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三月 15th, 2007

觀察現今的社會現象,自殺與憂慮症讓許多人憂心仲仲,尤其憂鬱症是二十一世紀的文明病。曾經看了一本好書-《是你選擇了憂鬱》,剛好可為憂鬱及不快樂的現代人提供一帖良藥,在此與大家分享。 接觸這本書的機緣,是由從事學校輔導工作多年,內人的介紹。她在工作上經常運用現實治療理論來助人,有時會與我分享現實治療的觀念。現實治療是在選擇理論架構下的實際應用工具,於是她推蔫我看這本書。其實現實治療不僅是專業的諮商理論與技巧,同時也適合一般人使用。 面對關係的緊張與衝突,我們總是認為「如果對方能夠改變就好了」。但是本書告訴我們,問題往往就出在這裡;當我們習慣以我們認為對的事情要對方照著做,這種以操控方式強迫別人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對雙方的關係的增進沒有幫助,反而會造成雙方關係的緊張,彼此的距離反而會愈拉愈遠,最後你就會感到無比地憤怒及憂鬱。除非你了解到你所能控制的只有自己,並放棄操控對方的意圖,你們的關係才有可能獲得改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讀書心得分享-是你選擇了憂鬱

     
jim yeh on 三月 15th, 2007

近日在電視看到一則新聞,台大研究所考題有一題是「為高鐵設計一個不會重覆訂位的訂票系統」,許多考生都認為這個考題很簡單,甚至有人認為這是所有考題中最簡單的一題。 我看到電視的訪問,大部分的考生都對他們自己的解決方案很有信心,有考生說他設計了一個演算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然而卻沒有看到有人對問題做深入的探討,大概以為問題非常明確-不能重覆訂位,然而造成重覆訂位的因素是很複雜的,這些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如果不了解問題,如何能設計出符合需求及適用的系統呢?沒有問題卻可以有解答,這正是NPS(No-Problem Syndrome)-沒有問題症候群(Gerald M. Weinberg,1986)的心態在作祟,因此,看到這則新聞,讓我不禁搖頭嘆息。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資訊系統設計的盲目

     
jim yeh on 三月 14th, 2007

鳥毅想要說服主管推行 review 的計劃,喲哪桑學長提了一些建議可以供鳥毅參考,不過我認為要說服主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如果沒有樣學長那樣的辯才無礙,反應‡‰敏捷,可能很難畢其功於一役,不過這個 argument 倒讓我想起了丹娜左哈爾的服務型領導者的概念,也就是仰賴機會與才能不如創造內在需求。 記得在多年前在做李國光老師所教授的策略知識管理課程的期末專題報告,題目是某科學園區的實務社群時,過程中學到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推行任何的計劃,與其告訴別人他需要什麼東西,不如創造他的需求。這真是一個 key point,對於工程技術背景出身的我而言,向來習慣先提出解決方案,結果常常費盡了唇舌,卻還沒有辦法讓人家採納我們的意見,甚至造成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因為我們不知道對方真正的需求,卻天真地以為我們的解決方案可解決一切問題,我們所做的只不過是誘導對方採納我們的意見而已。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創造 software review 的需求

     
jim yeh on 三月 12th, 2007

在哈米尼斯的天空看到〈專案管理:Change Management〉,作者提到軟體專案 change management 的重要,而對於專案無法掌控的部分,引用《與熊共舞》這本書所說的可以向上丟給 sponsor 或運用專案假設來限制它。但喲哪桑學長卻認為: 「不要被自己的假設所矇蔽,也不要被其所愚弄。記住,所有的假設在被證實之前,假設既不是對,也不是錯。假設,就只是假設而已」。 我蠻認同學長所說的。沒錯,假設往往是風險的主要來源,在專案風險管理中,最簡單而且最常拿來做風險分析的工具便是敏感性分析,它是用來評估當專案的假設與限制改變時,對專案的影響會受到多大的衝擊。所以不能過度依賴假設,假設是需要被管理的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對專案假設的看法

     
jim yeh on 三月 8th, 2007

看了喲哪桑學長寫的〈誰來檢查code?〉,又看了相同主題的「多人大辯論」,心中感觸頗深,大家的論點都圍繞著用 software inspection 來找出程式的 bug ,但這其實並不是 software inspection 的最大價值,因為 software inspection 不是只有檢驗而已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Software inspection 不是只有檢驗而已

     
jim yeh on 三月 7th, 2007

看了學長所寫的〈Stakeholder 還有誰?〉之後,也想提出我的看法與經驗。學長提到: 那些不希望專案成功、甚至會扯你後腿的 stakeholder,該如何處置?難道說,大家都這麼走運,遇到的人都希望你的專案成功嗎? 這是一個關鍵問題,也常出現在 PMP 認證考試的考題中,它的標準答案是請 stakeholder 涉入(involve)專案的規劃(planning)。涉入(involvement)是一種心理狀態(a psychological state),而參與(participation)則是具體表現的行動(action)(Daniel Robey,1994)。邀請對方涉入然後讓他參與規劃代表我們重視他的意見,仰賴他的能力,而這正是 team development 過程的目的,讓 stakeholder 貢獻其所長,key stakeholder 的參與可以提昇其滿意度而降低專案風險,可說是最好的做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Stakeholder 意見太多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