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五月 14th, 2012

所謂的抽象化思維就是從不同觀點的互動中,經由演化而創造出全新的不同觀點;它既不是業務觀點也不是技術觀點,而是彼此交織之後產生有用的解決問題觀點。其實把抽象化當技術的繆誤,不單單只出現執著於業務觀點的情形,執著於技術觀點也會犯了相同的錯誤;以為堅守特定觀點就可以解決問題,然而這樣的繆誤讓我們缺乏解決問題所需要的彈性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把抽象化當技術的繆誤

     
jim yeh on 一月 20th, 2012

上週日在總統大選結束之後,看到網友在臉書表達對 HTC 的意見,從她的觀點中讓我注意到歧見之後的間隔。我們總是習慣面對反對意見奮力抵抗,卻經常忽略了力量不在我們對反對意見的干擾行為,這樣只是給予對方力量讓我們聲嘶力竭;其實力量來自於歧見之後的間隔,它是歧見帶給我們最有價值的禮物,只是我們經常錯過它。 網友 EL 小姐在臉書上說賈伯斯不會對台灣的選舉表達意見,她真懷念蘋果執行長,她說 HTC 是中國品牌,這是王雪紅自己說的。她的看法引起了另一位網友 LU 君的不同意見,他說王雪紅和朋友的中國概念並不一樣,王雪紅和所有台灣人有相同的權利,沒有人可以否定她是台灣人的事實。 對 LU 君的質疑,EL 小姐提到賽斯說「世界上從來沒有兩個人真正地溝通過」,並且希望他能好好的想一想。從政治意識談到新時代的身心靈觀點,同人覺得 EL 小姐指出的問題很有趣。確實人與人之間不能溝通和個體之間的差異有絕對的關係,但我認為 EL 小姐所說的歧異並非本質而是表相,它是讓我們尋求整體一致性的必要開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歧見之後的間隔

     
jim yeh on 二月 16th, 2011

不管工作觀的差異是否源自於文化,文化的差異似乎很容易加深不同工作觀的隔閡,這引發這篇文章的寫作動機;從以內切圓和外接圓來詮釋工作觀的比喻開始談起,探討我對工作觀與文化的思考。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內切圓與外接圓-工作觀與文化的思考

     
jim yeh on 十一月 17th, 2010

上個月好友愛麗絲在噗浪河道上分享「擴大療癒法」(Magnified Healing)等價交換能量體驗的活動訊息,提到可以參加免費擴大療癒法的能量傳輸體驗,而後還會進行 NLP 的催眠體驗。同人看到這個活動訊息覺得很有趣,當下就報名決定參加了,我和能量傳輸者 Tony 排定好的時間在 10/25 晚上,當天在下了班之後,自己就搭捷運前往參加這個活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擴大療癒法等價交換能量體驗

     
jim yeh on 九月 27th, 2010

同人認為,一個明理正派的父母不會縱容小孩的錯誤行為,更不會因為別人批評他小孩的錯誤而予以反駁。老婆親眼所見的事實是,這位媽媽的女兒欺負年紀比她小二歲的小星,霸佔公共場所的設施,但她的媽媽不反省女兒做錯什麼,卻介意別人說她小孩沒教養。她這樣的反應,對照她女兒的行為舉止,其身教可見一斑。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溺愛與教養

     
jim yeh on 九月 23rd, 2010

東方人的含蓄溢於言表,為了維繫人際關係的和諧,通常並不習慣直接說出心裡面的想法,而是喜歡用迂迴轉進的言語模式來溝通,希望對方能夠揣摩自己的心意,了解在言語之外的弦外之音。 當然,如果從言語的暗示當中,聽話者可以聽懂說話者所要表達的意思,有時候可以化解一些尷尬的場面,然而如果聽話者聽不懂、甚至是誤解說話者想要表達的意思,那溝通就會非常的沒有效率。不幸地是,有莫非定律的加持,後者比前者發生的機率然還要大得多,而且容易讓人覺得被操控玩弄而感到的不自在。 溝通不應該玩猜心的遊戲,要別人猜中你的心思,這是很累人的一件事,換做是自己,可能也不見得會猜中對方的心思。有時候,當我們對別人的行為感到失望時,應該用直接的方式表達我們的在意,而不是期待對方想清楚,然後做到符合自己沒有說出來的期待。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溝通不要玩猜心的遊戲

     
jim yeh on 九月 17th, 2010

聽到同事轉述管理階層的說法,倒是讓我覺得如果管理只要照著做,那問題可就大了。同人這篇文章寫下我對這事件的看法,不過我並不想討論管理階層所制定流程系統的優劣,而是想探討到底對專案管理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管理最重要的事情

     
jim yeh on 八月 27th, 2010

最近看了舜平學長在 Facebook 的文章,讓我想要分享一些有關溝通和對話的觀念。 學長提到他和同事在工作上觀念的不同而引起爭執;他希望同事能夠思考流程如何改善,讓工作更有效率與品質。但同事則認為本來工作就是這樣做的,她並沒辦法改變什麼。結果兩人因為觀念不同而發生了言語衝突。文章的最後學長提到: 工作中充滿無奈與挑戰,或許是我的口才不好,下次要來學學勁哥跟畢姐,才能說服同事,多思考一起改善流程。不要整天都在救火,不僅沒效率、又沒效益,老闆也認為你在瞎忙。 看了學長的文章和後面的討論,同人覺得學長與同事的糾紛,真正的問題應該不在工作上的爭執,而是彼此語言差異產生的溝通障礙。雖然表面上雙方是因為在工作上的觀念不同而爭執,但存在雙方溝通的根本問題卻是因為顯著的語言差異。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語言差異的溝通障礙

     
jim yeh on 六月 9th, 2010

前一陣子,同人經歷了一場衝突。在那場衝突中,我與同事進行了言語上的激烈辯論,辯論到後來演變成雙方的意氣之爭。本來對同一件事情,當雙方出現意見分歧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加上那次爭論的主題與工作本身無關,所以既然彼此無法針對那件事來溝通,那理應不研究不討論,以免破壞同事間的情誼。 但那場衝突卻讓我體驗到內在心靈面對外在事物的挑釁,使得自我意識按捺不住內心的情緒起伏而起而對抗,或許這是潛意識要意識正視自我內在的衝突,以經驗意識與潛意識的整合。剛好我和同事發生爭論的主題是食物的營養價值,或許這個事件是要我體驗爭論的心理價值。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爭論的心理價值

     
jim yeh on 一月 7th, 2010

敏捷開發並不是教條式的照本宣科,開發者要懂得變通最重要的是用心思考,而非把必要的思考都看成精神層面的問題,這並非適用於敏捷開發的心智模式。以下是同人在 Facebook 的 Scrum community in Taiwan 的回應,但文辭有略為做過一番修飾,可以用來澄清我對測試驅動開發步驟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測試驅動開發的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