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九月 23rd, 2009

同人覺得一分鐘教養法是相當不錯的教養法。它的方法看起來很簡單,而且能讓子女感受到父母的愛、以及對他們自我的肯定,以產生優良行為的動機。這樣的教養方式可以將子女的行為與父母對他們的觀感分開來;讓子女清楚父母認為他們要比他們的行為還要來得好,管教代表父母不喜歡他們的行為但卻愛著他們,讓孩子先相信自己是好孩子,然後才會做出好孩子應有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學習當一分鐘爸爸

     
jim yeh on 九月 22nd, 2009

最近在河道上看到噗友談論父母的感情糾葛與他的觀感,讓我想到家族中的三角關係;當孩子介入父母之間的糾紛,常會讓家族的問題變得相當複雜。這種親子之間三角關係的拉扯,通常會造成不為人知「家庭秘密」,並且在家族代間相傳,限制人的心靈自由,阻礙人的成熟發展。無形之間,我們的人生受此影響甚鉅。 同人曾經和老婆一起探索我們的家族圖,那是她在研究所「家族治療」課程的家庭作業。我協助她繪製出我們婚姻結合的家族圖,並且透過探索與討論,我們看到家族之間的三角關係是如何影響雙方的家庭,並且發現那些傷人的秘密其實是因為上一代關係的需求沒有被滿足,轉而將希望投注在下一代身上。而下一代就不知不覺地受到上一代的陰影所影響,甚至因此造成一些家庭悲劇。 那麼家族中的三角關係是如何形成的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家族中的三角關係

     
jim yeh on 九月 13th, 2009

前一陣子,在內湖圖書館所舉辦的「控制理論」的課程結束之後,同人一直想把參加課程的學習心得寫出來,但卻因為種種因素而遲遲沒有動筆。不過這陣子同人在網路上觀察到的一個現象,又讓我覺得想動筆將它們分享出來。 在網路上,常會看到一些樂觀而積極正向的文字。當然,以積極樂觀的人生觀而言,這些文字所傳達的觀念對維持積極樂觀的想法是很有助益的。不過,對於處在生命複雜情境當中的人而言,這些文字卻不一定能夠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尤其是理性或是抽離情感的建議,常會讓人覺得理想化而顯得不夠真實。 當心靈取向的字句,不能讓人感受到和「真實」生命的關連時,我們將會很難認同它們而產生共鳴。即使傳達訊息者立意甚佳,但接收訊息所得到的感受,卻可能是因為不同價值觀的批判,而表現出對生命的簡化,常會讓人感到難以認同。 批判會讓人落入陷阱,期望他人以自己的價值觀來衡量價值,這樣對受到批判的對象而言是沒有意義的。然而,如果不批判對錯,我們該如何幫助自己或他人來面對與處理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情呢?同人認為控制理論是很棒的工具,它不是用來掌控他人或外在環境來符合我們的需求,而是嘗試提昇自己的行為能力,以改善我們對生命的掌控。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加強對生命的控制能力

     
jim yeh on 八月 5th, 2009

工程師無法發現問題,我想最主要的因素應該是測試環境太 Happy 了,沒辦法還原在更嚴苛運作環境的要求。這讓我想到以前在〈工程師性格〉中談到的故事,沒有經驗的工程師傾向於以自己看不到問題而聲稱系統沒有問題,卻不知這樣的心態是阻礙他們發現問題的最大問題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何工程師無法發現問題?

