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中的公平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國民黨的心理學實驗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多數人民比較容易服從權威而自動從眾,潛意識把某些政治信仰內化成自身的經驗,這些信仰多半是接受政治人物及媒體的教條似的宣傳。由於害怕焦慮,於是乎不敢有太多獨立自主的思考和判斷。然而,這種逃避自由的服從行為,將會使人更依賴權威或是讓反社會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為社會帶來毁滅的力量,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關聯薄弱,也找不到讓有創造性的感動。

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真的值得讓我們引以為自豪嗎?到底我們正在逃離自由或是追求積極自由?2016年總統大選,我們投下手中的一票決定我們到底有多自由,還是免除不了被政治人物恐嚇的情境?當然,真正的積極自由不可能靠一次選舉就改變,但它會是從一顆風向球開始,就從投票行為背後的獨立思考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的能力

     
jim yeh on 十月 20th, 2015

這位朋友的觀點表面上聽起來,似乎言之成理,尤其站在以勝選擺第一的觀念來看,似乎是真理。然而,如果站在對台灣民主健全發展的視角來看,政黨唯利是圖的觀點是否對全民有益?對於這個問題,同人很自然而然地想到系統思考圖的捨本逐末基模。人們依賴短期目標而忽略長期目標,使自己解決問題能力愈來愈薄弱,造成更嚴重的問題就是目標侵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政治妥協的目標侵蝕

     
jim yeh on 七月 24th, 2015

只有真正面對自己的疏離、進而認清行為與目標的落差、並勇於承擔自己行為的責任,才能產生更深刻的社會認同進而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疏離與社會認同

     
jim yeh on 七月 12th, 2015

一般來說,程式可以寫成一連串或是巢狀的 if 敍述,那就代表程式流程可以用狀態變數來表示,也就是可以表示成有限狀態機的形式,可以用 interpreter 或是 state pattern 來解決甚至是用表格檢索的方式來表現。但我們一般都不會遇到需要那麼複雜的情況,主要是因為那是框架需要解決的問題,比如說程式語言的 Compiler 或是如 Hibernate 的 HQL、JPA 的 JPQL。 對其它我們會碰到沒那麼複雜的情況,同人的經驗顯示有二種不同解決方式:第一種就是上一篇流程元件化提到的應用 builder pattern 或是更早提到訊息拆解組合應用 visitor pattern,建立一個解決問題過程的 context 脈絡,把答案組合出來,有時候問題比較簡單時,也可能只需要像本篇文章提到只需要應用 strategy pattern 就可以了、另一種方式則是利用泛函編程的高階函式,建構出解決問題的表示式,然後再讓函式一層層套疊的方式來求解,同人不久前分享的語言整合查詢就是這種解法的代表。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更簡單的條件查詢設計

     
jim yeh on 五月 4th, 2015

當人們相信宿命的決定論之謬誤時,就很難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其實是目的不想辛苦的賺錢;與其辛苦賺錢,還不如藉口說沒有錢過生活來得輕鬆,因為這樣就可以不用面對自己應該擔負起的責任了。

同人想起一位同學說過的話:「我們曾經想要好好過生活,可是從未真正去做。」是的,問題不是沒有錢,是我們不想要太過刻苦地生活。於是我們放棄改變生活型態的機會,取而代之的是夢想我們那一天可以撿到到長期飯票的想望。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是沒錢是不想刻苦

     
jim yeh on 五月 14th, 2014

最近同人就碰到一個實例,讓我體會到以泛函編程(FP)典範增進功能的可測性。其實,以前遠在美國的 Perter Ho 就曾向包括同人在內的幾位點空間的朋友,分享過相同的觀念,而同人則是藉由最近的實例而對這樣的觀念有更深刻的體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以泛函編程增進功能的可測性

     
jim yeh on 一月 15th, 2014

其實以管轄區域分析樣式所發展的資料模型,並不會與資料驅動編程的概念圖相去太多,比較大的差別只在於是否考慮多對多關連的情況。然而經過領域概念分析的過程的好處是,讓我們可以用概念性的表達來略除許多不必要的繁複細節,展現出抽象思考的力量。當然它很困難,但它卻是做好系統分析不可或缺的能力,是值得投注心力學習的技能。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管轄區域的分析樣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