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八月 5th, 2015

占星學的行為觀點強調論命的客觀性,它符合科學的實證主義精神。它假定天人合一的基本思維,來建立行星反映論的基本模型。然後依據同時性的原理來觀察「天垂象」而分析「見吉凶」的結論,然後再由「聖人象之」來詮釋[1]。由於行為觀點判斷什麼事可能會發生、或者是不會發生,它是具體可觀測的個體行為,而非抽象及模棱兩可的性格,所以它可以達到真正客觀。

以星盤的結構來說,星體是演員、星座是角色、宮位是場景或劇本、相位則是觀眾的反應。用管理學的比喻來說,我們可以從星盤客觀地分析個體的天賦、強勢或弱勢,以及可以從環境獲取的資源、以及掌握的機會和威脅

具體來說,星盤當中的吉相位代表個體容易得到資源的地方,凶相位則代表不容易掌握到機會的所在。吉凶代表外在環境對個體的客觀評價,而不是絕對的主觀價值。因為本命星體吉凶可能會因為流年引動而改觀,原則上來說,本來有吉相位的星體每隔四年會因為流年引動而反而受到刑衝,也就是所謂的「用三藏一」,而原本有凶相位的星體會每隔四年會因為流年引動反而形成吉相位,也就是所謂的「用一藏三」。

由此可知,吉凶觀點並非絕對必然,而是相對的比較。所謂的吉代表是兩謀其利的狀況,意謂對雙方都好;所謂的凶也不見得是全然的不好,而是需要付出相對的代價,使個體蒙受他不太能接受的損失。

總之,星體本身沒有吉凶,吉凶是因為在某個情境下,選擇不協調相位的星體所代表的行為模式。占星學的吉凶觀念指的不是星體自身的吉或凶,而是星體之間呈現的相位關係。杜牧有言:「木為歲星,不福無道;火為罰星,不禍有德」顯示星體無吉凶的觀念。每一張星盤都代表一個獨立個體的完整性和獨特性,這種占星思維教我們用更寬容的心態去待人接物。吉凶不是主觀的認定什麼特質好、或是不好,而是客觀衡量星體之間的角度是否和諧。在思維上不否定個體的差異性,才能體會忠恕之道。

占星學的認知觀點

占星學的行為觀點強調個體的客觀行為,而不在乎個體的主觀想法。它符合科學的實證主義哲學,但卻容易使人把命運從客觀的行為中抽離,而忽視生命存在意義的主體性。這樣人生將會變得重視表相與追求平庸,而使精神生活變得乏善可陳。於是,人們開始會想要去追求生命的意義,藉由認識自身的獨特性來達成個體自性的實現,而逐漸將占星學的行為觀點轉變為占星學的認知觀點。

占星學的行為觀點重視趨吉避凶,它是來自生物本能的驅力,而占星學的認知觀點所強調的生命意義則是意識生命渴望自性的實現。 心理學家榮格認為人類與其它生物的不同,在於具有更高的意識主宰行為。他指出本能為人類存在的弱項,意識為人類存在的強項,也就是相較於本能反應,人類的自由意志對命運有較高的影響。換言之,人類有能力意識到改變的需求,並尋求改變的有力行為,設法盡力使自己學習改變行為,然後創造屬於自己的命運。

榮格認為生命的意義不是如弗洛依德精神分析學派所主張的追求快樂和避免痛苦的生物本能,而是為了追求心靈的成熟,以達到個體自性的實現。於是追求在心靈成長的脈絡下,隨著意識的發展進程,個體會把生命重心,從物質欲望的滿足,慢慢提昇到追求生命的意義。馬斯洛的激勵理論提到生命意義的追求,人的心理需求分為生存、安全、社會、尊重、自我實現的五個需求層級,再加上高峰體驗的滿足, 顯示心理的滿足並非只是趨樂避苦,更重要的是對生命創造意義的渴望 。

占星學的宮位的安排象徵生活經驗的擴展,而心理需求正好可以運用宮位系統來加以詮釋。如同〈占星學如何實現生命意義〉所詮釋的占星學宮位和心理需求的關係:

  • 二宮代表生存需求,而一宮代表為了生存的競爭。
  • 四宮代表安全需求,而三宮代表為了尋求安全的溝通。
  • 六宮代表社會需求,而五宮則代表尋求同伴認同的玩樂休閒活動。
  • 八宮代表尊重需求,而七宮則代表為了贏得尊重的改變形象。
  • 十宮代表自我實現,而九宮則代表自我實現前的成長與轉變。
  • 十二宮代表高峰體驗,而十一宮則代表與高峰體驗有關的社團活動。

生命意義的追求使人重視靈性的提昇,但提昇靈性並非揚棄物質欲望,而是必須兼顧自我、心靈、本我三階段的發展。 在原型心理學的領域中,十二原型的觀念詮釋生命從自我、心靈、本我各階段出現的十二種角色,包括天真者、孤兒、戰士、照顧者、追尋者、破壞者、愛人者、創造者、魔術師、統治者、智者、以及愚者。而占星學的十二星座剛好可以對應這影響生命的十二原型。

