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九月 27th, 2007

前幾天在廣播中聽到侯文詠訪問蔣勳,侯文詠提到在台灣,太會講話很容易讓別人有負面印象,古老的傳統告訴我們「巧言令色鮮矣仁」的道理,卻常讓我們在與人溝通上有很多的困擾。 蔣勳對這個問題則提到國外重視修辭學的訓練,對於我們隨便提出任何的議題,即使是很年輕的國外小孩,也可以與大人面對面侃侃而談,很有自己的想法與見解;而反觀自己在小時候的作文,對於文章最後的結論都是事先想法,然後再依照這個結論去舖陳,其實是缺乏反覆思維與辨證過程的。 蔣勳進一步指出這種對問題缺乏思辨過程的現象,其實一直充斥在社會上的許多觀點,它們只有立場而沒有詳細的邏輯思維,他認為在台灣,這是一個沒有論述的時代,而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多培養文藝的氣息,藉由欣賞古典文學的過程中,體驗生活中的細節以培養我們的思維與辨證的能力。蔣勳也提到了,一場對話即使沒有立場、沒有共識的結論都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我們對問題思考、辨證的過程。

Continue reading about 只有立場而沒有思辨的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