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手掐盤的樂趣

上上週五的「與神對話」各議題精髓導讀會,在當天的課程結束之後,幾個心靈朋友相約到附近的咖啡店去喝咖啡。大家在閒聊的過程,其中有朋友表示對占星學有興趣,於是同人便演示了占星手掐盤給她看,試著讓她了解完整占星學和太陽星座的不同。在這次的占星話題的對話結束之後,回味占星手掐盤的樂趣並不在於表現占星論盤的精確度,而在於運用有限資訊來詮釋豐富變化的生命脈絡。同人認為占星手掐盤正是學習占星非常重要的修煉,讓占星者以簡御繁來提供生命的大方向,而不是巨細彌遺解構命運的繁複細節。

當然,比起其它命理方法,如八字或紫微斗數等,占星學論命的精細度是非常高的。占星學用來預測事件是 12 宮位落入 12 星座,再考慮 10 顆星體的運行,其命盤的變化性高達 144 的 10 次方這麼高,這比起在地球上的人口還要多的多,絕對可以解釋所有人命運的差異性。但這也增加占星學在學習上的困難:對任何星座、星體、宮位、以及相位等結構體,占星者必須能夠明確區辨它們之間的不同。好比說太陽星座代表外在個人的表現,而上昇星座代表個人的個性,那麼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在那裡?尤其是當這兩者看起來相互矛盾的時候,占星者要如何合理解釋來化解矛盾(正確來說,所謂矛盾只是解盤者不能解釋矛盾而不見得是命主或占星學的矛盾)?

我過去在〈占星學的優勢在於變化性而不在時辰的精細度〉這篇文章曾經提到過:

變化多也不見得好事,如果占星論斷者不懂得區分變化性,再多的變化也等於沒有變化。因此占星學變化性對於占星論斷者而言,其實是一大挑戰呀。在實際論斷時,以簡御繁的能力很重要。其實,在只知對方太陽星座、農曆初幾生、生肖及約略出生時辰的情況下,用手掐式的談論命宮、太陽、月亮及木星常常可以談得很開心,也可以當作是一種練習。記得曾在埃及用幾張紙和筆,簡單地幫對方論命,也可以在異國交到一個朋友,也讓我用比較便宜的價格,帶回一張莎紙畫,也算是收穫一件呢。

再看這段話讓同人想到蘇格拉底說過:「未經審視的生命不值得一提」,同樣地「未經審視其變化性的占星學並不值得一提」。假如占星論命只是告訴人們什麼星座的人今天會怎樣,然後明天又會怎樣。那麼這樣只是把命運化約成 12 種星座或再多一點變化- 12 宮位在 12 星座共 144 種組合的公式,就算再加上 10 顆星體的冪次方天文數字的變化,我們如何了解這些變化的規律性法則,以有效運用而掌握變化?還是只是死背硬記規則?但這樣占星學又有何樂趣可言?

占星學的樂趣當然不在死記硬背規則,而是從天文及地理的大自然現象的瞭解的「自然師」、再搭配人文體驗的「人文師」而融合的生活化智慧。占星手掐盤如何結合自然師與人文師呢?從太陽星座配合出生時辰、生肖、以及農曆推算出十二宮位、木星及月亮星座,就是自然師的運用,而只運用十二宮位及日月木等星座,為人們解說代表他們星盤命運的故事,其實正是人文師的演練。重點不在星座或星體特質的解釋,而在於把占星的結構套在生命情境的人事時地物的類化,而且能夠解釋不同結構的同中異與異中同。

同人感謝過去占星手掐盤的實際演練,讓我在輕鬆生活化的閒聊過程當中,能夠與日俱進地增加占星類化的能力。我的占星論盤以直覺性的邏輯推理凌駕於具體的記憶圖像,直覺是由於類化經驗的累積,因此只要掌握幾個主題相關的占星結構,就可以抓住談論主題的脈絡而提供建議,並且根據資訊的可獲取性來決定談論多少細節。

當天同人看到一位朋友甲幫另一位朋友乙解盤,我並沒有看整張星盤只是抓住和主題相關的重要結構,就提出生活化的具體建議。結果乙告訴我甲的解說她聽不大懂,但她完全可以了解我在說什麼,其實這正說明了手掐占星的生活化-它讓我們對占星學的類化更貼近人的生活,而減少枯燥乏味的專業術語,這使得占星學更加興味盎然。

分類: 占星, 占星觀念, 生活感觸。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