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20th, 2015

蘇格拉底說過:「未經檢視的生命,並不值得一提」思索在團體中的自我絕對是值得探討的生命經驗,我並不想討論主觀的是非對錯,而它也不是我可以弄懂的,但我卻可以透過旁觀者的觀察,去分析在團體中的自我是怎麼一回事,弄清楚在團體中真的不可以有自我存在嗎?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團體中的自我

     
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5

柯文哲因為張夢麟沒有回答符合他心意的答案,卻要求拔除內湖分局長的職務,這才是典型的指鹿為馬。如同趙高當年對不願昧著良心,反對指鹿為馬的大臣們,以羅織罪名的方式將他們鏟除的方式一樣。柯文哲對張夢麟的指責,暗示他犯錯不承認,又說謊來辯解,顯然是運用權勢來定他的罪。當然同人相信柯文哲也許不是存心陷害忠良,而是因為無知和驕傲,但更可怕的是這種領導風格會讓人在團隊當中不敢講真話,說話做事不願昧著良心行事阿諛的人,必然會不見容於團隊,這其實都是自作聰明的領導人很難看到的真相。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什麼是指鹿為馬?

     
jim yeh on 一月 7th, 2014

大家的討論圍繞在團隊如何提供學習成長的機會;假如團隊成員每一個人都能在各方面領域有夠水準的表現,那麼團隊必然會有高效能的產出。不過同人在過去的軟體專案開發經驗中體驗到,讓成員學習成長是一條艱辛且漫長的路,領導者必須有耐心提供更多的時間和空間來促進成員的學習成長,否則很容易適得其反。這讓同人想到從另一種觀點去思考跨領域團隊的問題,我認為也許不是期待成員具備跨領域的技能,而是運用限制理論的觀點來突破團隊效能的瓶頸。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突破團隊效能的瓶頸

     
jim yeh on 九月 18th, 2013

當陰氣強盛,自以為是龍但其實未離陰,必然會走向交戰的局面,當然結果是兩敗俱傷。但這也讓我們看到,王金平院長的柔軟身段,可能也只是不願屈服的手段。因為他的行為和他宣稱真的忠黨愛國並願意服從黨主席領導是背道而馳的。即使他說馬江為他「逆增上緣」,但他沒有「寵辱無驚,去留無意」的情操,卻是顯露對權位的戀棧。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以易理看司法關說

     
jim yeh on 九月 4th, 2013

政治人物說治水要做到「一次到位」,而我心中的疑問卻是「治水這東西我明白,但『一次到位』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一次到位是什麼?

     
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3

同人認為「飛鳥盡,良弓藏;狡免死,走狗烹」的恐懼會凝結解決問題的創意,取而代之以預測解決方案的程序與制度,這將使個體乃至於整體發展的停滯與僵化為代價。就像塔羅牌惡魔原型給自己套上枷鎖一樣,沉迷於物質表相而喪失心靈內在的力量,而必然會停滯發展逐漸走向衰退而招致失敗的厄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狡兔死必然走狗烹?

     
jim yeh on 二月 8th, 2013

崇尚成功的想法會讓人迷惑而失去做自己的自由,反而花費時間和努力去達成外界的期望,為了更穩定的收入、安逸的生活、以及身份、名望和地位而不敢面對內在做真實的自己,這並非明智之舉。要成為有智慧的工作者,要注意不要一心一意只求成功而不惜以喪失生命創造的自由為代價。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崇尚成功與不滿之情

     
jim yeh on 二月 4th, 2013

敏捷為什麼會沒有效?同人以為不是因為敏捷不適用,沒有依據現實環境來調適敏捷方法及實務、或是沒有讓成員熟練調適過的流程,都會導致敏捷的失誤。然而再大的失誤都比不上忽略外部觀點的優越感、過度樂觀、和認為一切都在掌控中的心態作祟。敏捷不需要依賴技術、效率與控制,而是重視關係的相互信賴、整體協調與參與促成良性互動,因為後者會讓人回到外部觀點的具體和客觀,它們比前者更能發揮較大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什麼敏捷沒有效?

     
jim yeh on 十二月 4th, 2012

上禮拜參加了Agile 臭皮匠聚會,會中討論到 Planning Poker 的相關議題,讓我想到之前在閱讀《再想一下:好決策的關鍵思考術》看到「數大即不同」的觀念,覺得很有趣。後來同人在 Scrum Community in Taiwan 看到有關管理層遇上敏捷的討論,我看到一句話讓我想到《領導的技術》這本書談到領導力量與組織關係的觀點。這兩個事件讓我意識到有趣的關連,想到可以寫這篇文章來分享我看開發者集體智慧的觀點。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開發者的集體智慧

     
jim yeh on 十一月 15th, 2012

賦權是賦予團隊力量的一股能量流動,但這股能量為何會停滯而不再流動,以致於團隊因官僚特性顯得僵化,使創意枯竭與乾涸而喪失解決問題的洞見?同人觀察這正是團隊之間喪失信賴,不能信任彼此的合作關係,而只相信英雄主義。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開發團隊的心理型賦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