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二月 24th, 2015

藉由在現實世界中,經驗到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從痛苦經驗之中,學習如何治癒創痛而得到生命成長。孤兒會壓抑某些天賦本能來適應環境需要以達成天真者的願景,例如弱勢者刻意不表現出自己的才華以展現出柔順的一面,使他人憐憫而獲得救助。這是雙子座對應第三宮代表接觸世界後,所產生關於我的溝通、思考、學習等生命課題。 自我戴上人格面具不單單只為了偽裝自己以確保安全,更是為了發現真正的自己,以追求心靈成熟狀態的個體化實現,就像戰士原型代表的英雄一樣。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下)

     
jim yeh on 十二月 21st, 2015

在西方的神秘學中,塔羅大秘儀中的「教皇」也可以用來詮釋人格面具,教皇原型象徵引領我們進入團體生活的入門儀式與精神導師,然而他不是開放的,它需要入門宣誓以服從權威者的精神指引,需要遵守戒律代表侷限和制約,這是因為自我必須經過啟蒙以確保不致走叉路而陷入危險之境。 在原型心理學當中,占星學二宮所對應的原型正是自我階段的天真者,天真者是活在理想世界的理想主義者,他崇尚安穩而不喜歡變化及不穩定,常會拒絕承認現實而相信權威者(也就是教皇所象徵的人物),表現自欺欺人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上)

     
jim yeh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民主政治的進步,在於人們認清理想與現實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現實了嗎?不敢對國民黨投廢票,這並不是真正的面對現實,因為這只是天真者相信權威的表現,去相信不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敢聽從我們內在孤兒的聲音,去質疑權威、反抗壓迫,進而以獨立的省思來面對現實。 孤兒其實也是理想主義者,但他是失望的理想主義者,一個夢想破滅的天真者。藉由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體驗到真實的經驗,而領悟到生命的成長。民主政治的發展也一樣,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最重要的是找到我是誰,並由自身的存在決定民主政治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天真者到孤兒:民主的理想與現實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國民黨的心理學實驗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多數人民比較容易服從權威而自動從眾,潛意識把某些政治信仰內化成自身的經驗,這些信仰多半是接受政治人物及媒體的教條似的宣傳。由於害怕焦慮,於是乎不敢有太多獨立自主的思考和判斷。然而,這種逃避自由的服從行為,將會使人更依賴權威或是讓反社會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為社會帶來毁滅的力量,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關聯薄弱,也找不到讓有創造性的感動。

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真的值得讓我們引以為自豪嗎?到底我們正在逃離自由或是追求積極自由?2016年總統大選,我們投下手中的一票決定我們到底有多自由,還是免除不了被政治人物恐嚇的情境?當然,真正的積極自由不可能靠一次選舉就改變,但它會是從一顆風向球開始,就從投票行為背後的獨立思考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的能力

     
jim yeh on 十一月 11th, 2015

莫札特是現實主義者,我們看到他的占星命盤中,代表認知功能的三宮表現出代表客觀的風象星座的特質,這正符合感官認知功能的解讀事實而非詮釋事實。三宮在天平座代表認知功能的基本態度是朝向事物的平衡與協調以追求美感,宮內木星在天平座也代表更深入體驗融合不同文化的平衡之美,特別是表現在作品的創作上,能夠使人感受到深刻的內涵。木星引動落入寶瓶座的金星代表將其熱愛生命與人類關懷的理念注入他的創作思想之中。

於是莫札特的作品可以保持純粹音樂的元素,在於木星與水星、太陽、以及金星的吉相,不因為生活困頓而表現失意,而是呈現正向,活潑,與充滿希望的愉悅。

從星盤可以看到莫札特的反應態度是傾向認知的。因為太陽三合三宮中的木星,顯然就是仰賴不斷認知勝過價值的判斷。十二宮中海王星會一宮頭引動五宮月冥吉相,衝動六宮土日水,也代表其海王星隨遇而安的認知態度。王室賜給莫札特的褒揚和職位總是有名無實,使他必須因為經驗拮据而勞累工作,但為非王室及平民的演出及創作卻是大受歡迎,這正是海合月衝日的呈象。海王星反應莫札特隨命運起伏的藝術認知。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氣質占星:音樂神童莫札特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15

感官的認知功能加上認知的反應態度,很容易會讓人聯想到現實主義者和火象星座的相關。火象星座和行動、能力、創作、運動、操作等事情有關。牡羊座代表運用技術及發揮實力在競爭中生存與求勝。獅子座代表運用創意在個人興趣中從事創作或運動,來表現創造力。人馬座代表延伸專長擴大生活領域,以智慧探索文化內涵。一般來說,一宮在火象星座的人,可以對應到現實主義者的氣質表現。在不考慮星體對氣質影響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單純地用命宮占星學來分析現實主義者的氣質呈象。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氣質占星:現實主義者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15

從感官和判斷兩項特質,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社群主義和土象星座的關係。土象星座和組織、制度、規矩、以及經驗有關。金牛座代表付出與報酬的平衡,室女座代表工作的品質與條理,魔羯座則代表目標實現的組織與計畫。占星命盤的一宮落在土象星座的人,正好可以對應社群主義氣質的個性表現。假如不考慮星體對星座及宮位的交互作用,我們可以簡單以命宮占星學來分析基本的氣質呈象。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氣質占星:社群主義者

     
jim yeh on 十月 24th, 2015

李小龍的星盤一宮太陽三合九宮冥王星。以占星學我們可以解釋為李小龍是極端重視典範的反應態度,但他的典範究竟是判斷或是認知傾向?從冥王星和內行星的關係,我們看到李小龍是傾向先設想、然後表達、最後再接觸,在設想和表達的過程中,他會試著動手做看看,再調查以前人是怎麼做的。所以很明顯是認知型的反應態度。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氣質占星:功夫巨星李小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