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九月 27th, 2007

前幾天在廣播中聽到侯文詠訪問蔣勳,侯文詠提到在台灣,太會講話很容易讓別人有負面印象,古老的傳統告訴我們「巧言令色鮮矣仁」的道理,卻常讓我們在與人溝通上有很多的困擾。 蔣勳對這個問題則提到國外重視修辭學的訓練,對於我們隨便提出任何的議題,即使是很年輕的國外小孩,也可以與大人面對面侃侃而談,很有自己的想法與見解;而反觀自己在小時候的作文,對於文章最後的結論都是事先想法,然後再依照這個結論去舖陳,其實是缺乏反覆思維與辨證過程的。 蔣勳進一步指出這種對問題缺乏思辨過程的現象,其實一直充斥在社會上的許多觀點,它們只有立場而沒有詳細的邏輯思維,他認為在台灣,這是一個沒有論述的時代,而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多培養文藝的氣息,藉由欣賞古典文學的過程中,體驗生活中的細節以培養我們的思維與辨證的能力。蔣勳也提到了,一場對話即使沒有立場、沒有共識的結論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我們對問題思考、辨證的過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只有立場而沒有思辨的論述

     
jim yeh on 九月 26th, 2007

以前在剛開始練太極拳時,師父常教我們要放鬆,而我們能夠體會到的鬆只有「不用力」,所以出掌成爪也常常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隨著招式逐漸熟悉之後,慢慢體會到放鬆除了不用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收攝與專注。 換句話說,鬆代表了兩種不同的層面,一方面要放掉不必要的力氣,在另一方面,精神上則要專心維持在這種鬆的狀態下,也就是把握「用意而不用力」的原則,而才能自然地打出太極拳發勁的味道。 其實許多師兄姐一開始都會想學師父的發勁的動作,但怎麼學都不得要領。師父的教拳風格是要先讓我們把整套拳招式摸熟了,再慢慢從招式細節中去體會鬆、沉、專注,才能真的體會出拳的內涵出來。 模仿是很難學會發勁的,而是要在全身放鬆的情況下,集中在圓周的一個點以全身之力貫穿出去,師父說這就是所謂的忽靈勁,因為動作看起來也像是突然全身抖一下,又稱之為抖縮勁,這也是陳家小架太極拳中的特有發勁方式。在此,舉師父常提毛巾隱喻發勁威力的例子,雖然毛巾是柔軟的,但在完全放鬆的抖縮勁道,卻是可以傷人於無形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練拳體驗鬆之意境

     
jim yeh on 九月 26th, 2007

上次提到用服務層的概念整合業務流程與功能性交易,並指出因應交易流程整合的非同步呼叫考量的兩種技術實作方式,也就是 database sharing 與 message queue 的不同做法。兩種做法會殊途同歸,最後會依據處理狀態,呼叫後端的服務進行後續系統作業。 既然兩種做法會殊途同歸,那麼在設計上,可不可以設計出同時適用不同實作方法的非同步機制呢?依據這樣的設計思路,我們會希望把會變動的部分用界面封裝起來,如下圖所示。 在上圖的設計中,我們定義了一個 ServiceEvent,用以記錄交易識別碼、交易階段代碼及流程代碼等資訊,其中流程代碼的目的可提供系統進行更精細的控制,而交易識別碼及交易階段代碼則是用以取得交易目前處理狀態以讓系統繼續處理交易的後續動作。 ServiceEvent 由 EventAdvice 產生,並由 EventListener 讀取,而傳送及接收 ServiceEvent 的任務則交由實作 EventSender 及 EventReader 的類別來處理,如此便可達到不會因為不同的實作方式而更動到設計。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流程與交易的整合(其二)

     
jim yeh on 九月 21st, 2007

「SOA 不只是技術」,是我們常聽到的一句話;然而,SOA 是否與技術無關呢?近日同人看到在 InfoQ 中文站有一篇文章,主題是〈SOA重在技术还是业务?〉,提到了網路上對此議題的相關討論,並表達了該篇文章的看法。 該篇文章引用《An Architectural look at SOA》中的一張圖(如下圖)來說明架構的技術觀點,並認為 SOA 畢竟是一種架構風格,與任何架構性工作一樣,架構者必須先想清楚架構性目標為何,並在作出技術上的選擇後,必須回頭重新審視架構上的決策。在技術、平台等全部到位之後,總有它們自身的一套架構、功能和限制。 該篇文章的結論是,技術是重要的,因為不管是 SOA 或任何專案的設計中,都不可能忽視技術。但對技術的定位而言,該篇文章卻認為,技術應該放在第二位,業務才是第一位的,對此,該篇文章留下了讓讀者思考的空間。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技術在 SOA 是次要的嗎?