     
jim yeh on 七月 4th, 2009

上次的控制理論課程,老師要我們觀賞《沒問題先生》(Yes Man)這部影片。同人沒看過這部影片,於是到影片出租店租了這部片子,並利用上週的週末假期看完這部影片。我覺得這部影片還不錯,想以這篇文章來表達我的心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向人生說「好」

     
jim yeh on 六月 14th, 2009

當然主講者也讓大家對控制理論有初步的認識,並與大家座談如何解決生活所碰到的親子問題,令人受益匪淺。同人覺得有必要將這個課程的訊息分享出去,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訊息而助於此課程的推廣,讓課程可以繼續下去並讓更多人受益。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學習控制理論增進親子關係

     
jim yeh on 十一月 24th, 2008

上禮拜我作了一個感受較為鮮明的夢境,倒是讓我試著從自己的夢境中來認識自己。在這個帶有緊張心情的夢境中,同人發現自己常擔心理念不能落實在生活上,並且會因為過度顧慮他人的想法,而喪失了純真而快樂的自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夢中緊張心情的啟示

     
jim yeh on 七月 1st, 2008

人們經常用「情有可原」來形容當事人合乎情理的行為,是值得被原諒的。尤其當我們設想當事人的處境,如果換成是自己遭遇與當事人相同的情境,我們未必會表現得比當事人更好,那麼他的行為就沒有可以值得非議的地方。就像同人在 Solibizi 對陳幸妤跟拍事件所作的評論中所看到的一樣,他提到陳幸妤雖然對這此事件的處理顯得不夠聰明,但明知其努力的徒勞,卻無畏地承擔起自己的堅持,她所表達的是面對問題的態度或倫理。 Solibizi 提到旁觀者不可能完全化身為另外一個人,從當事人的立場看待目前所遇到的困境。他認為每個同理心必定是某種「簡化」的操作,即使旁觀者對當事人提出顯而易見的建議是基於善意,但這對當事人而言,卻會因為文字所產生言語的暴力而對當事人造成傷害。他提到: 也許你們沒有察覺「就叫妳不要這麼做了,為什麼要自找麻煩?」這句話背後的暴力。多少父母對孩子說過這麼的話? 這句話又曾經給過多少孩子實質上的幫助呢? 還是父母只是想要在孩子面前證明自己「理性判斷」上的遠見? 或者在努力地傳達自己的善意的同時,但卻看不見自己正在行使「不倫理」的事實。 按照 Solibizi 觀點的邏輯來看,如果陳幸妤明明已經絕望地知道某種事態的徒勞,仍無畏地承擔地自己的堅持是一種倫理或態度的展現。但她在情急之下口不擇言的表現,要狗仔去跟拍他人而不要來跟拍她與她的家人,這種「己所不欲,必施於人」心態的表現,難道可以讓人認同這是一種「情有可原」的行為表現嗎? 其實,先前同人已表達過我對於陳幸妤狗仔跟拍事件的看法,在此並不想探討她的行為是否合乎情理。只是 Solibizi 把倫理與智慧看成相互對立的假兩難推理,似乎是太簡化了當事人在面對問題的選擇。我認為倫理與智慧並不是相互對立的兩難問題,每個人同時都兼具理性與感性,它們會決定個體每一刻為自己所做的選擇,情感與理智的交界正展現出著我們對生命選擇的自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情感與理智的交界

     
jim yeh on 五月 26th, 2008

前一陣子老婆告訴我一個大人讓小孩左右為難的故事。 同人與老婆認識這位小孩的媽媽,她和她老公已經離婚,原本在她有空時就會帶小孩出去玩。不過,最近她的孩子總是表示太熱不想出來,她認為是因為小孩擔心會被爸爸的朋友看到而讓父親不高興。她不希望她和兒子之間的關係因此受到影響,於是採用了哀兵策略反問孩子:難道跟我出來那麼痛苦嗎? 可想而知,這個夾在父母之間的可憐小孩應該會左右為難。小孩或許不能了解為什麼大人不能彼此地和平共處,但我相信他一定能感受到為了迎合大人的需求,卻讓自己左右為難。父母在與小孩之間的關係上的競爭,很容易對小孩的人格發展上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jim yeh on 十月 8th, 2007

重點並不在於拜金社會對不對,也不在於荒廢學業去做直銷應不應該,而是在於大家是否尊重這些學生的想法,讓他們擁有思考的空間與選擇未來的權利。只有善解對方才能改善彼此日益緊張的關係,加上信任才能有助於找到雙方共享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看拜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