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7

這清楚揭示了《民權主義》正是 國父承襲中國古代民權思想的思維,順應世界潮流,決心推翻帝制並且建立共和,以實現大同世界的理想。這也就是《易經》中《乾》卦用九的「見群龍無首,吉」的願景,當人民的智識已開化,不再依賴君權來領導人民,而是以民權讓人們自己能夠為自己作主,以公民意識來與社會做良性互動。社會也就可以透過群體的自我組織的演化達成去中心化的群智,這樣就不再需要有皇帝,人們也就不用為爭權奪利而爭鬥。
這就是一種去核心化的過程,當然,我們離這樣的目標還很遠,要免除對核心的依賴談何容易?不要說在政治領域中,雖然現在沒有人可以搶著做皇帝,但大家對總統大位的思維跟君權時代的皇帝並沒有差太多,人們期待強而有力的人來領導,而忽略積極自由須有獨立思考的創造力與對生命的感受能力,這樣更讓政客有政治操作的空間來為自己擴權,日益激烈的對立和內耗已經腐蝕社會進步的根基,民意已經變成鬥爭工具的同義詞。

就連在臉書「公民自我組織實驗室」社團,自我組織其實並不是一個容易了解的觀念。但有人對去中心化的觀念模糊,卻總是放不下對核心的依戀,還是以中心化的思維在解讀去中心化。記得曾經在其它社團,我就很不能接受對去中心化的中心化偏見,那時我就知道要宣揚自我組織的概念並不是容易的事,於是毅然決然地創立本社團。然而今天縱然遭遇更大的阻礙,我還是會繼續孤獨前進,因為我知道孤獨者並非孤單,而我做的事並不容易卻是單純的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民權思想與自我組織

     
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7

自由主義只不過是實現民主精神的一種觀點。而從西方文明發展的歷史也可以發現,自由主義的濫用,也扭曲民主政治而形成民粹主義的亂象。所以把自由主義當成民主主義核心,其實只是一種民主政治核心化的妄念,並非民主政治的真相。

民主政治的發展,其實是在政治領域上去核心化過程的一環,民主在政治上所努力的成果一直都是全人類共同的資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不是只有自由主義才叫民主

     
jim yeh on 七月 26th, 2017

因為我們在溝通過程中,缺乏預測的直覺。一味地認為別人應該聽從我們的意見,卻忽略了對方常會有出乎我們意料的反應,那些反應可能會使我們在當下無所適從。我們從對方出乎意料的反應中產生壓力,造成彼此溝通的契機破裂。面對爭議性的話題,我們所因應的方式往往加強了我們原本想要化解的反對勢力。此時,我們需要更敏銳的直覺,在此我想分享威廉伊薩克的《深度匯談》的觀念,從對話扮演不同角色來培養敏銳的對話直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和群體互動預測的直覺

     
jim yeh on 十二月 21st, 2015

在西方的神秘學中,塔羅大秘儀中的「教皇」也可以用來詮釋人格面具,教皇原型象徵引領我們進入團體生活的入門儀式與精神導師,然而他不是開放的,它需要入門宣誓以服從權威者的精神指引,需要遵守戒律代表侷限和制約,這是因為自我必須經過啟蒙以確保不致走叉路而陷入危險之境。 在原型心理學當中,占星學二宮所對應的原型正是自我階段的天真者,天真者是活在理想世界的理想主義者,他崇尚安穩而不喜歡變化及不穩定,常會拒絕承認現實而相信權威者(也就是教皇所象徵的人物),表現自欺欺人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從占星看自我與原型(上)

     
jim yeh on 九月 29th, 2015

心靈占星如何對應上面提到的五種自然情緒呢?因為情緒是思維的力量所以理應用十星來對應,以下就是這五種自然情緒的類化。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心靈占星:星體與自然情緒

     
jim yeh on 三月 23rd, 2015

柯文哲因為張夢麟沒有回答符合他心意的答案,卻要求拔除內湖分局長的職務,這才是典型的指鹿為馬。如同趙高當年對不願昧著良心,反對指鹿為馬的大臣們,以羅織罪名的方式將他們鏟除的方式一樣。柯文哲對張夢麟的指責,暗示他犯錯不承認,又說謊來辯解,顯然是運用權勢來定他的罪。當然同人相信柯文哲也許不是存心陷害忠良,而是因為無知和驕傲,但更可怕的是這種領導風格會讓人在團隊當中不敢講真話,說話做事不願昧著良心行事阿諛的人,必然會不見容於團隊,這其實都是自作聰明的領導人很難看到的真相。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什麼是指鹿為馬?

     
jim yeh on 二月 4th, 2015

從以上阿德勒心理學的觀點來看,會認為「被殖民愈久,愈高級」的真相,恐怕是因為對自己文化價值感的低落,而需要藉助國外文化的權威來提昇自己的價值感,這種活在他人價值觀的心理是百分之百的昧於現實,讓自己長期陷於自卑的情況而無法自拔。這也讓我們發現,從平常柯文哲喜歡自吹自擂,或是在言語上表現對女性的歧視,他的自傲其實只是用來掩飾他內心自卑的行為。所以看到有些鄉民說:他只是把別人不敢說的話說出來。其實我們沒有必要去反駁它,因為這也是一種展現權威的表現,其根源也是自卑情結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殖民進步論的自卑情結

     
jim yeh on 二月 8th, 2013

崇尚成功的想法會讓人迷惑而失去做自己的自由,反而花費時間和努力去達成外界的期望,為了更穩定的收入、安逸的生活、以及身份、名望和地位而不敢面對內在做真實的自己,這並非明智之舉。要成為有智慧的工作者,要注意不要一心一意只求成功而不惜以喪失生命創造的自由為代價。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崇尚成功與不滿之情

     
jim yeh on 二月 4th, 2013

敏捷為什麼會沒有效?同人以為不是因為敏捷不適用,沒有依據現實環境來調適敏捷方法及實務、或是沒有讓成員熟練調適過的流程,都會導致敏捷的失誤。然而再大的失誤都比不上忽略外部觀點的優越感、過度樂觀、和認為一切都在掌控中的心態作祟。敏捷不需要依賴技術、效率與控制,而是重視關係的相互信賴、整體協調與參與促成良性互動,因為後者會讓人回到外部觀點的具體和客觀,它們比前者更能發揮較大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為什麼敏捷沒有效?

     
jim yeh on 一月 17th, 2013

明智的你並不需要因為挫折而「火大」,不過它的價值卻是帶來認識完整個人的機會,強迫你正視和面對你不能認同的陰影投射,那是屬於你個人的本質真相。完整並非完美,而是讓你全面整合你的思想和情感,以經驗體現到整體生命存在的圓熟。你的挫折只是因為你相信了片面侷限思維所創造出來的實相,然而對於你而言,它並非真相而只是信念而已。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明智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