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3

二月份的 AgileCommunity.tw 的聚會之後,同人心中一直反覆思索著一個問題。聽到 David Kuo 提到新創公司的發展:從一開始提出創意發想的點子,然後研發團隊會在驗證目標市場的反應、及以產品或服務是否受歡迎之後而投入開發。然而,當團隊努力得到具體的營收成果之後,這時候投資者會要求精減人事費用的支出以得到公司利潤的最大化,也就是公司草創產品團隊成員該離職走人的時候。

David Kuo 說這是公司發展階段必然會碰到的現實,開發者這時候必須急流勇退找下一間可以讓他奮鬥的公司。同人認為這是典型西方文化重視個體效率的思維,然而以東方人重視整體關係的思維來看,在台灣可不可能會存在不一樣的公司發展階段呢?

David Kuo 舉了一些在台灣的實例說明在公司發展進入穩定階段後,公司的創始人就會想要離開。他提及曾訪談過某新創公司的開創者離開公司,是因為覺得公司的環境沒辦法讓他再創造什麼東西了,於是會想要再開創另外一家新創公司。他說創業其實會讓人上癮,有一直重覆創造新東西的欲望;但一般來說,創投者不希望公司在有穩定的營收之後,還要在創新上投注成本和資源。然而台灣是否能存在重視整體關係而不考量個體效率的新創公司,因為實際的相關資料並不多,他表示無法妄加斷言。

同人知道從工作文化的觀點,可以瞭解新創公司在穩定成長之後,為什麼容不下公司事業的開創者。在同人先前的文章提到過韓第的觀點,用希臘神話的四位神祗來對應組織不同的工作文化:

眾神之王宙斯代表強調個人領導魅力的俱樂部文化,圖示為放射狀的蜘蛛網,但重點不在網的放射狀而在於中央的蜘蛛、太陽陽神阿波羅代表重視組織結構的角色型文化,圖示為神廟象徵重視工作的規律與預知未來變化、智慧女神雅典娜代表以解決問題導向的任務型文化,圖示為方格狀的漁網象徵集合不同專業以解決複雜問題、至於酒神則代表沒有特定規則及章法的存在型文化,圖示為幾個不規則排列的黑點象徵工作強調存在的價值。

宙斯和酒神代表的工作文化偏向個人特色,宙斯強調領導中心的力量、酒神則強調按照個人認同展現自我存在的價值。而阿波羅和雅典娜代表的工作文化則牽涉了群體的分工合作,兩者不同的地方的是雅典娜強調任務在問題解決的靈活彈性,而阿波羅則是重視角色在達成目標盡到組織所賦予的責任。

雅典娜適合開發的工作,強調讓各領域專業能力的發揮,但需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是其缺點。阿波羅適合明確計劃、較少不確定性因素的工作,強調以預測來規劃資源的有效利用以展現高效率,但對複雜環境的變化卻缺少適應的彈性。

從上述工作文化的觀點來看,創業必先有宙斯登高一呼的個人魅力,創造俱樂部文化以凝聚人們的向心力和集結各種資源。然後需要有酒神的存在型文化,他們工作不是為了責任而是為了樂趣;因此特定規則和章法不能約束他們,而是憑藉展現優異的技藝和才華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然而存在型文化的單打獨鬥並不擅於解決複雜問題,個人的努力常因為個人盲點而失去工作的熱情與樂趣,故需要雅典娜的解決問題導向,以任務型文化的團隊合作來解決繁複的問題。但到了最後,任務型文化所花費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的耗費會讓公司漸感難以負荷,故當最主要棘手問題解決後,雅典娜的團隊將會遭到解散而以阿波羅的制度、規章來取而代之,以可預測的管理來控制變化以降低營運風險。

上述以工作文化看創業發展的理解和成長理論的 S 曲線的觀念是相通的。不管是市場或是產品,它們的發展總是會經歷初創、成長、成熟、衰退的階段。對於任何一個前面的階段而言,它能夠被縮短或延長而不可能被跨越。這也和自然界萬物發展的道理是一致的--任何事物從它開始發展的那一天開始,一定會歷經生、老、病、死和成、住、壞、空的階段,註定它走向毁壞的命運。我們可以延後毁壞的發生卻無力阻止它,物換星移是自然律的必然,舊事物的毁壞及消失,必有取而代之的新事物會出現。這正是宇宙間不斷循環的真理;無常背後的本質正是展現源源不絕創造力,我們創造的事物有毁壞的一天,但創意卻不會有枯竭的一天,除非我們選擇不再創造。

不過讓我們進一步想:也許在市場飽和時,我們會想要創造新的市場商機、當產品成熟穩定後,我們可以發展另一個會受到市場歡迎的產品,但團隊呢?當團隊無法再激發創意而創造價值時,它將會遭受到被解散的命運,但團隊的核心價值並非在表面上營運績效的數字,而是重視以人為本的價值,只是人們並不容易看到這個真相。市場和產品的物理性發展極限很難被突破,而團隊卻不然,因為人可以學習如何發揮創意來突破限制,除非團隊成員劃地設限。

同人認為「飛鳥盡,良弓藏;狡免死,走狗烹」的恐懼會凝結解決問題的創意,取而代之以預測解決方案的程序與制度,這將使個體乃至於整體發展的停滯與僵化為代價。就像塔羅牌惡魔原型給自己套上枷鎖一樣,沉迷於物質表相而喪失心靈內在的力量,而必然會停滯發展逐漸走向衰退而招致失敗的厄運;惡魔讓人發揮潛力滿足人的需求,但無形之間也讓內外的失衡的落差成為高塔,直到塔的毁滅與崩壞之後才會讓人看到真相,以回到身心狀態的平衡。

就像當人們相信卓越企業的成功原則之後,《從 A 到 A+》這本書提到的 11 家卓越公司卻有兩家公司-電路城和房利美在 2008 年金融海嘯中倒下,尤其房利美還是造成整個金融海嘯的元凶。這告訴我們沒有久恒不墜的常青基業,而只有永遠自強不息的創新精神才能日新又新。也許阿波羅文化的預測和角色組織在一般情況下都可以處理問題,但只有雅典娜的團隊才能真正解決關鍵而困難的任務,因為他(或她)們比前者會思考複雜的問題有較高的應變能力,而前者往往受限於制度規章的標準答案而少有應變之舉。

當然如果我們創業的目的是成立一家公司,讓它可以在市場上提供商品或服務來賺錢,以增加它在投資者眼中的價值的話。我想兔死狗烹是最後的必然結果,在公司中能夠生存的是掌握商業機會和在這機會下可以展現才能的人,但「機會」和「才能」的條件不可能永遠不變的,任何今天成功的人在明天可能會體會到時不我予的現實與殘酷,這正是讓人墮落至惡魔世界的沉淪,沉溺外在物質表相而忽略自己的內在需求

其實創業不一定是為了賺更多的錢,而是嘗試讓自己的生活做一些不一樣的改變。解決自己在生活週遭碰到的問題,也幫助碰到相同問題的人解決問題,也許這種初發心不同的「小資」創業就沒有所謂的兔死狗烹,因為這不是因為需要改變而不得不改變,而是為了想要讓生活更好而改變。想要生活更好的創意會讓生命出現源源不絕的驚奇和美麗,這正是身為自己「我是誰」的內在需求。

同人想到在聚會結束我問 Sharn 「要賺錢但卻不做自己喜歡的事、或是做自己喜歡的事但卻不賺錢?」他的回答很有意思:「要做些不一樣的事」。是的!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有實現個體的獨特性,生命才會展現源源不絕的創造力,這樣的生命必然充滿喜樂呀!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re 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