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5th, 2015

民主政治的進步,在於人們認清理想與現實的差異。但我們真的認清什麼才是真正的現實了嗎?不敢對國民黨投廢票,這並不是真正的面對現實,因為這只是天真者相信權威的表現,去相信不值得信任的人。而不敢聽從我們內在孤兒的聲音,去質疑權威、反抗壓迫,進而以獨立的省思來面對現實。 孤兒其實也是理想主義者,但他是失望的理想主義者,一個夢想破滅的天真者。藉由希望和夢想的破滅,才能讓人體驗到真實的經驗,而領悟到生命的成長。民主政治的發展也一樣,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最重要的是找到我是誰,並由自身的存在決定民主政治的本質。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天真者到孤兒:民主的理想與現實

     
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5

「密格蘭的實驗」的結果顯示,在面對權威的壓力下,有 62 % 的人最後還是違背自己的心意,遵從權威的指示按下最強電壓的電鈕。所以依照這樣的結果來說,真正堅持挺柱理念的人,可能只有 38 % 左右,其他大部分人面對國民黨訴求「藍營不能分裂,而讓蔡英文當選」的操作變因,對於權威者下達違反良心的命令,人們多半會「挺不住」壓力而轉向挺朱。

不過,一鍋水要燒開其實不需要讓所有水分子沸騰,只需要從少部分的水開始沸騰,然後逐漸擴展一直到整鍋水都沸騰了。因此,即使國民黨的心理實驗可以讓大多數的人不敢違抗權威而違背心意,但仍有部分的人能夠面對觀念世界的「我」而做真實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國民黨的心理學實驗

     
jim yeh on 十一月 13th, 2015

多數人民比較容易服從權威而自動從眾,潛意識把某些政治信仰內化成自身的經驗,這些信仰多半是接受政治人物及媒體的教條似的宣傳。由於害怕焦慮,於是乎不敢有太多獨立自主的思考和判斷。然而,這種逃避自由的服從行為,將會使人更依賴權威或是讓反社會抗爭的行為更為激烈,為社會帶來毁滅的力量,因為我們與世界的關聯薄弱,也找不到讓有創造性的感動。

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真的值得讓我們引以為自豪嗎?到底我們正在逃離自由或是追求積極自由?2016年總統大選,我們投下手中的一票決定我們到底有多自由,還是免除不了被政治人物恐嚇的情境?當然,真正的積極自由不可能靠一次選舉就改變,但它會是從一顆風向球開始,就從投票行為背後的獨立思考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自由的能力

     
jim yeh on 十月 30th, 2015

從易經的觀念,同人並不能同意柱姐想改革政治風氣的失敗原因在於「水清則無魚」。改革不是只能用臉皮夠厚,心腸夠黑的《厚黑學》。《厚黑學》說為自己厚黑顯得人格卑劣,只有為眾人厚黑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格高尚。所以我們看到大部分為自己厚黑得到利益的人,那都是所謂的人格卑劣者,而真的有人能為群眾厚黑而計較公義嗎?這點同人是非常懷疑的,並不是我對人性沒信心,而是利用厚黑學犧牲可以犧牲的人來造就其他人的幸福,這大概必須先讓自己精神錯亂吧!否則我們要如何客觀認定要對那些人厚黑,對其他人慈悲呢?主觀認定什麼人該被犧牲當然沒問題,但說到底那只是為自己厚黑而已。

改革必須召喚而不是利益交換,因為以利害關係為出發點,對抗不了系統結構慣性的能趨疲(entropy),除非你能發揮力量突破它創造另一個模式出來。改革必然要付出代價,但金權和政治鬥爭不見得每次都會獲勝。尤其是當人們開始覺醒之後,那些擁有權力和資源的人的政治操作會慢慢失靈,而終究會有行不通的一天。雖然過程可能很長,但其趨勢有跡可尋,這正是坤卦初六說的:履霜,堅冰至。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萬惡淫為首

     
jim yeh on 十月 20th, 2015

這位朋友的觀點表面上聽起來,似乎言之成理,尤其站在以勝選擺第一的觀念來看,似乎是真理。然而,如果站在對台灣民主健全發展的視角來看,政黨唯利是圖的觀點是否對全民有益?對於這個問題,同人很自然而然地想到系統思考圖的捨本逐末基模。人們依賴短期目標而忽略長期目標,使自己解決問題能力愈來愈薄弱,造成更嚴重的問題就是目標侵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政治妥協的目標侵蝕

     
jim yeh on 十月 18th, 2015

從恐懼出發,只會得到恐懼的結果,今天柱姐帶我們走另一條路;她教我們用愛去影響社會,而不是原來用恐懼操弄人心的老路。愛是用理念去影響人,而不是政治資源和勢力,這是今天坐在會場內的人搞不清楚在外面上千人怒吼的最大迷思,既然國民黨要一意孤行,我們的義務就必須讓他們看到他們的老路是完全行不通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為什麼決定2016不投票給國民黨?

     
jim yeh on 十月 13th, 2015

當新任黨主席決定不上訴立法院長關說案的時候,馬總統為堅持黨的大是大非立場而反對朱立倫的決定。然後,在相同的狀況,國民黨破壞誠信和體制決定換柱時,馬總統卻選擇尊重黨的決定,而對維持黨的體制默然。對馬總統前後行為的不一致,也讓同人看清楚為什麼馬政府不能讓全民都有,《序卦》曰:「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大有是讓人人都有,這正是君子以抑惡揚善之德所致。然而同人卦的上卦乾沒辦法乾綱獨斷,也不是應合下卦離卦的文明,卻是附合坤卦的柔順,變成地火明夷卦。於是光明被掩蓋,世道不明,黑暗勢力降臨,好人被剷除。看到這裡,怎麼不讓人無限感慨和唏噓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什麼馬政府不能讓全民都有?

     
jim yeh on 十月 2nd, 2015

實證主義沒辦法證明你的模型是對的,它只能證實你的模型可以解釋某種狀況,但對於其它情境的狀況,可能會有模型本身沒有考慮到的因素,因此需要靠實證來修正它。但如果有人用 A 模型去證明 B 模型不合邏輯,我們就知道他根本不懂實證主義的內涵了,就像歐幾里德的幾何學和非歐幾何學雖然互相矛盾,但兩種模型都是可以用來正確解答幾何學的問題,不會有人拿歐氏幾何來質疑非歐幾何的觀點,因為這種行為正是真正的邏輯錯亂。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會認為那位朋友的批評根本就是無聊的本位主義偏見。不過,同人卻不想點到為止;既然他不知道該尊重留給雙方一些省思的空間,那我就揭露他真正的繆誤所在:占星學的感應不在天球,而是宮位,暸解這個觀念的人,根本就不會只看星座和星體而忽略宮位。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占星學的星象感應

     
jim yeh on 九月 26th, 2015

占星學還可以從意識的發展與覺察的視角來詮釋三位一體。十二宮代表自我的內在探索,它們包括自我的準備期、靈魂的探索期和本我的返回期三種階段,對應到身體、心智和心靈的發展。這部分,同人結合原型心理學的觀念,以十二宮位對應十二原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心靈占星:占星學與三位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