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 yeh on 十一月 11th, 2008

本來這位暢銷書作家只是表達她對閱讀的偏好,不管她不喜歡讀什麼書、讀了什麼書會想睡覺、或是有想摔書的衝動等,外人本來就無權過問,但同人實在不能認同她用「說道理」來形容自己不愛看的書藉。

Continue reading about 生命超越頭腦的理解