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26th, 2017

在個人與社會的關係上,偏重個人意識和群體意識的兩端都有核心化的問題,只是個人意識的核心化是務實的科學和民主,而群體意識的核心化是務虛的倫理。去核心化的觀念是在個人和群體之間找到虛實之間的平衡點,去核心化不是只強調個人,而是強調在群體中的人們良性互動。透過互動人們意識到資訊的密集度,就好像一台多中央處理單元的電腦一樣,只要充分資訊共享,在每個個體身上都能展現群體的智慧。個人不需要犧牲,因為資訊充分只需要去做個人在局部觀點最有價值的行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去核心化不是個人主義

     
jim yeh on 五月 31st, 2017

從 2004 年到 2013 年間新時代的新秩序尚未成氣候,與舊時代的觀點產生隔閡、衝撞,使人們一時難以適從。到了這幾年山風《蠱》開始當旬,一直要到 2023 年之間,舊有陳腐氣息迴盪在與世隔絕的密閉空間中,人們會更期待大刀闊斧的整頓,以免因為衰敗而沉淪。從2014 值年《屯》卦開始、經過 2015 到 2019 年的《益》、《震》、《噬嗑》、《隨》、《無妄》,我們能看到世界將會如何整頓一番新氣象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鼎》世的精神改革

     
jim yeh on 一月 19th, 2017

命宮的自我是自己決定的我;當你出生的那一刻,你決定以何種觀點來看你的世界。從這一刻起,你的命運之輪開始運轉,開始生命歷程的體驗,不斷地重覆經歷了生命從升至降,再由降返升的歷程,而每一次升降的周期,也都讓我們體驗生命歷程的進階。就像前面提到從孩提到青少年、青少年到成年的歷程,流年一再引動相同的宮位和星體,卻會因為不同成長階段而體驗不同的課題。這讓我們看到,輪迴是讓我們藉由不同事物的體驗,來領略相同星象結構的人生實相。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星座專家不告訴你的占星知識—命、緣、輪迴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15

從易經的觀念,同人並不能同意柱姐想改革政治風氣的失敗原因在於「水清則無魚」。改革不是只能用臉皮夠厚,心腸夠黑的《厚黑學》。《厚黑學》說為自己厚黑顯得人格卑劣,只有為眾人厚黑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格高尚。所以我們看到大部分為自己厚黑得到利益的人,那都是所謂的人格卑劣者,而真的有人能為群眾厚黑而計較公義嗎?這點同人是非常懷疑的,並不是我對人性沒信心,而是利用厚黑學犧牲可以犧牲的人來造就其他人的幸福,這大概必須先讓自己精神錯亂吧!否則我們要如何客觀認定要對那些人厚黑,對其他人慈悲呢?主觀認定什麼人該被犧牲當然沒問題,但說到底那只是為自己厚黑而已。

改革必須召喚而不是利益交換,因為以利害關係為出發點,對抗不了系統結構慣性的能趨疲(entropy),除非你能發揮力量突破它創造另一個模式出來。改革必然要付出代價,但金權和政治鬥爭不見得每次都會獲勝。尤其是當人們開始覺醒之後,那些擁有權力和資源的人的政治操作會慢慢失靈,而終究會有行不通的一天。雖然過程可能很長,但其趨勢有跡可尋,這正是坤卦初六說的:履霜,堅冰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萬惡淫為首

     
jim yeh on 十月 13th, 2015

當新任黨主席決定不上訴立法院長關說案的時候,馬總統為堅持黨的大是大非立場而反對朱立倫的決定。然後,在相同的狀況,國民黨破壞誠信和體制決定換柱時,馬總統卻選擇尊重黨的決定,而對維持黨的體制默然。對馬總統前後行為的不一致,也讓同人看清楚為什麼馬政府不能讓全民都有,《序卦》曰:「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大有是讓人人都有,這正是君子以抑惡揚善之德所致。然而同人卦的上卦乾沒辦法乾綱獨斷,也不是應合下卦離卦的文明,卻是附合坤卦的柔順,變成地火明夷卦。於是光明被掩蓋,世道不明,黑暗勢力降臨,好人被剷除。看到這裡,怎麼不讓人無限感慨和唏噓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什麼馬政府不能讓全民都有?

     
jim yeh on 十月 2nd, 2015

實證主義沒辦法證明你的模型是對的,它只能證實你的模型可以解釋某種狀況,但對於其它情境的狀況,可能會有模型本身沒有考慮到的因素,因此需要靠實證來修正它。但如果有人用 A 模型去證明 B 模型不合邏輯,我們就知道他根本不懂實證主義的內涵了,就像歐幾里德的幾何學和非歐幾何學雖然互相矛盾,但兩種模型都是可以用來正確解答幾何學的問題,不會有人拿歐氏幾何來質疑非歐幾何的觀點,因為這種行為正是真正的邏輯錯亂。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會認為那位朋友的批評根本就是無聊的本位主義偏見。不過,同人卻不想點到為止;既然他不知道該尊重留給雙方一些省思的空間,那我就揭露他真正的繆誤所在:占星學的感應不在天球,而是宮位,暸解這個觀念的人,根本就不會只看星座和星體而忽略宮位。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學的星象感應

     
jim yeh on 四月 22nd, 2014

從〈查詢的宣告式語意〉提到的實作中,我們可以發現有關資料搜尋的一種設計抽象概念,可以用相同的模式應用在不同的資料結構上,例如從 XML 文件中搜尋特定的資料節點。同人曾經用過宣告式語意實作轉換期貨交易 Span 檔案,將 XML 資料格式轉換成某種特定格式的資料檔案,程式碼的寫法比傳統的命令式語意寫法更為精簡而直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XML 格式轉換的宣告式語意

     
jim yeh on 九月 18th, 2013

當陰氣強盛,自以為是龍但其實未離陰,必然會走向交戰的局面,當然結果是兩敗俱傷。但這也讓我們看到,王金平院長的柔軟身段,可能也只是不願屈服的手段。因為他的行為和他宣稱真的忠黨愛國並願意服從黨主席領導是背道而馳的。即使他說馬江為他「逆增上緣」,但他沒有「寵辱無驚,去留無意」的情操,卻是顯露對權位的戀棧。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以易理看司法關說

     
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3

同人認為「飛鳥盡,良弓藏;狡免死,走狗烹」的恐懼會凝結解決問題的創意,取而代之以預測解決方案的程序與制度,這將使個體乃至於整體發展的停滯與僵化為代價。就像塔羅牌惡魔原型給自己套上枷鎖一樣,沉迷於物質表相而喪失心靈內在的力量,而必然會停滯發展逐漸走向衰退而招致失敗的厄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狡兔死必然走狗烹?

     
jim yeh on 十月 4th, 2012

王姐以西方哲學和宗教的價值觀-「信、望、愛」與「真、善、美」來註釋新時代的觀念,這代表西方文化把人和事物抽離的理性,但這樣的說法讓同人很自然地想到傳統中國文化的思維,不論是道法自然的自然主義或是講求忠恕之道的人本主義,顯示天人合一的價值觀,代表人融入世界的感性。以傳統中國的哲學思想來說,沒有純粹的美、善而言,一切都只是陰陽對立面的協調,人必須在對立當中整合以求取整體的協調,從自然或是人文之道中體驗,才能成為真。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不完美當中體驗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