  • 牡羊座争鬥求勝,故對應戰士原型。
  • 金牛座重視安全,故對應天真者原型。
  • 雙子座適應變化,故對應孤兒原型。
  • 巨蟹座關心家人,故對應照顧者原型。
  • 獅子座重視創性,故對應創造者原型。
  • 室女座追求完美,故對應追尋者原型。
  • 天平座喜愛和諧,故對應愛人者原型。
  • 天蠍座浴火重生,故對應破壞者原型。
  • 人馬座體驗成長,故對應魔術師原型。
  • 魔羯座專注成功,故對應統治者原型。
  • 寶瓶座堅持真理,故對應智者原型。
  • 雙魚座取悅眾人,故對應愚者原型。

原型是與生俱來的無意識,會在人生特定生命情境引發事件,以創造個體生命歷程的體驗。個體的生命歷程,會不斷地歷經身體、心理、以及靈魂的各階段的發展,分別在潛意識、意識、和超意識的層面上運作。每個階段的發展亦同時包含了行動、現實、關係、情感等各項課題。

在〈占星學體驗心靈實相的旅程〉提到以占星學宮位詮釋心靈實相旅程的身心靈三階段和行動、現實、關係、情感四項課題。

在身體階段的發展,首先個體意識到自我的存在,並且透過行動強調自我的存在。其次,自我接受權威教導的信條與規則,成為基本信念與價值觀來當做生存的基本條件。接下來,因應多變的世界,自我透過學習及和資訊分享、交流以適應環境改變。最後,自我以家庭為基地,擴展生活領域的習慣,並建立起情感聯繫的防護網絡來確保安全。

在心理階段的發展,首先自我面對陌生環境,以遊戲的心態接觸感興趣的事物,來展開新領域活動的嘗試,並在過程表現生命的創造力。其次,自我透過觀察與記錄活動的過程,分析細節中未盡完美的部分,整理並歸納讓事物更完美的秩序與規則。接下來,自我對同一件事物設身處地地考慮每一個觀點,透過平衡觀點來協調人際關係的和諧。最後,自我以克服難關而使生命重獲新生;以暗中觀察蒐集資訊來洞悉問題本質,藉以擬定因應策略,並且隱藏自己的實力,等到最後關鍵再全部激發以確保致勝。

在靈魂階段的發展,首先自我身體力行以體驗生命的哲理,藉由文化的探索以提升智慧,藉以轉化生命的成長。其次,自我定義成功, 然後依照制定計畫來逐步落實成功的理想, 透過物質成就來滿足生命欲望,以達到自我實現的願望。接下來,自我省思個體對環境的貢獻,以人道主義的關懷來推動社會意識的提升。最後,自我展現慈悲心與宗教情懷,感受眾人的痛苦而投身慈善與奉獻以提升社會幸福。

從宮位的三方四正來看,首先,身心靈各階段都是按照生命、現實、關係、情感的順序發展各項課題,也就是首先意識生存,然後再以現實產生經驗,接著領悟關係,最後再以愛與感受為階段發展告一段落。其次,生命和情感課題在身體發展階段是稜角性宮位、在心理發展是接續性宮位、在靈魂發展階段是韻動性宮位,代表生命和情感的課題在身體階段是積極參與、在心理發展階段是堅持態度、在靈魂發展階段是適應變化

現實課題在身體發展階段是接續性宮位、在心理發展階段是韻動性宮位、在靈魂階段是稜角性宮位,代表現實課題在身體發展階段是堅持態度、在心理發展階段是適應變化、在靈魂階段是積極參與。關係課題在身體發展階段是韻動性宮位、在心理發展階段是稜角性宮位、在靈魂發展階段是接續性宮位,代表關係課題在身體發展階段是適應變化、在心理發展階段是積極參與、在靈魂階段是堅持態度

占星學宮位代表的生命歷程擴展個體意識的發展,個體的經驗是由其知曉的觀念所創造出來的,藉以體驗自己知曉事物的存在。在這裡,占星學可以結合《與神對話》說的三位一體之觀念:

在絕對裏,只有知曉,沒有經驗。知曉是一種神聖境界,然而最大的喜悅是在於存在。存在只能在經驗之後達成。進化就是這樣:知曉,經驗,然後存在。

簡單的存在即至福。它是在知道並經驗它自己之後的神的境界。它是神在最初渴望的事。

三位一體的觀念和占星學星象結構的是相通的。宮位如前面所提的代表身心靈意識的發展,人透過經驗來體驗觀念而表現其存在。生命歷程的各領域經驗如命、財帛、兄弟、田宅、子女、奴僕、夫妻、疾厄、遷移、事業、福德、相貌十二宮位,宮位當中的星體,代表個體的先天特質,也就是天賦和本能反應。因此當思考星體和宮位的關係,我們就可以詮釋概念、經驗、存在的三位一體。和占星學的行為觀點強調個體與環境的行為互動的二元論不同,占星學的認知觀點強調個體透過在環境的體驗來認知「我」的三位一體。《與神對話》說:

