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14th, 2007

最近在向總經理作簡報報告我對專案所做的貢獻-為專案設計出穩定性與彈性兼具的架構,並讓軟體開發能落實 loose couple 的設計理念,經事實證明,此架構在增進設計與開發的效能上及提昇軟體品質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雖然報告的結果讓總經理很滿意,讓我順利昇遷,也很肯定我的表現,不過因為別人的提議,讓我從原來的管理職變成技術職。技術職並不是不好,只是這和我的未來生涯規劃不一樣,所以對這樣的結果,其實還是有點小小的失望。 有人建議我,可以向上反映我的問題。然而,我體會到我目前的狀況正是易經中困卦的「有言不信,尚口乃窮」的處境。正道受到埋沒掩蔽,在這種困境說話沒有人相信,必須要在險難中保持喜悅,處在困境而不失其所守,只要堅守原則、貫徹理想,才能通達。 所以,當我的能力已受到大家肯定,其實並不需要在意別人看我的眼光而懷憂喪志或放棄自己的理想,相反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是重點。我已展現出我與他人不同的特點,接下來是要發揮特點,為他人創造價值,而非企求他人的給予,君子以致命遂志,朝向成為服務型領導者的目標邁進,致力於提昇軟體開發人員的生活品質,這樣才能讓我的努力更有意義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君子以致命遂志

     
jim yeh on 四月 14th, 2007

章子怡為軟體度量代言告訴我們軟體度量的 Gilb’s law,任何事物,只要它需要度量就會有方法可以量,只不過我們需要在度量成本與準確度做取捨。不過,最近在閱讀 Berkun 所寫的《專案管理之美學》時,書中對專案經理處於「流程與目標的混淆」現象的提醒也很值得讓我們注意: 有些處在這種情況下的 PM,會訴諸於量化一些不需要量化的事物。由於不確定該做什麼,或者害怕去做最需要做的事,他們會以次要事情占據時間。當 PM 與專案之間隔閡變大時,把注意力放在不必要的圖表、資料表、查核清單、以及報告的情形就會增加。PM 在某一時刻開始相信資料流程就是專案,這是有可能的。他們把焦點擺在不重要而容易做的事情上(試算表或報告),而不是重要而難做的事情上(程式設計成果或進度)。他們也許會自欺說,如果照著特定程序執行,然後把查核清單上的事做好,專案就可以保證成功(或者比較嘲諷地說,任何會發生的失敗,技術上都不是他們的錯)。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度量與數字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