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10th, 2012

軟體專案的管理者應該注意,造就行為模式的結構一旦產生,人人都做自己以為正確的事,實際上卻造成完全相反的結果。這時候要領導專案團隊的正確方向,需要系統化思考,才能認清結構,以打破錯誤的行為模式。分工的迷思會讓管理者建樹不見林而沒有把穩方向。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的團隊合作不只是分工

     
jim yeh on 七月 3rd, 2012

同人認為管理者這種表裡不一致的言行很讓人傷腦筋。如果管理者不能面對恐懼的自己,他就會像《哈利波特》當中的佛地魔,大家只能稱呼「那個人」,卻不敢面對事情的真相。是以言行不一致的行為表現,顯見管理者不能克服心魔,恐懼的心理障礙會讓他無法觀照全局以解決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沒人規定一定要加班?

     
jim yeh on 六月 15th, 2012

針對前不久 mmdays 發表〈軟體公司該這樣做:領導你的員工、而非管理他們〉的文章,獨孤木發表文章質疑〈軟體公司怎麼會不需要管理員工?〉。讀完獨孤木的文章之後,讓同人也想在這篇文章提出我對領導或是管理軟體人才看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人才領導與管理的弔詭

     
jim yeh on 五月 23rd, 2012

昨天在臉書看到曾經教過同人,曾經是臺灣科技大學管理研究所院長的吳宗成教授在臉書分享算計與計算的弔詭,啟發同人思考在管理上的應用,讓我以這篇文章分享整理後的讀後心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看「算計」與「計算」的弔詭

     
jim yeh on 五月 16th, 2012

同人不知道馬總統是否了解賦權的觀念,並和行政部門之間維持彼此間權責的平衡,但可以確定的是按照名嘴的意見來領導行政部門顯然並不是好主意。此外,同人在證所稅的政策中看到 A 和 I 互動的藝術,這恐怕是劉憶如部長所要學習的課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誰是政策的當責者?

     
jim yeh on 五月 14th, 2012

所謂的抽象化思維就是從不同觀點的互動中,經由演化而創造出全新的不同觀點;它既不是業務觀點也不是技術觀點,而是彼此交織之後產生有用的解決問題觀點。其實把抽象化當技術的繆誤,不單單只出現執著於業務觀點的情形,執著於技術觀點也會犯了相同的錯誤;以為堅守特定觀點就可以解決問題,然而這樣的繆誤讓我們缺乏解決問題所需要的彈性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把抽象化當技術的繆誤

     
jim yeh on 十月 29th, 2011

最近太陽進入同人命宮,也該繼續寫文章在網誌上發表了,不過同人最近碰到了一件事,讓我停下來正在寫作的文章,先來寫一篇分析這個事件時盤的文章。這個時盤是某個人在網路上在人後評斷是非的時盤。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在人後道人短的時盤

     
jim yeh on 八月 12th, 2011

「好產品不一定能賺到錢」並不是一項迷思。其實它告訴我們一項真理:人想要靠開發出好產品而賺到錢,除了需要有能力把產品做出來之外,還需要其它因素的配合;把各種可能的因素加在一起,我們通常會通稱它叫機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做好產品一定能賺到錢?

     
jim yeh on 七月 11th, 2011

在今年過農曆年前,看到以前閱讀《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第二卷):第一級評量》所做的筆記,引發同人想要寫一篇文章探討軟體開發團隊的官僚特性。但由於工作轉換及其它寫作計劃的原因,直到現在才有時間分享我對軟體開發團隊的官僚特性之心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開發團隊的官僚特性

     
jim yeh on 七月 5th, 2011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不要盲目的 BDD / TDD,我對寫測試的看法〉,看完作者 XDite 反對不論如何都要導入 TDD 的理由,讓同人想提出我對這篇文章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要把 TDD 和做測試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