性的左腦有關。雖然科學並沒有證據證明右腦與左眼直接相關,左腦與右眼直接相關。但我們可以發現左右眼球的左側與太陽有關,右側與月亮有關,這與傳統觀念的男左女右是相同的。這代表左右眼的分別是來自人類的集體潛意識,生理上的構造是左右平衡的,我們不可能將左右眼功能切割成不同的個體,但在文化上卻會陽剛與陰柔上的區別,這並非用迷信來解釋,而是基於人類行為的科學觀。

所以,太陽代表左眼,月亮代表右眼,並非因為生理功能的切割,而是仿照生理機能所演化而來的文化意向呀。



附註  
  1. 參考 The Cry of All椎狀細胞與色彩覺知的演化。[]
     

8 Responses to “眼睛在占星學上的類化”

  1. 桔子 說道:

    簽到!很精彩喔 (拍手中…)

  2. jim yeh 說道:

    謝謝桔子的稱讚。 ;)

  3. 桔子 說道:

    報告同人師兄
    關於 [網誌的文字是否太小?]
    我有大大的覺得喔

    另外
    個人對同人師兄內功的昇化
    真是大大的佩服!

  4. jim yeh 說道:

    報告桔子師姐

    字型加大了,現在該好多了吧。

    另外我不知妳是否看到我與師門的爭端,總之,同人這個名字一開始就是希望予人不同的視野,我信故我理解對我而言是不夠的,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才會讓我不停止對傳統智慧的質疑吧?

  5. 桔子 說道:

    同人師兄
    目前網誌文章裡的字體剛剛好,閱讀起來很舒服
    不過,回應欄的字體還是小的喔

    [爭端],是最近的事嗎?
    我沒看到唷!有激烈、辛苦嗎?

    願 我們都能心技合一
    共勉~

  6. 占星同好 說道:

    不是很懂呢

    為什麼太陽跟感性的右腦有關, 而月亮反而跟理性的左腦

    傳統月亮不是象徵感性嗎?

  7. jim yeh 說道:

    細細體會下面這段話,相信不難理解:

    如果太陽代表白天的視覺,月亮就代表夜晚的視覺。色彩的影像帶給我們各種情緒的感受,例如紅色的積極、橙色的快樂、或是藍色的憂鬱。而光線較為暗淡的景物則讓人變得冷靜或冷淡,偏向較為抽離的理性。

    如果沒有日光帶給我們色彩繽紛的視覺,月光所反映的感性也不見得是感性,它只是你以為感性的感性,感性和理性本來就無法分開,是自我的意識想要強行分別而已。

  8. [...] 後來同人回到丁老師的占星學院互動,丁老師表示歡迎我的加入,並推崇我為學院的網路大師兄。但同人傾向的占星學的認知觀點開始和丁氏占星學的行為主義出現格格不入的現象。雖然同人承諾丁老師不去強調我理性的觀點,對學弟妹們多加一些支持和熱情,但最後還是因為眼睛的類化的爭議而爆發衝突,導致同人與丁老師的決裂。在這次的事件中,同人認為誰對誰錯其實不重要,我在意的是當我提出科學的觀點表示簡化的模型有問題時,對方首先搬出丁老師的權威來反駁,然後再用它不是科學而是迷信的理由來搪塞。同人認為,如果這樣的理由連自己都沒辦法說服時,如何能向他人表示認同而支持呢?不過其實同人非常清楚,這個衝突是【副甲狀腺爭議】的延伸,顯示同人和丁老師在研究態度上的根本差異。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