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3rd, 2007

看了喲哪桑的〈世界上為什麼會有英雄〉,學長引用了一句話:"世界上為什麼會有英雄?因為有人把世界推向末日"[1]。並感嘆說: 沒有末日,自然沒有英雄的必要。英雄,留到電影裡就好,在現實生活中期待英雄,其實很悲哀、很可怕的! 學長的分享,讓人直接想到:「時勢造英雄」這句話,不過我想到《易經序卦傳》有這麼一段文字: 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終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可以終否,故受之以同人,與人同者,物必歸焉,故受之以大有。 這段話是說明了易經 64 卦的順序,泰卦後面接否卦,否卦之後則是同人卦,然後接著是大有卦。而《漢宋易學解》則做下列解釋: 每逢危急存亡之時,必有同人出,故否後繫同人。 換句話說,萬物不可能永遠亨通或是閉塞,而危難之時,將會有仁人志士轉危為安,使萬物歸順而成就功業。多年前,有一位主管曾提醒我,我取同人的筆名,其實是很辛苦的,因為同人是在逆境中求生存,所以註定會比別人遇到更多的困難。 附註  印象中,同人曾在《溫伯格的軟體管理學》中看到過這句話,而學長則提起,在他們公司的讀書會中,由 Rice 的口中聽到這句話。[↩]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時勢造英雄

     
jim yeh on 七月 3rd, 2007

喲哪桑說: 優秀的工作者,不論是管理職,還是技術職,其工作時數都很長。 因為,這不只是工作時間的問題,而是工作態度的問題。 石頭成針對喲哪桑學長的這個觀點,認為不能把管理者工作認同和管理者工作績效混為一談,提到了: 一個無法讓下屬準時收工的管理者是抱著什麼心態在執行「管理工作」。是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權力與控制欲望?所以我說管理者要用下屬做 reflection ,透過下屬反觀自己是否「做好管理工作」。 當然,如果下屬也能從工作中得到認同,並願意延長工作時數也沒什麼不好。但那是下屬的事。管理者要學會把自己的感覺和下屬的感覺分開考量。 同人也為此主題,寫了一篇〈核心價值觀與工作態度〉,提出工作者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工作環境,然後從工作中創造出個人的價值與意義,並不需要迎合對自己生命無意義的價值觀,消極地藉由超時工作才能讓經營者肯定我們的表現,因而為此付出青春而追悔莫及。 但同人的文章並非否定工作態度的意義,工作態度當然很重要,但一旦經營者或管理者把它當成批判工作者的工具時,它就不具任何意義了。用自己的核心價值觀來看待他人的世界,怎麼看都不對,經營者或管理者應該學會用更理性、更客觀的角度來看問題,才不會對工作者造成無謂的偏見。 我的文章得到哈米尼斯的迴響,他提道: 面對自己的人生(包含工作),我們應該秉持的態度問題,我們可以選擇工作=賣時間的觀念,但同時也可以選擇把工作當成是一種事業的態度來經營。這兩者所會產生的能量是很不同的,也如同您所提到的,超時工作是一種選擇,沒有對錯,但是如果我們可以透過這種行為進而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也許這種想法就會產生另外的價值也不一定。 這期的Career談到了Me世代、也談到了21世紀新人才的競爭力。 要發展什麼能力、要用何種態度面對,其實就像公司的核心價值一樣,是取決於「經營者」的。 當個人的角色重新定位成「一人公司」的時候,其實問題不也是一樣的嗎? 當許多人在怨嘆環境不好、競爭規則的改變;也不妨想想你曾經建立過自己的核心價值嗎? 哈米尼斯說的沒錯,成功要有決心、要付出代價,可是在努力之前,請先問一問自己,我們是否確認了目標、認清了方向,培養「以終為始」的習慣[1]。「努力會有結果,但不見得會有好結果」,如果沒有在努力前,先弄清楚方向,我們將會誤入歧途,白費工夫,就算我們的努力,可以得到再多卻不見得會有絲毫的意義,因為那將不是我們人生真正需要的東西。 同人一再強調,身處知識經濟時代,競爭力的來源並不在勞力與資源,而是資訊與知識。windlove 說的好:"台灣陷在製造業的思維太久了,花個一段時間想出一個更有效率的方法,才是真的解決之道。不然,人一天在多也只有24小時,不是嗎??",所以,工作時間拉長或許表面上,在勞力與資源的運用上會很有效率,但卻會造成邊際效應遞減及心理層面因素而造成工作上的捨本逐末,因而降低效能。其實,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一個忙碌的工作團隊,將會形成不利創新的企業文化,造成知識分享的障礙並且管理者會付出相當高的代理成本。 附註  參考史蒂芬.柯維著(2005),《與成功有約》中的第二個習慣。[↩]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工作時間與知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