     
jim yeh on 九月 20th, 2007

日前和老婆帶著女兒到公園去運動,想到近日醫生提醒我要多運動,於是練一練把好久沒碰的太極拳,但一趟拳打下來,發現招式有些生疏,甚至有些動作都開始淡忘了。練太極拳一方面有運動健身的好處,另一方面則有為往聖繼絕學的使命感;我所練的拳架,正是陳清平小架太極拳,我學自汪洋老師,老師曾告訴我們,他與王晉讓師公在政府開放大陸探親後,曾走訪陳家溝、趙堡鎮等地,已看不到小架之傳習,僅知掌故,而台灣習此架的人也很少。 雖然我也曾向別的老師學習過老架太極拳,但學來學去還是覺得小架比較適合我,不過,拳還是要多練呀,招式開始生疏也不是好事呀,於是在此記錄一下陳家小架太極拳的拳譜並當做複習,此拳譜得自汪洋老師,是由王晉讓師公所校訂的。 一、太極起勢;二、金剛搗碓;三、懶扎衣;四、六封四閉;五、單鞭;六、金剛搗碓;七、白鵝亮翅;八、摟膝斜形;九、初收;十、摟膝斜形;十一、再收;十二、演手肱捶;十三、金剛搗碓;十四、撇身捶;十五、合手;十六、出手;十七、肘底藏拳;十八、海底針;十九、倒捲肱;二十、白鵝亮翅;二十一、摟膝斜形;二十二、閃通背;二十三、單鞭;二十四、雲手;二十五、高探馬;二十六、右擦腳;二十七、左擦腳;二十八、轉身蹬跟;二十九、舖地捶;三十、回頭望月;三十一、二起腳;三十二、抱膝蹬跟;三十三、懷中抱月;三十四、踢腳蹬跟;三十五、鷂子翻身;三十六、合手捶;三十七、抱頭推山;三十八、單鞭;三十九、前招;四十、後招;四十一、野馬分鬃;四十二、玉女穿梭;四十三、懶扎衣;四十四、六封四閉;四十五、單鞭;四十六、雲手;四十七、跌岔;四十八、金雞獨立;四十九、海底針;五十、倒捲肱;五十一、白鵝亮翅;五十二、摟膝斜形;五十三、閃通背;五十四、單鞭;五十五、雲手;五十六、高探馬;五十七、十字腳;五十八、指襠捶;五十九、金剛搗碓;六十、懶扎衣;六十一、六封四閉;六十二、舖地錦;六十三、合手;六十四、翻花;六十五、指襠捶;六十六、金剛搗碓;六十七、懶扎衣;六十八、六封四閉;六十九、單鞭;七十、左舖地錦;七十一、上步七星;七十二、缷步跨虎;七十三、懷中抱月;七十四、雙擺蓮;七十五、回頭看花;七十六、金剛搗碓。 接下來,可要勤加練習呀。 Powered by ScribeFire.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陳家小架太極拳譜

