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四月 14th, 2007

最近在向總經理作簡報報告我對專案所做的貢獻-為專案設計出穩定性與彈性兼具的架構,並讓軟體開發能落實 loose couple 的設計理念,經事實證明,此架構在增進設計與開發的效能上及提昇軟體品質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雖然報告的結果讓總經理很滿意,讓我順利昇遷,也很肯定我的表現,不過因為別人的提議,讓我從原來的管理職變成技術職。技術職並不是不好,只是這和我的未來生涯規劃不一樣,所以對這樣的結果,其實還是有點小小的失望。 有人建議我,可以向上反映我的問題。然而,我體會到我目前的狀況正是易經中困卦的「有言不信,尚口乃窮」的處境。正道受到埋沒掩蔽,在這種困境說話沒有人相信,必須要在險難中保持喜悅,處在困境而不失其所守,只要堅守原則、貫徹理想,才能通達。 所以,當我的能力已受到大家肯定,其實並不需要在意別人看我的眼光而懷憂喪志或放棄自己的理想,相反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是重點。我已展現出我與他人不同的特點,接下來是要發揮特點,為他人創造價值,而非企求他人的給予,君子以致命遂志,朝向成為服務型領導者的目標邁進,致力於提昇軟體開發人員的生活品質,這樣才能讓我的努力更有意義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君子以致命遂志

     
jim yeh on 四月 14th, 2007

章子怡為軟體度量代言告訴我們軟體度量的 Gilb’s law,任何事物,只要它需要度量就會有方法可以量,只不過我們需要在度量成本與準確度做取捨。不過,最近在閱讀 Berkun 所寫的《專案管理之美學》時,書中對專案經理處於「流程與目標的混淆」現象的提醒也很值得讓我們注意: 有些處在這種情況下的 PM,會訴諸於量化一些不需要量化的事物。由於不確定該做什麼,或者害怕去做最需要做的事,他們會以次要事情占據時間。當 PM 與專案之間隔閡變大時,把注意力放在不必要的圖表、資料表、查核清單、以及報告的情形就會增加。PM 在某一時刻開始相信資料流程就是專案,這是有可能的。他們把焦點擺在不重要而容易做的事情上(試算表或報告),而不是重要而難做的事情上(程式設計成果或進度)。他們也許會自欺說,如果照著特定程序執行,然後把查核清單上的事做好,專案就可以保證成功(或者比較嘲諷地說,任何會發生的失敗,技術上都不是他們的錯)。

Continue reading about 軟體度量與數字陷阱

     
jim yeh on 四月 11th, 2007

Richard Koch 在《業競天擇》一書對量子管理[1]有些批評,他提到這種管理觀點支持新時代的社會與企業哲學,據稱是以量子物理學為基礎。這種新時代使用量子理論有趣、大膽、精煉,但也不正確。他從三種角度-量子理論是否堪稱一新管理觀、量子管理是否優於牛頓學派以及量子管理是否與量子理論的有效洞察一致等問題來批評量子管理。 看了作者的評論以後,對於常接觸新時代觀點[2],同時也是左哈爾著作[3]忠實讀者的我,倒認為量子管理並未如 Richard 所言,是用來攻擊牛頓管理學派的破城鎚,而是用來補足傳統管理所不足的地方,看到他為牛頓管理學派辯駁量子管理,個人倒認為沒有必要而且是毫無意義的。 附註  謝綺蓉譯(2001),第三智慧-運用量子思維建立組織創造性思考模式(ReWiring the Corporate Brain-Using the New Science to Rethink How Structure and Lead Organizations),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從這本書當中,我並不能確定,作者所說的新時代是不是指的就是新時代運動-人們希望尋求一個更好的世界的世界觀。[↩]謝綺蓉譯(2001),第三智慧-運用量子思維建立組織創造性思考模式(ReWiring the Corporate Brain-Using the New Science to Rethink How Structure and Lead Organizations),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對量子管理爭議的看法

     
jim yeh on 四月 9th, 2007

看了鳥毅寫的〈有沒有不會寫程式在做PM的?〉,剛好讓我想到一個問題-我們到底憑藉什麼知識來做專案呢?我發現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可以幫助我們解答「有沒有不會寫程式卻在做系統分析或PM的?」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about 你憑藉什麼知識來「做」專案呢?

