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2nd, 2012

同人記得鄧惠文醫生提起《心靈鑰匙》和失去親人的心靈療癒有關,她說走出失去親人的悲痛是一個漫長的歷程,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支持、關懷與陪伴,讓心底的悲傷自然地宣洩,直到當事人可以走出悲痛的世界,來面對未來的新生活。看這部電影感受到在心靈療癒過程,愛與關懷的支持力量,但同人想要分享的是有關內在智慧的連結。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心靈鑰匙》:內在智慧的連結

     
jim yeh on 二月 5th, 2010

從古至今,人類花費許多心力來探尋事物的本質。不論是哲學、宗教乃至於近代的科學在這方面的努力,不外乎是為了讓人們更認識自己、世界乃至於整個宇宙。到目前為止,人類對宇宙的認識已經有長足的進步。我們可以運用牛頓力學預測天體的運行,絲毫不差;而達爾文進化論也告訴我們物競天擇,優勝劣敗,生物演化最後留存下來的物種,也早就是由基因所決定,絶非偶然。 如果宇宙是按照必然的本質在運行,那麼非本質的偶然是否就應該被忽略的呢?近代科學的演進,告訴我們在宇宙必然性的背後,其實存在相對的隨機性。雖然宇宙在表相的物質巨觀層面上,似乎可以預測必然性,但在微觀的粒子層面上,卻是以我們很難理解的隨機方式在運作。 也就是說,事物的本質不見得是單一地存在,而是可能以多種完全不同的樣貌來呈現,甚至會看到客觀的本質與主觀的存在會產生相互的矛盾。特別是在最近在網路上的討論中,同人就很清楚地看到這樣的矛盾如此深刻地影響人們的想法與行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本質與存在的矛盾

     
jim yeh on 七月 4th, 2009

上次的控制理論課程,老師要我們觀賞《沒問題先生》(Yes Man)這部影片。同人沒看過這部影片,於是到影片出租店租了這部片子,並利用上週的週末假期看完這部影片。我覺得這部影片還不錯,想以這篇文章來表達我的心得。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向人生說「好」

     
jim yeh on 四月 25th, 2008

批評者似乎認為只有政治立場必須與他一樣才是真正的文明。如果這真的是批評者的想法的話,同人認為這只是突顯他自己不夠文明,狹隘地以自以為是的想法在批判別人,卻無法意識到自我優越感作祟的本位主義。如此的批評讓同人想到一句話:「我們經常以為我贏了,可是卻輸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們經常以為我贏了,可是卻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