     
jim yeh on 九月 19th, 2007

莫齋在兩性戰國論壇中,對〈如何滿足加薪的願望〉的討論發表看法,她提到: 從另一個角度看,商業利益都是有獲得有付出,雙方對彼此獲得和付出的期望不同時,衝突和不滿就開始累積了。 剛好同人的碩士論文的研究主題剛好就是探討組織團隊衝突的議題,探討軟體專案之組織信任、參與影響力、衝突管理與群體績效之關連性。當我把我的論文送給我部門的事業群副總時,他告訴我,我的研究主題很有意義,因為組織會發生的事就是這些;而我之所以訂立這個研究主題,主要也是因為工作上的體會。在工作過程中,衝突難免會發生,包括我自己也不例外,我自己就直接和我所參與專案的負責人有正面且嚴重的衝突。從這一方面來看,我的畢業論文,也可視做我的現身說法。 從我的工作實際體會與研究結果發現,衝突很難避免,而且衝突很少也不代表團隊績效有助益,有時候組織呈現一言堂的現象,會降低團隊的決策品質,這對團隊績效的影響往往是負面的。衝突管理的重點是團隊間彼此信任的存在,以及成員積極參與及影響決策的能力,因為這些可以增進衝突解決的滿意度,同時也產生對團隊績效有直接的關聯。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從我的研究中發現,團隊的成立時間愈長與成員的積極參與有正向的相關,但成員的團隊年資卻對成員的參與影響力有負向的相關。 由此研究結果研判,團隊合理的運作制度應該才是使團隊成員積極參與的重要關鍵,而讓成員在團隊中工作太久缺乏新的剌激,反而會使他缺乏積極參與的動力。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對於組織有不同的目標及期待,會產生意見歧異是必然的,然而,會發生人際衝突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此,而是在於我們不允許存在與我們不相容的看法,基於此種信念,會開始採取阻擾對方的舉動與興起不滿的歧異,這才是衝突令人難以處理的地方。所以,要開放我們的胸襟才有可能真正地化解歧異,尤其是在異質性的組織或團隊,能否互助合作以發揮綜效或是惡性競爭以交相攻擊,就在我們一念之間了。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工作上的衝突、希望與轉念

     
jim yeh on 九月 17th, 2007

windlove 對同人所寫的〈如何滿足加薪的願望〉一文發表迴響。他覺得在台灣,當老闆知道員工的能力提升後,是會幫員工加薪,還是很高興地覺得用較少的金錢就可以請到能力較好的員工,這真是賺到了。windlove 並舉了一個他身邊的例子說明這種現象,他認為或許在台灣的老闆們眼裡,成本永遠是一切,cost down 萬萬歲。 同人的這篇文章,同步發表於兩性戰國論壇,網友梅子發表對我文章觀點的看法,她指出她非常同意「想要加薪的根本解決之道,其實是提昇自己的能力。」這句話,但她卻質疑在自己及老闆都認同自己的工作價值時,薪水是否真能自動上漲?她提到員工不主動吭聲,老闆當然樂得節省人力成本,除非老闆擔心重要員工有離職風險,但一般員工向老闆提加薪也會有離職與主僱關係變差的風險,因此不敢貿然進行。 梅子同時也指出,在台灣一般行業替代性都太高,如果無法確認自己在老闆心目中是重要的,很少人敢真的去跟老闆談薪資調整。她認為要是進公司時不小心談到一個差的價碼,短期內要翻身是很困難的,因此,提昇自己的能力外,多增進自己的談判技巧也是非常的重要。 windlove 與梅子所談的,都是在台灣職場生態上常見的現象。似乎加薪與否,是由老闆心中的核心價值觀所決定的;如果員工在工作上沒有很強的不可替代的能力,加上良好的溝通及談判技巧,那麼要期望得到良好的薪資待遇,可能全憑自己的工作機運了。 可是老闆不加薪真的是賺到了嗎?其實那也不盡然,站在老闆的角度來看,他認為他少付一點薪水可以請到能力超乎他預期的員工,看起來好像是賺到了,但事實上卻是不然的。我們可用下面這一場賽局來說明,實際上,不加薪的老闆是不會變成贏家的。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加薪與能力的賽局

     
jim yeh on 九月 16th, 2007

在〈放諸四海皆準的開發方法嗎?〉的讀者回應中,有讀者提到: 議題本身下的定義就不適當,如使用"A"開發方法可能適用於不同國家相同企業組織型態之公司,而"A"開發發法不可能適用於所有組織型態之公司。所以會有不同理論基礎之開發方法讓專案經理去思考用運用於不同專案。 同人認為這位讀者的意思,大概是指開發方法可以適用在不同區域或文化下的相同類型的組織,但對類型不同的組織卻無法一體適用。但實在不知道他為何會認為在相同型態的組織可以適用同一種開發方式,同人的軟體開發經驗所顯示的現象卻不是如此。 例如,過去在開發銀行付款系統的時候,對不同銀行同樣的系統,我們的開發方法卻會有很大的不同,雖然在銀行領域的企業組織型態都是一樣的,但不同的企業實體卻會對軟體本身有不同的目標與期望,所以開發方法必須跟著做調整,國內的銀行是如此,國外的那就更不用說了,所以同人實在無法苟同這位讀者的觀點。 另外也有人回應,開發者要有足夠的專業能力與經驗,如果在專業能力與經驗不足情況下,解決問題的時候就只好什麼情況都考慮進來;同時他認為在有時間限制或是競爭壓力的情況下,用「放諸四海皆準的方法」慢慢摸索也不見得是好方法。 這個意見表面上看來理所當然,但仔細進一步思考卻發現其觀點卻是不完整的。在專案一開始,開發者往往並不知道他們的能力及經驗是有所不足的;在專案規劃過程中,他們往往會受限於資訊的有限及個人認知的偏頗而對問題有錯誤的解讀,所以他們不可能把所有狀況都考慮進來。 因此,謹慎的開發者,他們不會太相信問題就是自己所知道的,而是會去進一步地探索自己所不知道的真正問題,這樣做才能找到可以解決問題的有效方法。 所以,如果對專案問題了解不夠徹底,摸索其實是必要的,但這並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開發方法」。為什麼呢?因為,專案的問題都還沒清楚及完整地呈現在我們眼前,何來開發方法可言?摸索問題是一種過程,它可視做是一種方法,但它不是開發方法,而是在專案可行性分析或規劃開發方法的方法。

