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5th, 2011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不要盲目的 BDD / TDD,我對寫測試的看法〉,看完作者 XDite 反對不論如何都要導入 TDD 的理由,讓同人想提出我對這篇文章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要把 TDD 和做測試混為一談

     
jim yeh on 六月 24th, 2011

要認識系統開發的複雜性,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不過,忽略它會讓我們和湊熱鬧的外行人一樣,從他人系統失敗的經驗中只能看得到表相;以為這只是犯了離譜的技術或方法論的錯誤。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公共建設的系統失常看系統開發的複雜性

     
jim yeh on 三月 17th, 2010

短期來說,高層管理者所不願承擔的壓力加諸在專業人員身上,他們總是無力反抗而必須默默承受。但長期讓專業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一直承受壓力,而不懂得適時激勵來增加專業人才的士氣,總有一天將會令專案付出慘痛的代價:損失重要的專業人才。因此,對於專案管理者而言,這是值得關切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管理者如何面對專業受責難

     
jim yeh on 十月 26th, 2009

這篇文章是投稿 ZDNet Taiwan 的文章原稿,由 ZDNet Taiwan 以〈如何在系統異常前發現錯誤?〉、〈如何在系統異常前發現錯誤?(下)〉兩篇文章刊登。文章原稿未經 ZDNet Taiwan 編輯,內容可能與 ZDNet Taiwan 約略有所不同。 前一陣子有兩個與資訊系統失常有關,而且眾所矚目的新聞事件,也就是戴爾電腦網路購物系統與台北捷運內湖線的系統異常。相信很多人都認為這兩個系統會發生系統異常相當離譜,在系統上線之後才發現系統無法正常運作,造成系統使用者的困擾,同時也會讓人對系統可靠度與穩定度失去信心,而增加系統的失敗成本。 雖然平心而論,想要事前預料系統可能發生的問題,並加以預防或因應其實並不容易,因為開發系統,尤其是軟體開發常會碰到事先難以預料的問題。但如果能在錯誤造成危害之前,就能夠發現問題並採取適當的行動來解決它,應該就能減少系統的失敗成本。因此,看到戴爾與台北捷運內湖線的重大系統異常,讓筆者想探討如何在系統失敗前發現錯誤,以避免系統失敗的巨大損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如何在系統失敗前發現錯誤

     
jim yeh on 十月 8th, 2009

早上在 News 98 聽到陳鳳馨評論吳德榮提前退休的新聞事件,她提到吳德榮說:「人們理盲又濫情,說也沒用」對此,她表示人們理盲又濫情她同意,但吳德榮自己何嘗不是理盲又濫情呢?然而,聽完陳鳳馨的評論反而讓人更困惑,或許同人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弄清楚到底是誰理盲又濫情。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是誰理盲又濫情?

     
jim yeh on 九月 16th, 2009

解決問題的關鍵就是正視「人不是完美的」事實。同人是工程師出身,我很能體會工人希望早點把事情做完早點走的心態,對擾鄰後果的嚴重性他們可能沒有明顯的感受,而不是故意不去配合。所以以為訂下工作時間的規則以為他們會遵守,其實是太天真了。而那位媽媽的辦法正是對人性弱點的積極管理,不去假設人們一定會照你的方法去做事,而去思考我們的對策。看在同人的眼中,實在是令人激賞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一場提前施工擾鄰的風波

     
jim yeh on 八月 7th, 2009

同人看 Kenming Wang 這篇文章覺得怪怪的,倒不是不贊同他對寫好使用案例好處的觀點,而是覺得強迫新手去做我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是很危險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強迫新手這麼做的風險

     
jim yeh on 七月 21st, 2009

是否代表系統開發追求速度與彈性,就必然犧牲文件與流程呢?同人認為這樣看就太過簡化了,系統開發的彈性並不是忽略系統文件與流程,而是只重視有實質效益的一切事物,當然包括文件與流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系統開發的彈性

     
jim yeh on 七月 17th, 2009

世界愈複雜,我們就更需要簡單。簡單讓我們看清楚事物的脈絡,掌握重點,以協助做出選擇,並在適當時機採取行動。然而,簡單其實是困難的,因為要做到簡單,意味著我們必須清楚事物的全貎,行動必須要更有原則。尤其是在複雜多變的環境當中,簡單不能只靠直覺,而是有紀律的思考與行動。 那麼,用有紀律的思考與行動,以做到簡單,我們該怎麼做呢?前一陣子,同人閱讀了《越簡單越有力量》,我覺得這本書的觀念與方法,剛好可以提供我們複雜世界簡單之道的思考方向與指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簡單,複雜世界的致勝之道

     
jim yeh on 七月 10th, 2009

朋友的分享讓同人看到,她的主管用一些不大精確的語言來讓她感覺問題不大。比如說用「c++、vb 都只是工具而已,不管你用那一種工具來開發系統,其實都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所以我們大可不用擔心」的說法,正是用不精確的語言來表達不當的概念,這其實是相當要不得的簡化。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當聽到不精確的溝通用詞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