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二月 11th, 2016

丙申年大年初一晚上日月相會,刑東升命宮的火星,暗示這將會是充滿衝突對抗的一年。本來溫順禮讓的人民,不管是外在表現還是內心情感,在在表現極端和暴衝的行為,需要特別注意。由此看來,今年人們在生活上,會因為對政治、社會、以及人我關係的不滿而激動,因此需要特別注意在溝通表達、自我察覺方面多修煉,多藉助團體的力量及充實心靈藝術的活動以淨化提升。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丙申年運

     
jim yeh on 二月 3rd, 2016

整體來說,新政府會面臨到的難題是財政上的壓力。土星代表累積的問題,是年久日深,並非一朝一夕所造成的問題。即使代表幸運的太歲星進入五宮,國會中的新人新政如果對財政的惡化、弊端壓不住使其浮上枱面等問題,沒有足夠的經驗和具體的解決方案,這將足以造成社會的不安及人心浮動,將會造成股市大量拋售資產求現的混亂局面。

我們看到土星引動四宮的冥王星,代表中資介入民間的經濟活動影響人民的生活,由此來看,經濟併購台灣的局面儼然成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民國105年總統就職局勢

     
jim yeh on 十二月 21st, 2015

在西方的神秘學中,塔羅大秘儀中的「教皇」也可以用來詮釋人格面具,教皇原型象徵引領我們進入團體生活的入門儀式與精神導師,然而他不是開放的,它需要入門宣誓以服從權威者的精神指引,需要遵守戒律代表侷限和制約,這是因為自我必須經過啟蒙以確保不致走叉路而陷入危險之境。 在原型心理學當中,占星學二宮所對應的原型正是自我階段的天真者,天真者是活在理想世界的理想主義者,他崇尚安穩而不喜歡變化及不穩定,常會拒絕承認現實而相信權威者(也就是教皇所象徵的人物),表現自欺欺人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上)

     
jim yeh on 十一月 26th, 2015

從建中校長說話的語意脈絡來看,他的意思的確不是說現在民主制度的選舉,不管學歷高低,一人一票是不公平的。不過同人卻發現建中校長在言談之間,已經有意無意地顯露出高級知識份子菁英的優越感在其中。但詮釋「並非採納較多人的意見就是民主」這句話,顯示他誤解了民主的真義,民主的意義是尊重多元價值,所以我們不可能用單一的學歷或其它成就來判斷,一個人可以比另一個人擁有更大的決定權。建中校長口中所謂一般人認為的公平,它並不是自由的公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中的公平

     
jim yeh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民主政治的進步,在於人們認清理想與現實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現實了嗎?不敢對國民黨投廢票,這並不是真正的面對現實,因為這只是天真者相信權威的表現,去相信不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敢聽從我們內在孤兒的聲音,去質疑權威、反抗壓迫,進而以獨立的省思來面對現實。 孤兒其實也是理想主義者,但他是失望的理想主義者,一個夢想破滅的天真者。藉由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體驗到真實的經驗,而領悟到生命的成長。民主政治的發展也一樣,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最重要的是找到我是誰,並由自身的存在決定民主政治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天真者到孤兒:民主的理想與現實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國民黨的心理學實驗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多數人民比較容易服從權威而自動從眾,潛意識把某些政治信仰內化成自身的經驗,這些信仰多半是接受政治人物及媒體的教條似的宣傳。由於害怕焦慮,於是乎不敢有太多獨立自主的思考和判斷。然而,這種逃避自由的服從行為,將會使人更依賴權威或是讓反社會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為社會帶來毁滅的力量,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關聯薄弱,也找不到讓有創造性的感動。

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真的值得讓我們引以為自豪嗎?到底我們正在逃離自由或是追求積極自由?2016年總統大選,我們投下手中的一票決定我們到底有多自由,還是免除不了被政治人物恐嚇的情境?當然,真正的積極自由不可能靠一次選舉就改變,但它會是從一顆風向球開始,就從投票行為背後的獨立思考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的能力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15

從易經的觀念,同人並不能同意柱姐想改革政治風氣的失敗原因在於「水清則無魚」。改革不是只能用臉皮夠厚,心腸夠黑的《厚黑學》。《厚黑學》說為自己厚黑顯得人格卑劣,只有為眾人厚黑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格高尚。所以我們看到大部分為自己厚黑得到利益的人,那都是所謂的人格卑劣者,而真的有人能為群眾厚黑而計較公義嗎?這點同人是非常懷疑的,並不是我對人性沒信心,而是利用厚黑學犧牲可以犧牲的人來造就其他人的幸福,這大概必須先讓自己精神錯亂吧!否則我們要如何客觀認定要對那些人厚黑,對其他人慈悲呢?主觀認定什麼人該被犧牲當然沒問題,但說到底那只是為自己厚黑而已。

改革必須召喚而不是利益交換,因為以利害關係為出發點,對抗不了系統結構慣性的能趨疲(entropy),除非你能發揮力量突破它創造另一個模式出來。改革必然要付出代價,但金權和政治鬥爭不見得每次都會獲勝。尤其是當人們開始覺醒之後,那些擁有權力和資源的人的政治操作會慢慢失靈,而終究會有行不通的一天。雖然過程可能很長,但其趨勢有跡可尋,這正是坤卦初六說的:履霜,堅冰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萬惡淫為首

     
jim yeh on 十月 20th, 2015

這位朋友的觀點表面上聽起來,似乎言之成理,尤其站在以勝選擺第一的觀念來看,似乎是真理。然而,如果站在對台灣民主健全發展的視角來看,政黨唯利是圖的觀點是否對全民有益?對於這個問題,同人很自然而然地想到系統思考圖的捨本逐末基模。人們依賴短期目標而忽略長期目標,使自己解決問題能力愈來愈薄弱,造成更嚴重的問題就是目標侵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政治妥協的目標侵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