Continue reading about 開發方法的思考陷阱

     
jim yeh on 九月 14th, 2007

同人在兩性戰國論壇的職場點滴的討論中,看到梅子回應淡紫的文字中,提到爭取加薪的問題,她提到: 如果妳是想要趁年輕多賺點錢,那就要勇於爭取自己的價碼,不要讓自己成為廉價勞工~ 這段文字讓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剛進入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常常會去計較自己的薪資酬勞是不是夠高,最好是能找到那種錢多事少的工作,然而他們卻常會忽略了一句名言,那就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記得上次和同事去參加朋友的喜宴,回程他告訴我有關我們公司其他同事的近況,他說那位同事找到更好的發展,薪水比現在公司高很多(我們所服務的公司,其薪資水準比業界要低很多),我聽了之後很替那位同事高興。不過,同行的同事卻說,那位同事覺得很不平,因為比他早一年進新公司工作的人,已經領了一年高薪的待遇,那位同事怨嘆,為什麼他不早一年跟其他同事進入那家公司呢。 聽了同事的故事之後,我告訴他,薪水的高低重點不在於公司的好壞,而是在於被雇用者能力的高低,如果我們能力夠,才有可能爭取到較好的薪資,所以年輕人不要急著抬高自己的價錢,而是要學習無可取代的能力,創造自己的價值,否則就會變成:年輕人很有本錢,可是不努力就不值錢了,而只有價錢了。而且,那位同事之所以可以找到好工作,他也不該忽略這一年來,在我們公司所磨鍊而來的能力呀。 同事對我的觀點表示認同。然而,我的觀點也可以用動態系統來思考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如何滿足加薪的願望

     
jim yeh on 九月 13th, 2007

昨天睡前聽廣播,主持人選播了一些 20 年前的老歌,在熟悉的旋律中,令人進入了時光隧道,回到了舊時光的回憶,同人記得當時我正從專科畢業,老婆也訴說她當時正在帶領營隊的記憶。而在此時,20 這個數字突然挑動我敏感的神經,從占星學流年的觀點來看,那不是正是木土會合的週期嗎? 在太陽系的行星中,木星每 12 會運行黃道一週,平均約一年移動一個星座。土星則每 28 年運行黃道一週,平均約二年半移動一個星座。古人觀察到這個現象,因此把木星當做歲星,也就是生肖中的太歲;把土星當做填(通鎮)星,好像每年坐鎮 28 星宿中的一宿一樣。而木星與土星每隔 20 年會相遇,所以 20 年正是木土會合週期。 木土會合常會引發一些重大的人事感應,據說美國總統只要是在西元年數末尾二位數字是零的那一年就職的話,就會出事,例如遭到暗殺的槍擊事件,相傳符合這個條件的總統,唯一能夠倖免於難的只有雷根總統,他選擇在一個很奇怪的時間就職,雖然還是遭到暗殺,但卻沒有大礙。美國總統在西元年數末尾二位數字是零的那一年,剛好就是木土正巧會合,因此對美國而言,木土會合的年份是具有相當詭異氣氛的。 雖然今年木土並沒有會合,但它們呈現了 120 度的三合相位,正如我在〈丁亥年運分析〉中所提到的,今年的流年木星的幸運未受土星壓制,是先前努力可望收成的一年,而在 20 年前,木土也是呈三合相位的,換句話說,20 年後的今天,我們將會體驗生命情境的再一次的巧合。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木土會合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