     
jim yeh on 四月 7th, 2007

哈米尼斯對〈專案經理的態度問題(其一)〉提出一個問題: 這一個圖應該是用「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中的動態圖的概念所繪製的吧.. 其實這個問題會有兩個答案,我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為什麼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呢?說是的原因是那篇文章所繪製的「系統思考圖」和《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中的「效應圖」都可以用來表達動態系統模型,讓我們對事件形成問題的結構然後進展成系統動態模型有更深入的體悟。那為什麼我又說不是呢?因為「系統思考圖」是我慣用的思考工具,在我看過的書當中,《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並不是第一本談論系統思考的書,而且在〈軟體設計並不昧於專案現實〉這篇文章中,我已探討過省略設計活動所造成的捨本逐末的動態系統基模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管理與系統思考

     
jim yeh on 四月 4th, 2007

喲哪桑學長對獨孤木和 kenchu 在 Java World 的大戰專案管理發表感言。其實這場論戰中,我也參與了隔空喊話。對此,隔山觀虎鬥的學長認為專案管理或專案經理到底是什麼,其實沒有標準答案,視實際的專案環境而有所不同,如果我們能放下爭論,平心靜氣的自我反省,一定會有所收獲。我同意學長的觀點,但也想提醒大家:對於專案經理而言,軟體專案所選擇的開發方法,可以因人、因時、因地而有所調整或改變,然而專案管理的成功法則卻是不變的,因為它們是符合自然法則的金科玉律。例如:優質管理者必須用心來領導,建立起團隊的靈魂。所以專案管理者的態度是重點,在思考專案管理該怎麼做、專案經理必須要做什麼之前,不要忘了先審視身為專案經理或即將成為專案經理的你,對專案管理所抱持的態度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經理的態度問題(其一)

     
jim yeh on 四月 4th, 2007

網誌文章主題的演變代表著個人成長的歷程呀,所以,文章分類的自我組織,我從善如流,以免時間一久,大量的文章讓我不知從何分起,不要讓規模應對的複雜度讓我無法負荷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文章分類的自我組織

     
jim yeh on 四月 3rd, 2007

最近看了喲哪桑學長寫的〈從特性,講好處:我看印表機的廣告戰〉後,剛好上週六和妻舅也聊到印表機,從學長的文章中與妻舅的對談中,也引發我對品牌的一些另類思維。我想除了學長前文所提的理性的訴求外,從顧客偏好的角度看來品牌感性的一面也很重要,因此提出來供大家做參考。喲哪桑學長對兩大印表機廣告戰如是說: E牌的Feature叫『色色分離』,其好處就是『省』,不但擺在一起,廣告中還有四隻可愛的小熊解釋『色色分離』與『省』之間的道理。至於H牌的Feature叫做『獨立墨水匣』,雖然其好處也是『省』,卻與『獨立墨水匣』相隔了幾十字,又看不出『獨立墨水匣』為什麼『省』。因此,如果我來當這場廣告戰的評審,我會判E牌獲勝! 其實廣告只能提昇產品的知名度而不能保證產品的品質,所以對於品質不良的產品,廣告反而會適得其反。依此論點,我們可以了解廣告的用處並不在理性地告訴消費者產品功能好、品質優良,因為消費者不見得會相信產品所宣稱的好處;廣告其實是在傳遞信號,這些信號代表了消費的意識型態,所以成功的廣告必須要能感動人心。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品牌與顧客徧好

     
jim yeh on 四月 2nd, 2007

哈米尼斯針對了 kenchu 在 Java World 上的留言做了回應,這篇留言提到了專案經理的工作重點並不在人的管理,而是資源的調度,為了資源的調度他必須將所有的資源都量化,而專案團隊成員亦視做是一種資源。而在同一篇主題的其他回應中,kenchu 更強調專案經理不等於 team leader。哈米尼斯的回應則認為這樣觀點的前提在於 PM 的管理能力要夠格。不過,我想這個前提很難成立,因為擅長管理的人都知道要不涉入團隊而企求有效地管理專案,要實現這個天方夜譚,簡直是在痴人說夢,專案管理並沒有辦法紙上談兵呀。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專案經理不是 team l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