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六月 11th, 2012

同人想到了弗洛姆的《逃避自由》的觀點,我不打算在這篇文章有對特定的人物或新聞來評論,而是想探討台灣民主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順便回應朋友有關光明與黑暗是否是二元對立,只能擇一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台灣社會自由的逃避與覺醒

     
jim yeh on 十一月 21st, 2011

有道是「聽某嘴,大富貴」(台語),她反對同人打電話給主委,要我緩和一下衝動的情緒,這讓我想到我們面對的正是易經乾卦三爻和四爻的凶險處境,面對這種危險的境地,惟有從自我反省和警愓才能及時採取適當的做為來避免犯錯。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房屋漏水事件體悟「或躍在淵」之道

     
jim yeh on 二月 24th, 2011

在 Facebook 看到一篇文章〈做對的事情,堅持把事情做對〉,討論有關工作層次的原則。看完這篇文章之後,讓同人想分享我對這篇文章的一點淺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什麼不是堅持做對的事情?

     
jim yeh on 二月 16th, 2011

不管工作觀的差異是否源自於文化,文化的差異似乎很容易加深不同工作觀的隔閡,這引發這篇文章的寫作動機;從以內切圓和外接圓來詮釋工作觀的比喻開始談起,探討我對工作觀與文化的思考。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內切圓與外接圓-工作觀與文化的思考

     
jim yeh on 七月 13th, 2010

最近這幾年,同人已經很少在網路上與不同學派的朋友討論占星學。因為和不熟悉的朋友,探討觀點上的分歧是不容易有深入的思辨或對話,同人最多只會對占星有興趣的朋友,分享我在占星學上的體會。然而,最近同人在網路上表達我在占星論命與朋友不同的看法,似乎引起對方的不高興,因而取消與我在噗浪上的朋友關係。對於她的反應,同人覺得很遺憾,但也讓我想針對占星論命的客觀性,發表我的一點看法。 事件的過程是這樣的。原來同人只是看到噗友提到,她的朋友好不容易脫離前男友的糾纏。我建議她可以研究她朋友的星盤,來了解這段關係對她朋友的意義。後來這一位噗友回應她的朋友金星星座落在魔羯座,所以比較容易接受年紀較大的人當男朋友。 在占星學中,金星星座屬於個人性格的一部分,代表個人的喜好、審美觀、價值觀、以及魅力,但是不是可以用來看一個人的感情生活呢?同人近來寫的幾篇文章,都提到命運的論斷並不能化約成性格分析,我相信這位噗友已經閱讀過我寫的那幾篇文章,應該可以了解金星星座並不能代表一個人的感情生活。 於是,同人回應噗友「我從來不用金星星座來論斷感情」後來,噗友反問我偏好以什麼來論斷感情?我回答:「通常是看五宮,如果是以結婚為前提則看七宮」隔天噗浪顯示這則噗有新留言,但開啟這則噗後卻發現無法讀取到任何訊息。原來不知在何時,我已經自她的朋友名單中除名,這則噗是給朋友的私密噗,自然我就再也看不到有關這則噗的任何訊息了。 據說這位噗友並未在後面的訊息留下任何不愉快的字眼,只提到她遇過(有年紀較大的男朋友的人?)的都剛好是金星在魔羯座,以及她並不想去問朋友的出生時間,因為和對方並沒有那麼熟,知道出生日期也只是偶然。但同人已經從她的噗浪朋友名單中除名是事實,這位噗友經常收藏同人的噗,放在她喜歡的噗當中,如果不是心裡不高興,我相信她倒不至於表現出這種沒風度的舉動;不會因為我對論命的見解與她不同,而中止噗浪朋友的關係。 是什麼東西讓她心裡不高興呢?可能是同人與她對占星學如何看感情的意見分歧,讓她覺得不舒服。也可能是同人的觀點會打破她以往對占星學的認知,讓她覺得不自在;記得之前她說過,我評論某位占星老師的用詞,讓她覺得咄咄逼人。不管是那一種原因,都顯示了占星論命強調性格分析或是事件論斷的分歧,而破壞同人與她的關係。不過,同人認為原來的金星星座是不是可以看感情生活,己經變成不太重要的問題,重要的問題反而是占星論命的客觀性;這是以分析性格為主的占星論命,比較容易忽略到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論命的客觀性

