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七月 12th, 2007

朋友對《奇蹟課程》之「正文」的內容發生疑惑,想與我交換看法。她覺得在〈分裂與救贖〉那一章中提到分裂之始中的文字,和她閱讀塞斯及歐林的概念有很大的落差。然而,那一段文字我之前並未看過,於是在仔細閱讀之後,和他進行了一場創造與投射的討論。 正如我所猜想,朋友對投射扭曲的過程包括了「相信自己創造取向操之在己」而感到困惑。新時代的概念不是正強調自己是自己命運創造者-你創造你自己的實相,而《奇蹟課程》卻又告訴我們,相信自己可以創造自己是一種扭曲,是一種投射,我們所熟知的新時代的世界觀難道是虛幻不實的一場夢?而如果這一切都不存在,所有事都不具任何意義,那麼正念又有何意義呢? 對於朋友的質疑,我建議朋友,先暫時不要思考人生意義的問題,因為這問題很大且容易流於主觀認定;況且,我們所使用的語言文字本身有很大的限制,有些時候,很難精確地表達事情的真正涵義。所以,不用太拘泥字面上的意義,以免不小心落入文字的迷霧當中。 我告訴朋友,自己無法創造自己本來就是一種困境,包括所謂的神或一切萬有都無法突破此限制,所以他創造了萬物藉著萬物來體驗全我的存在。同樣的道理,身為萬物的一份子,我們稟承了神的推恩之力,創造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實相,我們都是完美的受造物,因此,我們所創造的實相是為了實現我們所相信的事物。當我們相信完美,我們就能體驗到完美;相信自己有所缺憾,我們就會體驗缺憾。但無論如何,真實存在的我本來就存在,是不會受到扭曲真理的投射所威脅到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創造與投射

     
jim yeh on 七月 12th, 2007

根據地球歲差的科學現象,可知占星學的歷史至少二千年以上,所以占星學是一門古老的學問。而年代久遠,能被流傳下來的事物,絕對是需要去蕪存菁,能經得起歷史考驗的好東西。歷史的產生需要文字的記載及時間的流轉,早期沒有文字的記載,於是先民只有利用詩歌及神話故事的產生,藉著口口相傳,能將老祖先的智慧承傳下來。因此神話故事的意義,象徵先民的文化,我們可以藉由神話故事的意義,了解各星體的原始意義,甚至可以衍生更多豐富的意象。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星體神話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