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27th, 2007

以企業層次的策略觀點來看,核心能耐在於整合各事業體(business unit)以產生綜效。所以,有關核心能耐的問題並不在於如何分工,而是在於有效整合。企業價值鍊活動必須有效地整合才可以破除分工的迷思,要做到這一點,資訊技術往往扮演關鍵的角色。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委外與流程整合

     
jim yeh on 四月 26th, 2007

鳥毅提到總有人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說: 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生的人那麼多,命運各不同;所以別再相信電視上的今日星座運勢,靠自己的力量突破先天的限制,才是生存之道。 我贊同他的結論,但個人學習占星學多年,也想藉此機會澄清一些占星學的迷思。我也不認為電視上的今日星座運勢可以相信,但我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生的人那麼多,命運各不同」,而是因為星座不等於占星,它只是宇宙方位的代名詞,完整的占星學論斷系統是包括星座、星體及宮位。也就是說,電視上的星座專家,我認為他們只能算是演藝人員而不是命理專家。 那麼同時辰出生的人,是否同命運呢?其實命運並不是絕對的,而是相對的,也就是說,命運只是星盤中許多的可能結果之一,是命主的意念選擇讓它實現,而不是命定的,而且星體可能對命主造成什麼影響,是與星盤命主的觀測者座標[1]來做比較,和其他人作比較是沒有意義的。所以,以占星學來論命,同時間出生的人,因為出生地方不同而命不同;就算同時間同地點出生的雙胞胎,仍然可以利用對待及流行的論命技巧可以分得出來。所以同時辰出生的人會同命的困境,對於占星學來說並不成問題。當然,坊間的星座專家不會了解這個道理,所以我也不相信電視上今日星座運勢。 其實要能夠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很困難的。照佛教的說法,所謂三界是欲色、色界及無色界,能跳出三界外唯有大智慧的聖者及覺者才能做到,亦即佛的境界。而身處在物質世界的我們,要認清由五行或地水火風所組成物質實相其實只是幻相都很難了,更不用說超越它們。所以,對於凡夫的我們,如何認清限制,並予以突破,才是命理真正存在的意義。用這種思維來看命理,突破限制以實現人生目標,不正是限制理論的實際應用嗎? 附註  觀測者座標即為占星學上的東昇命度或命宮,是指觀測者(即命主)從東方地平線看到第一個昇起的星座。不過,在此是引用其延伸意義,泛指每一個宮位,宮位代表我們在特定人生舞台的場景的觀點,我們所看到的(星座、星體)是沒有吉凶意義的,其吉凶意義是依據我們的觀點所詮釋的,也就星座在宮位的投影、在此宮位中或與此宮位有關的星體之間形成相位才有吉凶可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命理與限制理論

     
jim yeh on 四月 25th, 2007

如果對話充滿了意見分歧、情緒反應,並且其風險很高,我們可稱之為「關鍵對話」。 要如何掌握關鍵對話呢?在《關鍵對話》第 39 ~ 40 頁有這麼一段話: 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帶著自己對眼前主題的意見、感情、理論及經驗進行討論。「思想」與「感情」的結合,構成我們個人的語意庫。這個語意庫不但代表我們的中心思想,也驅策了我們的每一個行動。當我們有兩人或多人進入「關鍵對話」時,代表我們沒有共享語意庫,我們的意見是分歧的;我相信這個,而你相信那個;我有這一種經驗,而你有的是另一種經驗。 善於處理對話的人,會盡可能的讓每一個人都能將自己的語意加入共享的語意庫之中-即使乍看之下似乎與自己的信念有些衝突、錯誤或是奇怪。現在他們顯然無法同意每一個想法,他們只是盡力做到最好,來確保想法都能公開於所有人面前。 這一段話說明了共享語意庫對溝通的重要性。網路上的討論是一種溝通,雖然網路上的對話風險並不高,參與討論的人彼此並沒有特殊的關係,就算有意見分歧或充滿了情緒反應,造成參與討論當事人生活上的衝擊的可能性其實很低,所以網路上的討論並不能算是關鍵對話,但誠如喲哪桑學長的省思所言: 除了想想專案管理與軟體開發,我倒是從他們這案例在反省自己:如何有效溝通? 所以,學長認為網路上的討論正可以當軟體專案開發過程中的溝通活教材。在軟體專案中要有效溝通,自然需要關鍵對話。而從前段引述可以了解,讓個人的語意可以在共享語意庫中自由流動是很重要的,但要怎麼做呢?或許學長對網路上討論雞同鴨講的有感而發可以為我們找到一個起點: 雖然事實理應是客觀且正確無誤的東西,仍要注意它是不是雙方都接受的事實,而不是單方面的認知;甚至廣義地來說,只要是雙方都接受,主觀的意見也可以是事實。 事實真能證明一切嗎?請將認知的力量牢記於心,認知的力量可是比事實還要大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共享語意庫

     

對克明兄的〈漫談高鐵訂票系統的結構分析—觀念篇〉,有網友回應: 根據我的經驗,高鐵訂票系統的這些問題根本是不應該發生的。稍有一點 Database System Management 經驗的都會知道 Transaction Locking 及 Loading 的 issues. 不只鐵路系統用到,任何 Business Transaction 都要考慮到的。 比起Wall Street 的交易,這個只是幼稚園的難度。 我比較好奇的是高鐵公司如何外包、選擇廠商、合約內容、有無求償。在商業上走的是正常的路,還是後面開小門靠關係。 技術一點都不是問題,問題在經營者的是否光明正大。如此而已! 其實經驗是最不可靠的東西之一,很多技術人員看高鐵,很容易犯了沒問題症候群(NPS)的毛病[1],卻忘了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我在〈資訊系統設計的盲目〉中就曾提過,高鐵售票系統,並未採用資料庫技術,所以用資料庫角度來看高鐵售票系統,不會比瞎子摸象好到那裡去。 附註  參考李樹田、褚耐安譯(2006),領導的技術,經濟新潮社出版。[↩]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漫談高鐵訂票系統的結構分析—觀念篇」之我見