     
jim yeh on 七月 5th, 2010

在上週發表了〈占星學如何實現生命意義?〉之後,針對《心靈占星學》的創作目標,本來接下來同人計劃進行寫作有關占星學在自我與潛意識方面的主題。但一來同人發現《心靈占星學》所設定的讀者並非已經瞭解占星學的人,因此勢必要對占星學的基本觀念做個交待;加上另一方面,在閱讀好友愛麗絲提到她對星座三方四正的心得之後,讓我想到可寫一篇有關學習星座的基本概念。 同人認為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來分享占星學基本的星座觀念。這一篇先探討星座三方四正的主題,以回應愛麗絲所提到的內容,而下一篇則會探討星座有關符號、星體的關係、以及神話故事的主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黃道十二星座的對待與流行

     
jim yeh on 七月 1st, 2010

我們的行為常受到本能的限制,沒辦法隨心所欲地做我們自己。本能或者說欲望,是遵循享樂主義;具有追求快樂、避免痛苦的傾向。於是當我們肚子餓了就必須進食,睏了就必須睡覺,還有性本能生育子孫讓生命延續下去。本能的力量讓我們幾乎無法抵抗,這和其它有行為能力的動物似乎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然而,身為萬物之靈,人還是可以運用意識來控制自己的行為。即使受制於本能或是欲望,但意志力的介入與干預可以決定讓命運往不同的方向發展;決定如何滿足本能的需求,並實現生命的意義。即使餓了我們還是必須要吃,睏了還是必須要睡,還需要滿足本能的性欲,但我們對滿足需求的內容是可以選擇的,甚至可以讓欲望昇華而造就出藝術與文化。 換句話說,人可以選擇如何滿足「心理需求」,從基本需求的滿足進展到較高層次的滿足,以求實現生命的意義。心理需求的來源包括較原始欲望的本能層面,以及渴望人生意義的意識層面。依據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人的心理需求可分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會歸屬感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以及自我實現以後的「高峰體驗」。有趣的是,占星學宮位的安排,剛好符合馬斯洛所提出的六大心理需求。因此,基於馬斯洛的需求層級理論,同人想要探討占星學如何實現生命意義。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學如何實現生命意義?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09

同人在最近幾年來隱隱覺得,現今在政治上握有權力的人,總是認為自己具有「好人」的形象,所以應該治理別人來糾正別人的錯誤。但慢慢地,人們發現所謂的「好人」並沒有足夠的領導能力來治理人民,而當他們在面對質疑時,卻表現出態度上的傲慢,讓我們不禁開始懷疑讓好人從政的理由,是否真的足夠充份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有關「好人從政」的理由

     
jim yeh on 七月 21st, 2009

是否代表系統開發追求速度與彈性,就必然犧牲文件與流程呢?同人認為這樣看就太過簡化了,系統開發的彈性並不是忽略系統文件與流程,而是只重視有實質效益的一切事物,當然包括文件與流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系統開發的彈性

     
jim yeh on 二月 27th, 2009

上週六和老婆帶女兒到醫院,做川崎症後續的追踪。回程坐公車下車後,老婆說要去主婦聯盟買點東西,然後在付帳時卻發現錢包不見了。 老婆回到可能遺失錢包的事發現場-新光醫院附近的店家與公車站去找,都沒有發現錢包的踪跡。還好最後就在我們打算放棄尋找之際,收到警察局通知錢包被人拾獲。老婆錢包失而復得,但過程卻令人虛驚一場。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老婆錢包失而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