在粗糙關係的領域裏,所有被概念化了的東西,必須在其相反的東西也被概念化之後才能存在。你們大半的日常經驗都是建立在這個實相裏。

在崇高關係的領域之內,沒有一樣存在的東西具有一個相反物。所有都是一體,而每樣東西由一個進行到另一個,周而復始,往復不已。

一體沒有對立物,然而沒有對立觀念的事物卻沒辦法經驗,也就無法存在在我們的世界。所以星體相位吉凶代表的相對觀念,而不是絕對性。《老子.道德經五十八章》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意謂著福禍相互倚伏的道理。也就是說一件事的吉凶禍福,以結果論來說,也許會有結論。然而如果把它看成過程,並沒有真正的吉凶可言。吉凶是比較而來的,它只是人生階段藉由經驗事件從某個狀態演變到另一個狀態的自然過程,所以絕對的吉凶並不存在,它只是要讓人清楚認知,明白事情的發展方向

把吉凶當成對立的概念,人就沒辦法認知到一體,而是分裂。事件的發生是經驗你的知曉而認知「我」的存在。所以重要的不是經驗的好壞,而是你怎麼認知你自己。你生活在你賦予意義的世界中,換句話說,發生事情的好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賦予了事件什麼意義。你可以為事件創造任何意義,所以你除了是生命的體驗者、存在者之外,同時也是生命的創造者。

個體心理學創始者阿德勒說:「你經驗的不是單純的世界而已,而是世界的重要性。」生命的意義是人所創造出來,然後再藉由人生經驗來感受它們確實存在。典型的決定論強調因果關係,認為生命的結局早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人沒有辦法改變它,因為我們受到生物原始欲望和本能反應驅力的影響,自我沒有太多的自由意志可以改變它。人傾向以傳統宿命觀念,把性格或者本能當做生命無法改變的原因,來迴避自己的責任。但占星學的認知觀點則是改變思維,採用目的論的觀念重視生命的目的而不是原因。生命的目的是是心靈渴望達到成長與進化;透過活動、感官、思想、和情感,同時經驗潛意識、意識、超意識的發展,進而感知生命意義的存在。

舉例來說,假如有人的星盤命宮中有海王星落入天蠍座,與四宮中的月亮落入寶瓶座相刑;而海王星與五宮中落入雙魚座的土星三合。海月相位的凶相位代表命主可能有逃避親情的經驗,然而海土的吉相則可以解釋專注於創作,提升感受靈性提升的境界。進一步解讀,命宮的海王星代表自我能夠同理他人的痛苦而表現慈悲心腸,然而海王星與月亮的相位刑尅則代表對家中女性長輩的同情反而因為情感的依賴帶來情感包袱,而讓生活變得一團亂。

從生活目的的解讀我們看到命主希望成為對生命有感受能力的人,但同情家人的境遇,反而使她顧影自憐,削弱其解決問題的能力。過程中,命主不由自主地把家人的目標當做自己的目標,而混淆生活目的。當命主感受到生命的混亂時,就會用極端的隱匿態度來反應情緒,以逃避家人的糾纏。因此海月凶相位代表同情家人,對實現生活意義並無助益,反而是要保持距離,留有讓家人能夠獨立思考與成長的空間。

從海土的吉相位我們看到專注在表現創意的行為才是對提升生命感受能力有禆益的生活目的。五宮是代表創造活動的宮位,土星在雙魚座則代表創造的靈感是來自於專心致志在創作上所鍛鍊出來的,按照具體的目標逐步實行計畫,而慢慢從事物的架構中領略到匠心獨運的藝術。此外,在親子互動的遊戲過程,也是培養耐性與增加創造感受能力的途徑。

在占星盤中,星體之間的每一條相位的吉凶可以詮釋個體生命歷程的某些經驗,它們同時存在在個體的生命藍圖中,但卻是依個體選擇的順序經驗這些生命經驗。這也就是《與神談生死》提到的「同續性」的觀念:

人生的一切都是「同續的」吧,既是「同時的」,也是「連續的」。

所有可能性始終都存在,你從一個無限可能的多維場中選擇你希望經驗的可能性,而此時此刻,還有另外一個「你」正做著不同的選擇。

同續性意謂人處在平行宇宙的時空連續體,我們隨時可以按照我們的心意創造個人的實相,選擇另一個版本的「我」。因此生命是可塑的星盤代表屬於你的生命藍圖,它包含了一切的可能性,但它們的出現卻由你決定

 

-待續:〈占星學的三大勢力(後記)〉



附註  
  1. 《繫辭上傳》第十一章:「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河出圖,雒出書,聖人則之。」[]
     

One Response to “占星學的三大勢力(下)”

  1. [...] 〈占星學的三大勢力〉是《心靈占星學》最重要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同人從 2012 年同人的生日前夕開始寫,一直到今年八月份才完成。由於文章篇輻很長,而且也花了相當多的時間,所以我把分成上、中、下三部分來分開發表,否則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它。這篇文章終於寫完了,想在這裡表達完成這篇文章的一些感觸。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