     
jim yeh on 四月 23rd, 2007

最近聽到廣播節目有聽眾朋友 call in,訴說其情感的受挫。她提到男朋友對她的背叛讓她很痛苦,她說情敵的示威讓她更看清楚愛情騙局,她相信男朋友與情敵一定會得到報應的,而除了家人的愛之外,她再也不相信男女之間會有真情愛了。 廣播節目主持人提醒她:「如果男女之間沒有真情愛存在,那就不會有家庭的存在,更不用說家人之愛了」。他建議她不要因為挫折而自我放逐,這個世界有真的愛情存在,相信她一定能走出這一段陰霾的。 聽了這一段對談,引發我心中一些感觸。那位女性聽眾,提到她當初是如何無怨無悔的付出,但卻得到對方無情背叛地回報,所以她無法再相信男女之間會有真愛存在,她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怨恨與放棄並沒有辦法讓她得到幸福的人生,要解放她的痛苦,所需要的是寬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愛與寬恕

     
jim yeh on 四月 20th, 2007

喲哪桑的「摩托車日記」清楚地道出藉由問對問題來找出適當的度量方法,在讚嘆學長的罕譬而喻之餘,也想到了同人當年度蜜月遊蘇州的一段經歷,剛好可以來說明「專案」的度量,來看看和學長的摩托車日記有何不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旅行與軟體度量

     
jim yeh on 四月 19th, 2007

.articletest {width: 305px;background: url(http://www.sogou.com/images/statsword/logo.gif) no-repeat 8px top;padding: 37px 8px 8px;font-size: 12px;}.resultbox{border: 1px solid #bbb;padding: 5px 13px;margin-bottom: 5px;}.resultbox dl, .resultbox dd { margin: 0;padding: 0;}.authorname {width: 70px;float: left;font-weight: bold;}.bar{width: 80px;float: left;}.similarity{color: #DF5900;float: left;font-weight: bold;}.comment {clear: both;}.bg1 {background:url(http://www.sogou.com/images/statsword/star1.gif) no-repeat right top;}.bg2 {background: url(http://www.sogou.com/images/statsword/star2.gif) no-repeat right top; }.bg3 { background: url(http://www.sogou.com/images/statsword/star3.gif) no-repeat right top; }.wanttest { float: left; [...]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我的文品指數

     
jim yeh on 四月 18th, 2007

謝謝鳥毅對我昇遷的祝賀,不過有關鳥毅對台灣職涯生態的看法,我卻有些話要說。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技術領導者

     
jim yeh on 四月 17th, 2007

Mark在〈智慧設計〉提出創造論的智慧設計觀點,並說明其撰文的動機,是源自看到石頭成於寒山石徑的對「進化論」、「創造論」與「賽局理論」討論所衍生的想法。Mark 在文中提到: 智慧設計的意思就是:「生物」的演化,並非「隨機」,而是有「超級智慧」的設計意圖在其中。簡單來說,就是:「人不是隨機演化出來的,而是有神的旨意在其中」。 而 Mark 的觀點,引起其他人熱烈的迴響,石頭成針對這個主題也寫了二篇文章表他對智慧設計的看法。 〈神與智慧設計說〉 〈一天兩篇,談演化與智慧設計〉 世界是否由隨機演化而來或是演化中帶有神的旨意?這個問題很難有定論,然而創造論會引起另一個問題,也就是如果一切都是神的設計,那麼我們有沒有自由意志可言,或者說我們所認為的自由意志其實是神的意志。記得在王溢嘉先生在《賽琪小姐體內的魔鬼》一書中,曾舉了一個寓言來說明自由意志的吊詭: 甲乙丙三人在聊天,甲把丙催眠了,暗示丙待會甲摸鼻子時,丙就把外套脫掉,把窗子關起來。催眠結束後,三人又聊了一會。後來甲不經意地摸了 一下鼻子,丙這時便起身脫掉外套,關上窗子。甲故意問丙:「為什麼脫衣服?」。丙說:「因為我覺得熱。」,甲又問:「既然覺得熱,那為什麼關窗子」,丙不悅地說:「因為我怕吵」。 這個寓言是不是對聲稱有自由意志的人做一番嘲諷呢?其實也不盡然。王溢嘉認為雖然丙從頭到尾都以為脫外套,關窗子都是因為他自己的自由意志。但乙最清楚了,丙的自由意志是因為甲的暗示,似乎他是沒自由意志可言。但乙若在催眠結束時,就告知丙甲的暗示,當甲摸鼻子時,丙是不就可抉擇作與不作,便真正有自由意志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創造論與自由意志

     
jim yeh on 四月 16th, 2007

在鳥毅與 R 君的對談中,R 君說: 很多事情用說的侀’不如先做出來低調點等到其他系統出包時就把您做的拿出來這樣自然有人會相信您 這正是「如果你不滿意現況,試著改變它;但,別抱怨。」的最佳寫照。要追求進步,採用創新的軟體開發方法論或流程是必要的,然而在現實因素的威脅下,多數軟體開發團隊多半徧向選擇低成本開發策略而捨棄差異化開發策略,相信很多開發人員常聽到主管這麼說:「我也知道創新的作法很重要,但公司要能夠先獲利才行,等到公司獲利之後我們再來考慮這些創新的作法吧。」,主管的觀點似乎言之成理,主管的心智模式正如下圖藍色線條所示。然而,這是否就意味著當下改變軟體開發的現況是不切實際的呢?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改變軟體開發現況的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