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7th, 2008

這個禮拜天,同人跟老婆帶著女兒坐公車去 IKEA 環亞店。在等公車的時候,我注意到在旁邊有一個年青人蹲在騎樓的一側,全身髒兮兮的,以身旁說明自己境遇的牌子,伸手向路人乞討。我看不清楚那密密麻麻的字到底說了什麼,只看到牌子上右下角的幾個大字寫著三百塊錢,似乎是明定捐錢的最低金額。 老婆覺得乞討者有好腳好手,應該去找個可以謀生的工作,而不是坐在這邊博取路人的同情心。對此,有一位剛才捐過一百元的中年婦人表示,雖然有人會利用他人的同情心來騙錢,但有時候有些人是真的需要幫助,我們也應該伸出援手。她並且認為我們的社會不公平,政府應該救助這些窮困僚倒的人,而不是對他們冷漠以對。 婦人的說法讓同人覺得很疑惑,一個人窮困僚倒不全然是社會或政府的責任。如果年輕人有能力卻不事生產,還能靠政府救濟金來過日子,這種齊頭式的假平等才是真正的不公平,更不用說發展出建全的社會了。不過,同人並不想和她討論這個觀念。因為事關彼此價值觀認定的差異,並不需要花時間在大馬路上,跟不認識的人爭辯這種不會有結論的問題。 但老婆顯然想要改變婦人的觀念,並舉了身邊的實例說明她對利用他人同情心,來為自己獲得利益的行為之深惡痛絕。她提到我們有一位親戚的小孩不好好工作,卻只會欺騙家人、長官,最後還欠了銀行上百萬的債務,賠上了未來並且讓家人傷心而斷絕關係。 不過,不管老婆怎麼說,婦人還是一再地強調社會不公平、生病了。同人發現兩人的談話根本就搭不到一起,但一時之間也無法停止爭論,實在讓抱著女兒的我看不下去,於是我打斷他們說:「妳們兩個的價值觀不一樣,討論這個話題是不可能會有結論的」。他們才笑一笑,停止這麼嚴肅的討論氣氛,轉而談論較為輕鬆的育兒經。 老婆只是基於正義感,希望大家不要捐錢給可以自力更生卻向他人乞討施捨的年輕人;後來坐在公車上,她提到幫助那位年輕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捐錢給他,這和同人的想法是一樣的。但同人並不想用我們夫妻的價值判斷來評論捐錢給那位年輕人是否正確,把我們的價值觀加諸在不同個體身上,那是不必要而且也是無意義的事情。 不過,同人認為那位婦人對社會抱怨的行為,卻讓我們不得不去思考一個問題;抱怨對於我們的生命是否真的有益?答案顯然是沒有辦法。因為抱怨無法提昇當事人的能力,它是使人喪失能力的行為。對於習慣抱怨的人,不但無法讓我們變得獨立自主,卻會變本加厲地變得更加依賴他人。

Continue reading about 抱怨,讓人喪失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