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一月 17th, 2013

當社會愈來愈開放而追求進步,讓人們有權力來表達自己的反抗,然而當感受到對某些人、事、物的「火大」時,我們是否能夠深入反抗的智慧,還是只是發現個人情緒而表現衝動的反抗暴力呢?同人最近閱讀《人生.教育.學習》看到克里希那穆提的觀點,覺得這是很值得讓人深切思考與反省的問題。

反抗有兩種:一種是暴力的反抗。這僅是對於既存的秩序不加了解的一種反作用而已。另一種是深入的、充滿了智慧的心理反抗。有許多人反抗既存的正統規範,卻又落入新的正統規範,落入了更進一步的迷惘和巧加隱飾的自溺自滿之中。一般來說,我們總是脫離某一群人或某一組理想,而加入另一群人,背上另外的理想,如此地製造新的思想模式;而對於這項思想模式,我們必須再起而反抗。反作用只會產生對立,而改革則需要再度的改革。

然而有一種明智的反抗,它並非反作用,而是由於一個人對他自己的思想、感情加以察覺,因而隨著自我認識而產生。唯有當一種經驗來臨時,我們面對它,而不避開它所帶來的騷擾,如此我們才能使智慧保持高度的覺醒;而高度覺醒的智慧就是直覺,它是生活中的唯一嚮導。

~張南星譯(1995),《人生.教育.學習》,p.4~6,方智。

你的反抗是否明智?你反抗是真的對自己的思想、感情的察覺而負責,還是根本就是無意識行為的反抗慣性而已;因為你並不了解個人和環境的關係,只是感受到無法控制生活的挫折?假如是後者,那麼反抗將不可能會帶來任何的正面改變,因為那只是某件事情的「反作用力」而已!你的無意識使你載浮載沉,隨著事件的發展受到刺激而被迫反應,這是要讓你擴大意識的覺察:事情的發展只有一體,而你卻只關注到相反的那一面。

因此明智的你並不需要因為挫折而「火大」,不過它的價值卻是帶來認識完整個人的機會,強迫你正視和面對你不能認同的陰影投射,那是屬於你個人的本質真相。完整並非完美,而是讓你全面整合你的思想和情感,以經驗體現到整體生命存在的圓熟。你的挫折只是因為你相信了片面侷限思維所創造出來的實相,然而對於你而言,它並非真相而只是信念而已。

當然,基於物質層面的幻象,你的自我意識可能會拒絕承認、接受、以及相信你碰到問題只是源自於個人心念一手創造的實相而已,而一再地選擇執迷不悟把問題投射到外在的世界當中。但在靈魂層面的你其實已然知曉這一切的真相,會一再地重複安排一次比一次更具挑戰性的經驗,直到你從盲從外在的無知暴力,變為從內在覺醒的智慧為止。

你會認識世界的完整是來自於個人,如果沒有覺察到個人思想和情感的完整性,你就不可能洞澈既存的秩序為何,以及深入地了解;如此宿命只會帶你走到你的焦慮所在。反抗的智慧是來自於古老的教誨:認識你自己。人云亦云欠缺對事物有成熟的思辨,你的反抗也只能夠表現出暴力,因為那是對事物無知的表現。「明白自己一無所知」需要高度覺醒的智慧,它是唯一可以引導我們,表現出明智反抗的力量。



     

2 Responses to “明智的反抗”

  1. [...] 其實敏捷不是追求理想的方法,而是認清現實來擁抱改變。當人對理想的堅持而落入價值判斷,因為沒有認清現實而一意孤行,理想並不會改善現狀,而會帶來不明智反抗的反作用力。同人以前的文章曾經提到過,敏捷社群有人曾批評瀑布模式並不是成熟的軟體開發模式,同人當時表達瀑布模式和敏捷開發模式所要解決的問題、以及面對的客戶是不一樣的,因此評定瀑布模式比其它模式不成熟,那不是成熟而是幼稚。有趣的是同人的回應引起了某人在人後道長短,他批評我露餡的舉動,也正是落入自以為優越的假象,而認識不清自己,他已經在我面前及我的讀者面前露餡了。 [...]

  2. jim yeh 說道:

    馬英九是不是心胸狹窄,這個問題我覺得放在關說案中來討論並不重要,每個人在其他人心目中的評價本來就是說不得準的,那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事。在關說案我認為比較重要要思考的問題是:立法院長真的有介入關說嗎?如果有,該如何處置?如果沒有,該如何還他清白。如果正確使用我們的力量來反抗現狀時,應該是先看清楚為什麼事情會發展至此,才能明智反抗。儘管政爭的說法甚囂塵上,但它真的是你看清楚的真相嗎?不要人云亦云。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