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27th, 2015

在他的世界把事情分為專業與不專業,感性和理性,愛與恨。我終於理解了,為什麼他會以為恐怖份子是沒有愛只有恨,而不是用不適當的方式表達愛。其實愛恨、情感理智、專業和通俗都是沒辦法分割的呀,硬要分割,只會落入佛法所言「三輪不空」的境地。我在這裡想要表達的觀念是,不管父母和我們能不能好好坐下來對話與傾聽,都一定有生命自己安排的原因,是不可能由自我意識介入強求的,而也不可能因為缺憾的經驗而丟失生命的成長。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業的矯情

     
jim yeh on 二月 24th, 2015

在廣播新春特別節目聽到主持人和賴佩霞談話,主持人提到 2014 的食安問題顯示去年真是虛假的一年;賴佩霞則提到「所以我們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直率的言行顯示他很真,在這個時代是相當難得的」。聽到賴佩霞這樣美化柯文哲口不擇言的行為,讓同人覺得很疑惑,想不到知名身心靈老師看事情也如此表相,也許只是為了迎合大眾世俗的口味,而忽略口不擇言並非真實。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口不擇言並非真實

     
jim yeh on 二月 4th, 2015

從以上阿德勒心理學的觀點來看,會認為「被殖民愈久,愈高級」的真相,恐怕是因為對自己文化價值感的低落,而需要藉助國外文化的權威來提昇自己的價值感,這種活在他人價值觀的心理是百分之百的昧於現實,讓自己長期陷於自卑的情況而無法自拔。這也讓我們發現,從平常柯文哲喜歡自吹自擂,或是在言語上表現對女性的歧視,他的自傲其實只是用來掩飾他內心自卑的行為。所以看到有些鄉民說:他只是把別人不敢說的話說出來。其實我們沒有必要去反駁它,因為這也是一種展現權威的表現,其根源也是自卑情結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殖民進步論的自卑情結

     
jim yeh on 九月 17th, 2012

判斷的是大我嗎?恐怕這是小我投射的恐懼之物吧,它只是用來偽裝自我不完滿的虛幻,事實上它根本就不存在!上主創造的只有完美,我們實在不需要貶抑自我而扭曲創造自我的缺憾!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大我會批判小我嗎?

     
jim yeh on 七月 14th, 2012

就像「鬼迷心竅」形容人為了滿足物欲而迷惑心志的情況,當人的內心被惡魔所控制,看不到物質欲望以外的其他事物。最近林益世涉嫌貪污被收押,正好就是象徵這種「惡魔」原型,只是套上惡魔的枷鎖的人,又何止林益世一人?名嘴胡忠信在沒有事實根據的情況下,隨意指控、胡亂爆料、任意影射的這些行為,也都是讓自己套上惡魔的枷鎖。他們都同樣都誤用了惡魔的力量,使自我陷入墮落與沉淪之中。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惡魔的枷鎖

     
jim yeh on 七月 2nd, 2012

同人記得鄧惠文醫生提起《心靈鑰匙》和失去親人的心靈療癒有關,她說走出失去親人的悲痛是一個漫長的歷程,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支持、關懷與陪伴,讓心底的悲傷自然地宣洩,直到當事人可以走出悲痛的世界,來面對未來的新生活。看這部電影感受到在心靈療癒過程,愛與關懷的支持力量,但同人想要分享的是有關內在智慧的連結。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心靈鑰匙》:內在智慧的連結

     
jim yeh on 六月 11th, 2012

同人想到了弗洛姆的《逃避自由》的觀點,我不打算在這篇文章有對特定的人物或新聞來評論,而是想探討台灣民主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順便回應朋友有關光明與黑暗是否是二元對立,只能擇一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台灣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

     
jim yeh on 五月 25th, 2012

「有主見就會有偏見」是標準的邏輯繆論。實際上,它的繆誤是建立了一個假性的兩難推理,目的為了塑造一個假的困境。讓人以為要沒有偏見就必須放棄主見、或是要有主見就必須接受偏見,但這只是騙人的把戲,經不起人們用邏輯和事實來加以驗證。事實上偏見的產生是思考的過程並未具備足夠的多樣性。當思考的多樣性不足,不去面對別人提出的觀點來理性思辨,說出這句話只會顯露出自己的偏頗而已。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有主見就會有偏見?

     
jim yeh on 四月 8th, 2012

自我的投射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它讓意識體驗到「我」的更遼闊的面向。不過當自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關於我的更大可能性」的多樣光景,就無法整合完整的我,也就難以體現生命的自主意識。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生命的自主意識

     
jim yeh on 四月 7th, 2012

所謂的缺點可能只是孩子沒辦法成熟地表達自我的特質,大人會用他們的經驗來評定孩子的優缺點可能並不是真相。在老師心目中認定的優點,可能等到孩子長大會變成缺點;同樣的道理,老師心目中認定的缺點,可能將來在小孩長大之後會變成優點。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孩子只是還沒成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